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the show must go on

5.5

前文这里找:【归档】2017.04.20更新至《谣言始于智者》


13

假期结束四人再聚首时各自都有了不少想法,叶修从手稿里回忆起中学写的两首歌,王杰希自己捣鼓出一段贝斯riff,方士谦则想把庭院深深的几首曲子重新编曲,当时因为能力限制没能把他们的能量最大化,现在应该是个不错的时机,至于苏沐秋,他沉迷于用尤克里里制造噪音扰民,说是想在自己的歌里加入尤克里里,叶修觉得这就是借口。

四人目前都还是学生,也没有着急找地方签约,在夏影老板的帮助下他们借到金三角的录音室,有地方录歌,能把想法变成现实,对他们来说就足够。

金三角是一间经纪公司,录制、出版、发行只包录制,其他的则交给聘请的经理去办,他们包下的艺人负责创作,后续工作都交由公司处理。这间公司最吸引人的地方是他们拥有A市最好的录音室,设备在全国来说都能算是顶尖的,有些乐队甚至会专门跑到这里来制作专辑。

使用录音室的顺序也是有优先级的,金三角自家的乐队优先,接着是合作伙伴旗下的乐队,再就是国内比较红的摇滚乐队,所以作为初出茅庐的大学生乐队,奇迹毫无疑问排在队伍的尾部,他们只能在录音室闲暇的时候过来录音,通常是凌晨,迟的时候三四点钟进去都有。

好在金三角的录音室靠近市中心,周围不乏吃喝玩乐的消遣,半夜也能满足他们所有的需求,坏处也是这些吃喝玩乐,半夜从窗帘望出去都能看见穿着时尚的男男女女,他们拎着酒摇摇晃晃地走在街上,大哭或者大笑,很容易让原本就有些疲倦的四个人走神。

苏沐秋倒是能适应这种昼夜颠倒的生活,他在做项目的时候常常需要熬夜,也知道怎样能让自己精力集中起来,心平气和地投入进去,其他三个人开始就有些不适应,疲倦和外界的打扰让大家心情都不太好,晚上的录音室暖气供应不足,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大家的心情都不免有些烦躁,不过谁都没有提出放弃。

精力充沛的苏沐秋常常担任活跃气氛的角色,在其他三人不太愉快的时候转移大家的注意力,在意想不到的时候端出些零食、点心来,往中间一放:“来吃东西。”

“……”

刚刚还为一段鼓点争得面红耳赤的三个人都有些无语,不过还是拿起了盘子里的食物,方士谦咬着半块果酱饼干含含糊糊地问:“你是魔术师吗,什么时候买的我来到时候怎么没看见?”

苏沐秋神秘一笑:“对啊,我空手变出来的。”他大三下学期的课程不多,往往比其他人到得都早,录音室还没空下来的时候他就四处逛街,食物就是在逛街的时候买的,他总买些没尝试过的小吃,各式各样的,基本能不重样。

方士谦吃完嘴里那块,又扔了颗奶糖到嘴里:“那你能变点钱出来吗?”

苏沐秋没好气地翻了个白眼:“我要是能变出钱来还能坐在这里?到时候买下这间录音室,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

叶修也笑了起来:“看你这么淡定,还以为你没有任何怨言呢。”

“那能怎么办呢,生活所迫啊!”苏沐秋装模作样地摇着头叹气,录音室里的气氛一瞬间变得消沉起来,不过看见其他人的表情他就没法在演下去,像被戳中笑穴一样捂着肚子笑个不停。

“赶紧歇歇,别笑岔气了。”叶修趁机揉了他的肚子一把。

“你们太好笑了,”苏沐秋把叶修的手推开,拍拍自己笑得快要僵硬的脸,“别露出这种表情,以后都会变好的。”

或许是因为他的笑声太富有感染力,如清晨射入房间的第一抹阳光,很快驱散黑夜的阴霾,照亮他人的心房,也将温暖带到整个录音室来,气氛又变得轻松起来——他确实很擅长调动其他人的情绪,简单一句话一个表情,就能让人感受到同样的情绪。

王杰希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说:“我们会是最优秀的乐队。”这段时间的合作让他越发有信心起来,他的队友确实都非常优秀。

叶修深深吸了口气,把视线从苏沐秋脸上移开,然后拍拍手上的饼干屑:“好了,吃饱了就干活吧!”

吃吃喝喝闹过一顿后什么脾气都没了,继续刚刚那段关于鼓点的讨论,目前录的这首歌是叶修主导的,他希望鼓点稍微激烈一些,但是方士谦觉得这首歌里鼓点太急会显得突兀,两人都坚持自己的看法,但是讨论到现在效率太低,总要有个人退后一步,方士谦想了想,主动说:“这是你的歌你是老大,按你说的来,但是以后在我的歌里吉他也要按找我的意思。”

“行。”叶修便答应下来。

他们只能利用零零散散的时间过来,歌曲也录制得断断续续的,好在在他们的脑海中早就有一幅完整的图景,整首歌曲该如何发展早在提出创意的时候就相当清晰明了。

录音室距离熙日大学跟益绫大学都有点远,晚上十点以后就没有回去的公交车,录完歌之后只能在录音室睡觉,春天还没有完全降临,晚上气温很低,在这地方睡觉恐怕会生病,他们干脆就租到早上六七点钟,而且这个时段租金相对便宜,租都租了也不在乎这一两个小时。

对于还只是学生四人来说这段时间过得相当辛苦,但此时的他们面前也没有更好的选择,金三角并不觉得这支乐队能够有大作为,给出的待遇非常低,而他们也不想这么早地决定自己未来的归属。

目前只准备做几首曲子,财务方面也并不足以支持他们制作出想要的一整张专辑,这些曲子如果能被人青睐,找到愿意发行的唱片公司就最好,找不到也只是他们为未来迈出的第一步,刚开始的路总是艰难的,他们都有心理准备,并且豪不畏惧。

一切顺利之后,时间又过得飞快,转眼就是清晨,苏沐秋掀开厚重的绒布窗帘,让阳光能够照进来,从窗户望出去能看到外面敞亮的天空与道路,大概是半夜下了场小雨,街上还留着湿漉漉的通往不同的方向鞋印。

方士谦眯着眼睛,用手遮住阳光:“太亮了。”

苏沐秋转身看向自己的伙伴们,笑着说:“醒了醒了,我们该走了。”

叶修也站起身,缓缓来走到窗户边苏沐秋的身后,从他的眼睛里能够看到浓浓的倦意,但是他脸上表情却很平静,看了会儿外面形形色色来去匆忙的人,叶修对苏沐秋说:“今天还是到我那儿睡?”苏沐秋的学校要更远一些,而且下午一起活动,在叶修那里休息方便许多,前几次苏沐秋都是在叶修舍友床上睡的。

苏沐秋思考了几秒,犹豫着点了下头。

“怎么了?”叶修问。

“嗯……”苏沐秋眨眨眼,“就是觉得太麻烦别人了。”

叶修笑了笑:“他们可都盼着你过去。”

“哦?”苏沐秋好奇了,“你是又欺压别人了?”

“我什么时候欺压别人了?”叶修反问,苏沐秋只笑不语,懒得跟他争论的叶修只好不卖关子了:“老三前天去看了我们的表演,知道你是主唱之后就想见见你,跟你聊聊天。”

“老三?”苏沐秋回忆了起来,叶修宿舍里四个人按年纪排位,老三是叶修斜对面那个beta,“他能跟我聊什么?”

“谁知道呢,”叶修耸耸肩,“说不定是要找你签名?”

苏沐秋正高兴地想说些什么,门口传来一如既往粗暴的敲门声,他缩了缩脖子,冲叶修露出一个无奈的眼神,然后高声喊道:“就走了!”外面才稍微消停一下。

方士谦推了闭目养神的王杰希一把,后者茫然地睁开眼,四处看看,像是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方士谦轻声说回去睡,王杰希才打了个呵欠,揩掉眼角的泪水,跟着其他三人往外面走。

一起吃完早餐后便各自回了自己的宿舍,叶修领着苏沐秋进门的时候老三恰好在吃火腿卷,一见着苏沐秋便激动地站起来剩下的火腿也来不及吃,苏沐秋笑着嗨了声没打完招呼就听他喊着:“沐秋,你来啦!”

苏沐秋看看叶修,不明白老三是怎么变得这么热情,都快把那还沾着火腿卷上辣椒籽的手糊到他脸上来了,叶修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一点兄弟情谊都没有地扔下他自己刷牙洗脸,苏沐秋不得不单独面对过分热情的老三,时时警惕着那只手不要摸到他的脸上或者衣服上去。

老三叽里呱啦说了一大堆,苏沐秋一心二用没找着重点,只听见个关键词,但是这个关键词已经够诡异的了:“儿歌?”苏沐秋揉了把自己的耳朵,还是不敢相信老三在看过他们的表演之后让他去唱儿歌。

“对,”老三兴奋地猛点头,“我们社团在福利院的一个活动,组长让我去唱歌,我这五音不全的不是祸害祖国的花朵吗?”

难道我就不祸害祖国的花朵了吗?苏沐秋默默汗颜,他倒不是觉得自己难登大雅之堂,只是担心自己能不能驾驭得住清纯可爱的儿歌,毕竟儿歌这风格跟他还是很有点差距的。

“我倒是想帮你……”苏沐秋还有点犹豫。

“沐秋我就知道你最好了,你不知道,自小学以来我就没有再开口唱过歌了,让我教唱歌不是为难我吗!”

老三感动得眼泪汪汪,差点要冲上去抱住苏沐秋亲一口,幸好叶修及时牵住了他的领子,把干净的毛巾扔苏沐秋头上:“去擦擦。”

“……”

苏沐秋把毛巾扯下来,恶狠狠瞪了叶修一眼,这人也太过分了怎么能恰好扔到他的头上!然而凶狠的眼神并没有引起叶修的注意,他打着呵欠往自己的床铺走去,慢悠悠地爬上去帘子一拉不问窗外事。老三作势要哥俩好地搂苏沐秋的肩膀,苏沐秋瞧见,赶紧拔腿就往水池边跑:“我得先去洗洗,那个福利院的事再说哈!”

“好,等你醒了我们再聊,我已经给你暖好床了。”

苏沐秋远远听着,深深觉得大学语文这门课很有成为熙日大学必修课的必要,老三这用词也太恶心了点吧!

老三只觉得事情妥了,乐呵呵地拿出手机,给组长发了条信息告诉他事情搞定了。


评论(4)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