👀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Die Schatten Werden Länger

前文:Die Schatten Werden Länger

part3


苏沐秋也找了个借口留在城堡里,坐在大堂的沙发上休息。

厍小姐为大家泡了一壶茶——她似乎对茶艺颇有研究——三人随意聊着些无聊的话题,天马行空地谈论古今中外的奇闻逸事,不过打发时间而已。

主要是叶修跟厍语枫在闲聊,苏沐秋偶尔应上几句,比起聊天,他更多的精力放在暗自观察叶修上。

这位同龄人并不简单。

只要他想表达出善意,那么再紧的心扉也会为他敞开,原本话中还留有余地的医生都渐渐打开话匣子,聊起自己意外逝去的父母。

“抱歉,我并不知道……”叶修真诚地道歉。

厍语枫的眼神暗了暗,不过她很快便调整好自己的情绪,不好意思地冲两人笑起来:“没关系,都过去了。”

“是啊,都过去了,”叶修别有深意地重复道,“活着的人没必要沉湎于过去的痛苦中。”

厍医生怔住,随即无奈地叹道:“可是遗忘,哪有那么容易?”

“不容易也要努力做到,”叶修淡淡一笑,“人生还是属于你的,而不是属于过去的,你说是吗?”

“我,”厍医生也笑起来,“正努力着啊。”

苏沐秋正思量叶修和厍医生对话的意思,门口突然传来一阵杂乱的叫喊声,似乎是秋家兄妹俩。

“厍医生厍医生!”

几人急匆匆地冲进来,只见窦乐湛身后还背着一个人,他气喘吁吁地进到大堂里来,把滕塍文平放到地毯上。

“管家被蝎子蛰了,”秋永怡脸色煞白,尖声叫道,“窦先生帮他拔出毒针挤出了毒液,可他还是在路上抽搐起来,疼晕过去了。”

厍语枫在听到声音的那一刻便起身迎了上去,她边俯身看滕塍文的情况边问:“被蛰多长时间了?你们记得蝎子的样子吗?”

“好像是黑棕色,外表很光滑。”秋永怡努力回忆,记忆的碎片却怎么也拼凑不起来。

“大概十公分的样子,尾巴很短,长着强大的螯肢,没看错的话应该是沙漠毒蝎。”窦乐湛则比较冷静,他擦了擦额上的汗说道。

“他被蛰多久了?”厍语枫在某几个地方试探着按压几下,没等众人回答,便抬起头来轻声说,“他已经死了。”

秋永怡无力地瘫坐在地毯上,茫然地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他的哥哥安抚地排着她的后背,她突然抬起头,像是难以置信一般地问她的哥哥:“管家死了?”

秋永煜沉默片刻,点了点头。


荣向欣和丹浩初回到夏里苦岱克时,大堂里是令人窒息的寂静,无声的恐惧漫延在金碧辉煌的厅里,本在跟丹浩初说笑的荣向欣敛起笑容,看了身边的助理一眼,语气轻快地问道:“都怎么了?下午过得还好吗?管家在哪,什么时候能吃晚餐?”

没有人回应他一连串的问题。

荣向欣的表情严肃起来,他又看了丹浩初一眼,转向厍小姐:“厍医生,下午休息得如何?”

厍语枫脸色苍白,还是礼貌地回过去一个微笑:“我还好,只是……”

“管家死了。”秋永怡插嘴,说完便又小声抽泣起来,她家境不算好,可长这么大也从未见过死人,此时亲历死亡着实吓得不轻,几度情绪失控。

众人难过地沉默着,像是在哀悼管家的离世,只有星河还在玩母亲的唇釉,深红的颜色不小心划过脸颊,像血痕一般,触目惊心。

荣向欣震惊地四处看了一遍,试图找出管家的踪迹以证明他们在开玩笑:“天哪,怎么会这样?早上还好好的……”

“回来的时候他不小心踩到毒蝎子,”即便是心理素质强大的窦乐湛也不忍地停顿了一下,“背回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这,这……”荣向欣有些语无伦次地说,“所以说今天先只在绿洲里转转,不要去沙漠……”

可惜此时说什么都晚了。

“可怜的管家,”荣向欣摇着头哀叹道,“那他的尸身现在在哪?”

戚乐邦冷笑了一声:“荣总倒是有同情心。”

荣向欣面无表情地看向戚乐邦。

秋永煜说道:“我们先把他抬到他的房间了,沙漠里尸体不会那么快腐烂,其他事就等来接我们的驼队到了再说吧。”

“也是。”荣向欣笑了笑,“那我们各自休息吧,至于晚餐……”

“不介意的话,我来准备,”窦问萱目光闪了闪,说话有些怯生生的,“从前家里都是我做饭。”

“那麻烦你了。”荣向欣说完,径直往自己房间走去。

秋永怡将头埋在哥哥肩上,小声说:“哥,我害怕。”

秋永煜摸着她的头发安慰道:“别怕,我在呢。”


因为管家的意外,一顿晚餐吃得无比安静,众人都没有心思说话,吃完便匆匆回到自己的房间,别说一顿晚饭,接下来的几天他们大概都没心思出去探险了。

除了荣向欣。

这个人嘴上表达着同情,却表现得像是取乐一般,苏沐秋甚至感受到一股恶意,其他人应该也有所察觉,这个人并不在意其他人的生命,所谓的哀悼不过都是场面话,他表演得如此浮夸,也是不将他人放在眼里,懒很费心去演罢了。

“在想什么?”

除了帮忙收拾的厍医生和窦乐湛,餐厅里只剩下叶修和苏沐秋两人了,苏沐秋正想得出神,连叶修走过来都没发现,被他猛的一拍给吓了一跳。

“没什么,”苏沐秋摇摇头,“就是有些不对劲……”

不止是荣向欣,还有其他的什么,他隐约抓到了一缕线索,惊喜地低头一看,手里却只是根粗粗的线头。

“早点休息吧,”叶修说道,“还有明天呢。”

这话听起来也有些奇怪。

苏沐秋惊觉自己又变得疑神疑鬼的,大概是到了新地方不适应,他拍拍自己的脑袋,站起身来:“说得也是。”

“明天跟我一起吧?”叶修提出邀请。

“我明天不打算出去。”苏沐秋断然拒绝,一是防着叶修,二是沙漠里暗藏杀机,管家无意中被蝎子蜇死,他得小心些。

“闷在房间里有什么好的?”叶修笑道,“好不容易来一趟。”

“你知道我是来干嘛的,对度假没兴趣。”苏沐秋说着,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既来之则安之,你没听过吗?”叶修道。

苏沐秋停下脚步,右手紧握住门把,却没有回头:“你好像很淡定。”

“是吗?”叶修态度坦然,“大概是性格使然。”

苏沐秋沉默片刻,打开房门:“行,晚安吧。”


夏里苦岱克的房间装潢得就像是总统套房,家具都是崭新的,柔软地毯给人以无比舒适的体验,大概是采用了某种特殊的通风换气装置,房间里的温度浮动比外头要小上许多。

每间房里都有独立的卫生间和淋浴装置,但是毕竟是在水资源无比珍贵的沙漠之中,与其说是淋浴,不如说是在时断时续的细小水流下做出洗澡的动作。

尽管没有出汗,苏沐秋还是决定冲个澡,至少心理上干净些。

他站在水柱下,闭着双眼任温热的水滴落到脸上,脑子里还在想着滕塍文的死。

突如其来的死亡,或淡定或夸张但都绝对快速的反应,隐藏在黑暗中的冷笑,他敏锐地嗅出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

其实没什么值得怀疑的,单纯是个意外而已。

被任何一种沙漠毒蝎蛰一下都足够要命的,更何况是体格庞大尾部短小螯肢强壮的蝎子——土耳其黑肥尾蝎?

苏沐秋猛地睁开眼睛。

土耳其黑肥尾蝎是分布于中东地区部分国家的毒蝎,塔克拉玛干沙漠……也有吗?

那股怪异的不安再度浮上心头。

不要想太多,不要想太多。

苏沐秋反复默念着,试图让怦怦跳动的心脏安定下来,既然已经决定戒掉过去的习惯,他就应该像个普通人一样,不要再……

他抬手关掉喷头,随便用毛巾擦了几下头发,便关灯到床上躺下准备休息。

上床的时间比平常要早得多,可今晚注定是个不眠之夜。



评论(1)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