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天外来客

送给飞老师,归档已更新【归档】2018.08.16更新至《天外来客》


苏沐秋趁阿姨们为准备儿童节晚会忙得晕头转向的机会,一个人悄悄溜回房间。

他就像名特工似的,凭着轻快灵活的身手躲过阿姨们的视线,摆脱企图跟踪他的其他人,一路上做贼心虚地四处张望,确定没人才“嗖”一下冲进房间,不忘小心翼翼地锁好门。

宿舍是六人间,分为左右两排,一边有三个床位,是上床下桌的布置;再往里走有个大阳台,阳台上镶着一块巨大的玻璃,站上去能倒映出整个身体;右边是独立卫生间,有淋浴设施,只不过热水水压比较小,不过在孤儿院里来说已经是非常优渥的环境了。

苏沐秋的床位是左侧最靠里的那个,蚊帐左角挂在墙壁铁钩上,那里很久没人打扫过,角落里织满蛛网,而网的主人只剩下一副干瘪的躯壳,巴掌那么大,半挂在铁勾和蚊帐上,每次有人爬上床它都会左右摆几下,就像还活着一样。

“谢谢你蜘蛛先生。”苏沐秋敏捷地爬上床,小声向保护他小秘密的蜘蛛道谢,是它让室友们不敢靠近他的床铺。

迫不及待地扔开枕头,掀起一层层床单,苏沐秋拿出嵌在木质床板上的笔记本,奇怪的是,那本子原本和床板一个颜色,拿起来后封面却变成深灰色。

这是苏沐秋最大的秘密。

他看了看左腕上的电子表,上面显示六点二十三分,他的表有些问题,一天下来会慢上三十二分钟,也就是说现在的时间该是五点五十九分左右。

离那家伙被迫写旅行日记还有一分钟。

十,九,八……

三,二,一。

“又是美好的一天,今天的营养液一如既往的难喝,不过只需要再经历两次星际跳跃就能到达地球,我已经受够这种生活,被当作无知的小学生……”

一个个墨水字慢慢出现在笔记本第三十七页,苏沐秋眼前仿佛浮现出少年愤愤地伏案完成船长交待的日记任务的模样——他一般需要写上半个小时,至少完成八百字才能被放出去。

自捡到这个笔记本起,苏沐秋已经看过十来次笔记本上莫名浮现文字的奇异景象,大多数时候少年都是为凑字数发牢骚,有时候也会写下旅行相关的一些信息,苏沐秋正是从这些内容猜测到他的身份——一位年轻的天外来客。

想象着少年抓耳挠腮的模样,苏沐秋忍不住笑了起来。

他从小就对宇宙充满好奇,总幻想有一天能够探索地球之外的文明,可惜就目前来说,这样的理想是不切实际的。

在地球上,想要当上宇航员必须经过严苛的训练,而只是孤儿的他并没有办法支付高昂的费用。

不过,阅读少年的日记就像一同路过被沙粒环绕的死亡行星、惊心动魄地逃离能撕裂飞船的星际风暴、在和平建交的星球趁着补给获得短暂的休息一样,一切一切,都让苏沐秋感到新鲜和好奇,他无比期待少年的日记,相较之下,六一儿童节太无趣。

苏沐秋已经十二岁,前几天还亲手制作出一台收音机,他觉得自己已经不算是儿童,也就不必过儿童节,更不用参与幼稚的儿童节表演。

他坚定地这样认为,毫不犹豫地拒绝晚会表演邀约,这次就连阿姨们也觉得这孩子不合群了。

可他不在乎。

“感谢老天马上就能完成任务了,再写几句话吧,写什么呢?好吧,船长说坚持写日记或许能有意想不到的收获,最多也就是他口中的文学素养,可那东西对一名伟大的星际探险家又有什么意义呢?不过是骗小孩的说辞,也只有叶秋这笨蛋会相信。可我,叶秋,必须相信。”

苏沐秋怅然若失地盯着少年潦草敷衍的结束语,叶秋今天并没有提到其他星球,仅仅是一些日常生活的细节,这些生活碎片并不是没有吸引力,只是苏沐秋更期待探险的内容——他们航行的时间不多了,少年需要完成的旅行日记也所剩无几。

他独自盯着写满字迹的纸页,情不自禁拿起本子上配着的笔在少年之后写道:“你能再多讲讲途中的见闻吗?”

隽秀的字迹印在笔记本里,可惜十几分钟过去,他也没得到任何回应。

这是个单向传递信息的设备,苏沐秋遗憾地重新将笔记本贴到床板上,整理好床铺,双手枕在脑后看着墙角的蜘蛛壳,这样想道。


苏沐秋的早退还是被阿姨们发现,她们当然不能纵容这种无视纪律的行为,罚苏沐秋在走廊上思过一天。

他却乐在其中。

孤儿院对口的小学课程太简单,听课反而是浪费时间,苏沐秋之前都是直接翘课去研究自己想了解的知识,要不是阿姨们让他的妹妹来说服他,他压根不会来学校。

此时站在走廊里,苏沐秋睁开眼就能看到整片天空,那是蔚蓝如洗的天幕,远处飘着几片袅袅白云,宁静又安详。

也许能碰巧看到叶秋乘坐的飞船降落到地球上,苏沐秋乐观地想着,丝毫不把同学们的嘲笑放在心上,他目不转睛地注视天空,不想放过一切不同寻常的现象。

他们的飞船会是航空母舰那样,还是跟传说中的飞碟一样呢?

苏沐秋胡思乱想,自得其乐。


下午放学后,苏沐秋像往常一样径直往宿舍走去。

这次却并不那么顺利,几个平时就看他不顺眼的家伙一路尾随,直到宿舍楼底,为首的胖子一声令下,小弟们便在他跟前站成一排,拦住他的去路。

“你成天鬼鬼鬼祟祟地在干什么?”胖子趾高气昂地质问道。

苏沐秋不想理他们,准备从左侧绕过去,他满心都是叶秋的日记,只庆幸宿舍管理严格,外人进不去,这些麻烦不会找到他宿舍里。

“喂,”一个小弟斜着眼推了苏沐秋一下,又抓住他的领口,“老大问你话呢!”

苏沐秋这才看了他们一眼,他握住那人的手腕手掌发力,说:“麻烦让让,有急事。”

从前苏沐橙被班上的顽皮小子欺负时他也跟人动过手,只不过对于自己的事,他总会表现得特别惹气吞声,周围人便越发觉得他好欺负。

过于出色或都过于平庸的人都是异类,苏沐秋属于前者,曾有同学往他被单上泼过水,他也没去找人理论,若无其事地睡了一晚就罢。

他不怕事,被拦住只觉得对方幼稚,懒得计较而已。

此时也一样。

这幅无所谓的态度让欺负人的家伙们感觉无趣极了,可即便如此也不能就这样轻易放他离开,胖子哼了一声,下巴上的肉跟着抖了两下:“你就是故意表现得特立独行,让班花对你青眼有加吧?”

苏沐秋眼中闪过一丝困惑,接着眼珠一转,打量了眼前的大个子一番,便了然地笑了笑:“你要是想让女孩子喜欢你,还是先把肚子上的肉减两圈吧。”边说边手上使了个巧劲,揪住他衣领的小子一时没注意,吃痛地松开手,苏沐秋便一溜烟跑进宿舍不见人影,不顾身后被取笑得脸涨成猪肝色的老大恼怒的叫唤。

不过是不成熟的小学生,苏沐秋撇撇嘴,他看了眼时间,忙加快脚步上楼,爬上床打开笔记本时叶秋已经写出几段话了——他像是气愤极了,字写得很快,抱怨的句子跳跃性很大,没什么逻辑,苏沐秋却看得心脏怦怦直跳。

“一定是有人进来过偷看了我的日记,船长居然说是来自地球的朋友给我的消息,怎么可能?!不要妄想这样就能打发我,诅咒偷看的家伙吃一辈子营养液好了!”

如果能一起探险,我愿意吃一辈子营养液!

苏沐秋兴奋得眼睛发亮,拿住笔的手都微微颤抖,他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才给叶秋回复:“叶秋你好,我叫苏沐秋,我的确来自地球,偶然捡到一个封面能变色的笔记本才看见你的旅行日记。”他解释完,又不好意思地加上一句,“我也很想参与星际探险,但是地球科技并没有发展到那样的程度,可以的话,能不能请你多写一些旅行见闻呢?”

写完,苏沐秋检查过回复的内容,修改了一个错别字,才郑重地署名:你的地球朋友,苏沐秋。

叶秋没有立刻回复,还在自顾自地写着自己的推理,苏沐秋却并不失望,他看着笔记本上逐渐浮现的字迹,情不自禁地咧开了嘴。

他能看见。

如果不是胖子还在楼下叫骂,苏沐秋简直想立刻下楼跑上两圈。



评论(1)

热度(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