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我们分手吧

5.3

前文这里找:【归档】2017.04.20更新至《谣言始于智者》


第二章

叶秋来的时间恰到好处,显然很有经验。门口没什么人,他像往常一样戴着副大墨镜倚在车门边上,看起来跟最近那张专辑里的造型一模一样,见苏沐秋来了便站直了身体,苏沐秋一眼就看到了他,就像在酒吧里的第二次初遇一样,无论在怎样的人海之中,都能一眼找到这个人,并且依旧会有淡淡的心动感觉。

苏沐秋远远看着叶修,看到对方因见到自己而勾起的唇角,又习惯性地觉得有些开心,一点点错觉足够以假乱真。

叶秋见他走过来,冲他伸出手,他们俩见面的时间不多,所以每次见面都会击掌,像是默契的搭档传递某种信息一样,叶秋曾问过他要不要试试音乐,可他拒绝了。

手掌相碰的感觉太甜蜜,连心尖都会愉快地舞动起来。苏沐秋从前很喜欢这个环节,这既是亲密的一种表现,又能幼稚地宣示主权,如今这只堪称完美的手过于烫手,烫得他只好不着痕迹地躲开那张温暖的手掌,仍然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走吧。”

叶秋看着空空的掌心只是诧异了一瞬,不过没有过问上车后就出发去预定好的店,只能趁着红灯从后视镜里观察恋人的神色。自从回来之后,苏沐秋就常常露出这样的神色,有一些忧郁,像是在为什么事感觉为难的神色,被注视着的时候却又努力隐藏起来。

“你怎么了?”叶秋点燃一支烟,抽空问起来。

“没事。”苏沐秋把车窗开了三分之一,“现在放的是什么?感觉有点耳熟。”放的大概是歌剧,苏沐秋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几个意大利词,但也不能很确定,叶秋的爱好很广,音乐方面泛猎很广,说是要从各个领域获取灵感,这点倒和那个人很像。

“是《女人善变》。”叶秋说,见苏沐秋偏头对着窗外,想起来这人不能闻烟味,只好把刚点起来的烟给捻灭,“对了,你清明节有事吗?”

“怎么了?”苏沐秋问。

“去W市转转怎么样?”叶秋提议。

苏沐秋笑了笑:“去那里干什么,旅游?”

“散心,”叶秋说,“看你最近压力挺大的,出去走走转换心情。”

苏沐秋突然很想问他到底是谁比较需要离开H市避避风头,可是这话在喉间转了几圈还是被硬生生吞下去——没必要,真的没必要,他没有资格去质问叶秋,对叶秋来说他只是一个恬不知耻自愿献身的歌迷而已。

这样的人有千千万万,可是能得到叶秋的人不一定在这群人之中。

“我在H市有点事,不能走。”苏沐秋还是拒绝了这次邀约。

叶秋顿了顿,问:“什么事?”

“扫墓。”苏沐秋说着,心情又沉重了几分。

“扫墓?”苏沐秋是孤儿,只有苏沐橙一个亲人在,他也没提过自己有其他的亲人,叶秋还有些疑惑。

“我……”苏沐秋深深吸了口气,努力微笑想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轻松一下,“想起来有一个朋友,今年想去看看他。”

“是在H市吗?”叶秋想了想,“我陪你去?”

苏沐秋犹豫了几秒,点点头。


清明节的这天早晨下了场小雨,路面印着细细碎碎的雨痕,两人跟着导航来到H市的一个公墓,沿着泥泞的小路他们来到墓园深处,在一个无名墓碑前停下。同周围堆着纸灰和水果的墓碑相比,这个墓碑则显得冷冷清清,多年没有人清理的石碑上已经缠满杂草。

苏沐秋把黑伞递到叶秋手里,轻轻抚摸着冰凉的石壁,湿润的石壁像是有了生命里一般,回应着他的思绪。

曾听说过一种说法,真正相爱是能够一眼分辨出那人来的,从前苏沐秋认为这是他对叶秋感情的证明,可是现在却成了一个笑话,是双胞胎太相似还是他爱得不够深?他不仅没有发现自己弄错了人,即使错到现在也不并觉得后悔,甚至真的喜欢上这个人,是有独占欲的那种喜欢。

直到站在这个人的墓碑前,也没能把那种他们是同一人的感觉分开。

苏沐秋忽然很想问问身后的那人,你是不是有一个兄弟,他现在在哪里,在做什么。

可他并没有问出口,对于亲人来说,有一个在外漂泊的兄弟比有一个已经死去的兄弟要温柔太多,不如就让他们抱着他在某处过得很好的希望。

苏沐秋没有给叶秋介绍这位朋友,也没有提及他们的关系,仿佛只是一个普通朋友一样,他从管理员那里借来工具把杂草拔掉,又把买好的鲜花好好地摆放在坟前才离开。

叶秋体贴地没有过问,默默地跟在他身边帮他撑着伞。

苏沐秋却更想淋淋这春日的雨,好让自己清醒一些。

“有件事情我一直想要犹豫,到如今我觉得是时候说出来了,”苏沐秋深深吸了口气,不断鼓励自己把那句话说出来,“我要走了,我们该结束了。”多么可笑,明明是分手,他却连说分手的资格都没有,只能用结束这个词代替。

喜欢叶秋的人太多,他本应该骄傲,可是对于叶秋来说,他不过是千千万万个歌迷之一,他是之一,不是独一无二的一,骄傲便变成卑微。

可是,之一就是一件让人无法忍受的事情。

在遇到叶秋之前他对这个圈子可以说是一无所知,他只知道自己的心脏为叶秋不规则地跳动,他以为是一见钟情,后来出了场小车祸,一个人躺在病床上想起来少年时期遇见的挚友,他才发现他们其实是久别重逢,只是重逢到错误的人。

叶修叶秋,只差一个字,却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叶修曾经提过他有一个孪生弟弟叫叶秋,叶秋这张脸也能解释。

可某些方面他们又非常相似,不仅仅是外表,他们几乎就是一个人。

是错觉,只是错觉。


叶秋不是个会死缠烂打的人,而且也没有为果儿死缠烂打的必要,没有了苏沐秋,还有大把的人愿意脱光了躺在他床上,他果然没有纠缠,只是拒绝了苏沐秋还给他的钥匙,说是分手费。

两人从墓地分开,苏沐秋把所有群都给退了,专心写论文,一个多月没见面,没有去看相关信息,没有回复亲友的关心,他的生活里再没有叶秋的影子,就好像这个人从不曾出现一样,状态不算太好,可也不差。

苏沐秋知道自己需要时间来遗忘,偶尔袭来的消极情绪是他没有放下的证据,但是他相信再过几个月,他就能坦然地面对这段曾经的岁月。

如果叶修没有出事就好了,苏沐秋有时候会想,如果他那天弄明白自己的感情,留一留他,哪怕多一个小时结局都会不一样,可是他也知道这世上没有如果。


和叶修是十五岁认识的,那时候苏沐秋在刚上高中,而叶修是个背着吉他四处流浪的歌手。

第一次见面苏沐秋给叶修买了一块红豆糕,两块钱,用褐色的小纸袋装着,热乎乎的,作为回礼叶修给他唱了一首《南山》,苏沐秋觉得这人唱歌特别好听,唱歌时的样子也很迷人。

叶修当时的乐队在他们学校附近租了间房子排练,苏沐秋下晚自习常常能看到叶修他们在夜市上吃烧烤,其他人喝啤酒,就叶修一个未成年人喝果汁,看见苏沐秋就招呼他过去一起吃,说点多了尽管吃,不收他钱。苏沐秋也没跟他们客气,跟着他们蹭吃蹭喝聊聊音乐,回家后父母问起来就说是学校作业多。

到五月份叶修过生日,乐队的几个大家伙邀请他生日派对,苏沐秋才知道这家伙比自己还小,还老想骗他叫哥,还好他机智没有上当。

后来苏沐秋才知道什么“就是让你过来看看”都是假的,叶修哪是给他白吃白喝邀请他免费看表演,分明是想拉他入伙,故意诱惑他,可是他也不得不承认他就是被叶修给诱惑了,轻而易举地被诱惑了。

加入叶修那个草根随缘乐队之后才知道有多坑爹,叶修可以说是原形毕露,一点都不客气支使他干这干那,不过苏沐秋一点也不后悔,叶修这个人是真的有趣,有趣到只是跟他一起躲在杂货店外面躲雨都会觉得开心。

明明跟他一般大,却敢离家出走,还没把自己给饿死,很了不起,苏沐秋想。

“其实我不叫叶秋。”有一天他俩去吃麻辣烫时叶修说道。

苏沐秋一个没注意,猛地咬下去,牛丸的油溅了叶修一脸,手忙脚乱地给那人擦脸之后,他问:“你刚刚说什么?”

“苏沐秋你吃东西能不能专心一点?”叶修无奈,擦擦脸上还是有撒尿牛丸的味道,鼻子边一股子散不去的油味。

苏沐秋傻笑几句说对不起,又问了一遍他刚刚说什么。

叶修本来不想说了,架不住苏沐秋不断念叨才又说:“其实我不叫叶秋,叶秋是我弟弟的名字,我就叶修。”

苏沐秋一脸你骗鬼呢。

于是叶修又给他讲了讲自己其实没准备好离家出走,只是看到叶秋行李都收好了不走对不起自己才跑到这地方来的,末了还提醒苏沐秋在其他人面前还叫他叶秋。

苏沐秋还将信将疑的,问为什么不能跟他们讲。

叶修跟他分析,本来因为年纪小别人就不太重视你了,再搞出个离家出走冒用身份证的幺蛾子,别人哪会觉得是要认真搞音乐,都觉得你是幼稚的中二少年了。

苏沐秋心想你也知道你是幼稚的中二少年,嘴上还是说你说得很有道理,等把碗里的白菜吃完,才想起来:“那你为什么要告诉我?”

“没什么,就是突然想跟你说一下。”叶修也对自己这行为感到挺疑惑的。

“好吧,我不会说出去的。”

苏沐秋也没太细想,两个人吃完麻辣烫又跑到步行街里头去吃了两串麻辣鸭脖,买了杯奶茶,完全忘了给队友们带宵夜这事,回去后被大部队好好谴责了一番。

因为年纪相仿,两个家伙老是脱离大队行动,苏沐秋其实在乐队的时间不多,他白天还得上课,只能趁晚自习溜出来,不过这溜出来的时间大多是跟叶修两个人找地方练习。

乐队在学校旁边盘了个店子卖乐器,顺便开课教学,渐渐地主业成了琴行,乐队就倒成靠后的事了。叶修对这情况不是很满意,可人要讨生活,没名气的小乐队能赚几个钱?鼓手谈了五年的女友也有些急了,队里就这事谈过几回,都没能达成一致,最后叶修没勉强别人,也没勉强自己。

“我要走了。”叶修对苏沐秋说。

苏沐秋突然生出浓浓的恐惧感,总觉得叶修走了之后他们就再不会见面,可他说不出挽留的话来,也不想说挽留的话,叶修想追求的东西不在这里,那么他就应该去一个能让他好好做音乐的地方。

叶修笑着弹了苏沐秋的脑门一下:“唉,回魂了!”

可苏沐秋心里难受,他还理不清自己的思绪,再不理清以后理清也没用了,看见叶修的笑脸就更难过,他几乎就要当场哭出来。

“喂,你不会要哭了吧?”叶修忙收起了笑脸,“这有什么,以后还会再见面的,你会常常看到我的。”

苏沐秋才不想透过屏幕看这人呢,他心里着急,越急越乱,也没什么用。

“你怎么了?”叶修疑惑。

“我……”苏沐秋摇摇头,“我不知道。”

“啊,是不是这个?”叶修笑了,然后倾身在碰了碰苏沐秋的嘴唇。

苏沐秋大脑瞬间一片空白,来不及反应,叶修就拍拍他的肩膀背上包登上去长途客运站的公交车走了。

“我都知道,不过现在没有办法,你可以慢慢想,下次遇见如果你还喜欢我我们就在一起吧。”他最后说。

那天晚上苏沐秋在新闻里看到,下午三点半从车站出发那辆长途巴士在高速上发生车祸,二十多名乘客全部死亡,血肉模糊的画面一闪而过,报道里说其中一名乘客没能确定身份,他的身上没有任何能证明身份的文件。

苏沐秋就知道,没有下次了。

后来自驾游发生意外,父母为了保护他们当场死亡,而他跟苏沐橙在医院里躺了几个月,出院后他就完全忘记跟车祸有关的一切,还有他心里藏着的那个人。



评论(23)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