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野火

5.4


多少年后,叶修还能回想起在兴欣警局第一次见到苏沐秋时的场景,那时他看到面前站得笔直的小哥,心脏怦怦怦怦跳动起来,像是千年的古树突然发起了新芽,那一点点绿意渐渐弥散开来满了树冠,那感觉也慢慢占据了整具身体。


两个周前M市逮捕了连环杀人案的嫌疑人,在押送回H市的路上忽然失踪,沿路都没有那几人的踪影,最后一次有他们的消息是在距离H市两百多公里的一个小镇,镇上的人说押解的车早就离开开往几十里外的大野村了。

大野村算是省里最贫困的村子之一,到现在都没通路,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不开绕到大野村去了,到现在杳无音信,电话也都关机,领导发话要派人去找,不知怎么这事就落到最近被调到兴欣警局的叶修头上。

出发那天早上,陈果带了个年轻的小哥过来,叫叶修去大野村的时候带上他。

“你好好保护人家。”陈果嘱咐道。

叶修按下打印按键便抬起头打量这个叫苏沐秋的小哥,眉清目秀,皮肤很细腻像瓷器似的,不笑的时候眼角都微微上扬,笑起来估计能跟两弯月牙似的。这小哥长得挺招人,是人人都会生出点亲切感的那款,唯一的缺点就是皮肤太白,白得跟打印机边摆着的那摞A4纸似的,没有一点血色,不太健康,叶修的手不自觉地摸了那叠纸,没想到纸张倒是锋利得很在他手上划出道口子,隐隐有血色涌现。

叶修不着痕迹地抹去指腹上的血痕,再抬眼就注意到那苏沐秋眼中似有调笑之意,转瞬即逝,接着那人冲他微微一笑,安静纯良得像只小白兔。

小白兔能装包里,大白兔能吃,一个活人可不一样。

叶修礼节性地对苏沐秋一笑表示打招呼,然后扭头对陈果说:“老板娘,我是去办案,带他怕是不方便吧?”

声音不小,也没想着回避当事人,其实叶修倒不是嫌弃苏沐秋,只是觉得那村子穷环境肯定不好,这细皮嫩肉的小哥不一定受得住那样的环境,到时候又得找人又得伺候大学生,想想就觉得麻烦得很。

“你放心,我能照顾好自己。”苏沐秋很快说道,又悄悄冲叶修挤挤眼睛,像在打什么暗号似的。

可惜叶修没来得及学读心术,不明白苏沐秋是什么意思。

“这可是沐橙拜托的,”陈果态度也恨坚决,说什么叶修都得带着苏沐秋,“你就负责带他过去,然后走的时候把他带回来就行,不碍什么事的。”

苏沐橙拜托的,苏沐橙和苏沐秋,叶修觉得自己似乎发现了什么,他再去看苏沐秋的脸,果然跟苏沐橙有七八分相似,就是太白,跟苏沐橙敷面膜的时候差不多。

“我是沐橙的哥哥,”苏沐秋注意到叶修的眼神,主动介绍起自己,“现在是K大的学生,最近要去大野村做考察,沐橙说正好你要去就让我跟你一起了。你放心,到时候到了你忙你的,我干我的,我绝对不碍事。”

既然人都这样说了,叶修也没法再拒绝,刚好需要的材料都打印完,他边拿起那叠纸边说:“那行吧。”


苏沐秋一上车就倒在车上睡了,叶修从后视镜瞥了眼,索性也闭目养神起来。

没想到在车上都能昏昏沉沉睡过去,叶修做了个梦,梦里的他牵着什么人的手,在尸骨遍野的迷宫里找路,他们走啊走啊,刚看见出口就一脚踩空堕入无尽的黑暗。

接着叶修就醒了,他揉揉眼睛,往窗外看了眼,大片大片绿油油的草地从眼前掠过,看样子是还没下高速。

“还有多久?”叶修问。

“一个小时吧,”司机小梁答道,又瞟了眼小声问:“叶队,后面这谁啊?”

叶修有些疲倦地揉了揉眼睛,说:“沐橙的哥哥。”

“哦!”小梁点点头,过了一会儿说:“长得跟苏姐是挺像的,他是不是病了啊?”

病了?叶修扭头去看了眼,那人侧着身子趴在皮质垫子上,还给自己拿了个枕头,除了眉毛皱得格外紧外,跟刚上车的时候没什么两样。

“这也太白了吧,”小梁继续嘟囔着,“比芳芳都白了。”

芳芳是小梁的女朋友,肤白貌美,说是混血,有白人基因。

叶修听了顿时松了口气,把头扭回来,随口附和:“是挺白的。”


挺白的苏沐秋在停车前三分钟醒了过来,等车停稳叶修准备喊他的时候他已经自己坐了起来,还冲前面两人笑了笑。

去大野村得翻过两座山,公路不通,只能靠十一路车,小梁不用过去,只负责把他们送到山脚下就行。

叶修一下车就走到后备箱,不仅把自己的包拿下来,还主动拎起苏沐秋的大包,没等苏沐秋开口就说:“省着点力气,山路不好走。”

苏沐秋耸耸肩,说了句好,也没跟叶修客气。

下午两三点是太阳正烈的时候,走了快两个小时,叶修都有些气喘吁吁的,身边的苏沐秋倒跟没事人似的,连汗都没怎么出。

叶修心里正纳闷,苏沐秋突然拉了他的衣角一下,说:“停下来休息一下吧,吃个午饭。”

他们出发前吃过点东西,到这个点确实有些饿了,叶修停下脚步,把苏沐秋的包还给他,又自己从包里掏出水跟饼干,喝水的时候就见苏沐秋慢条斯理地从自己包里拿出个保温盒,叶修顿时有些无语,这人可真是讲究,难怪包这么重。

“要不要吃便当?”苏沐秋注意到他的视线问道,“其实我也给你做了一份。”

叶修动作一顿:“给我?”

“对啊,”苏沐秋点点头,然后从包里又拿出一个饭盒递给叶修,“谢谢你这几年照顾沐橙。”

“不算照顾吧,应该的。”叶修说道。

苏沐秋的手艺不错,做的菜味道很好,吃着饭,两人间的距离在无形之中又拉近了不少,叶修问他:“你真是沐橙的哥哥?”她好像很少提起这个哥哥。

“怎么,我们俩不像吗?”苏沐秋笑了。

“也不知道,”叶修停下筷子想了想,“你要是她哥哥,怎么还是大学生,不该是弟弟吗?”看着年纪也很轻。

苏沐秋笑得更厉害了:“我比你还大几个月呢。”

叶修有些惊讶,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人的脸,怎么都觉得他最多二十出头,不能更多了。

“要看身份证吗叶警官?”苏沐秋打趣道,“我比沐橙大三岁,几年前出过一场车祸,在病房里躺了半年多,之前的学校不能上了,就又考了个大学。”

“啊……”叶修有些尴尬,这话题像是揭人伤疤,不应该问的。

“其实没什么,”苏沐秋说,“不过是从头再来,你说呢?”

从头再来,不过是从头再来,没什么,叶修想着他说的话,觉得挺赞同的,不过什么学校出过车祸就不能上了?没等叶修细想,苏沐秋又说:“这所新学校我也挺喜欢的,能学风俗什么的,很适合我。”

“风俗?”叶修重复。

“风俗、风水、民俗,我也搞不太清楚。”苏沐秋说道,“反正这一类吧,我都觉得挺有趣的。”

叶修笑了,这是有多迷糊才搞不清楚自己的专业,不过他没吐槽,而是问:“所以你这次去大野村是要去看风土人情?”

“算是啊,”苏沐秋说,“可惜晚了点。其实我一个人去没问题,沐橙非得让我跟你一路,你也不情愿……”

“我没有不情愿。”叶修打断他。

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说:“好吧,总之本来事情很简单,现在又变复杂了,小丫头片子长大了倒管起她哥来了。”

“她是关心你。”叶修替同事辩白了一下。

“是啊,她总怕我找到路就不回来了。”苏沐秋垂下眼眸,淡淡地说道。

叶修觉得他这话说得不对劲,大概是口误,可他的语速很慢,说得又极为认真,不像会说错的样子,倒叫人有些迷茫了。



评论(10)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