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暗香

5.7

前文这里找:【归档】2017.04.20更新至《谣言始于智者》

放飞自我


手术正如方士谦承诺的那样没有危险,大概两周时间叶修就又活蹦乱跳。

信息素正常之后叶修的相亲大业也走上正轨,在父母的牵线搭桥下,他结识了一个二十七岁的女性Omega。她长得不艳丽,却是十分耐看的类型,生于书香门第,尽管受过战火的洗礼,一举一动里都带着一股子优雅从容的味道。相处大半个月,两人又没有什么矛盾,叶修的父母对止非常满意,饭桌上都开始暗示结婚的事情了,倒是叶秋总是露出欲言又止的奇怪神情。

叶母第三次暗示要把人姑娘带回家看看时,叶修终于没用认识不久谈婚论嫁太早当理由,只说下午约好去附近的小镇转转,这两天住在镇上再处处看,要是真觉得能过下去再问她要不要来家里坐坐。

听了这话叶母才满意地点了点头,洗碗的时候都哼着小曲儿,叶修要出门的时候她忙洗了个手,赶到门口想说些什么,却又一下子忘记要说些什么,她看着失而复得的大儿子,想到家里即将多出的新成员,心里又是心酸又是欣慰,过去残缺的生活终于再度完整,停摆的时钟终于继续走动。

“妈妈不是要逼你结婚,只是希望你能幸福,”叶母温柔地碰了碰叶修前额的碎发,“你不要怪妈妈。”

叶修一怔,然后点了点头,轻声说:“我知道,我……”下一句话却没法说出口。

“怎么了?”叶母动作一滞。

“没事——”叶修闭了闭眼,再睁开眼时已经恢复到平时的状态,“我先走了,我们约了两点钟车站见。”

叶母失笑:“那好吧,你赶紧去吧。”两点还早着,想必是已经迫不及待想要见面了,她也不戳破,只觉得心里高兴。

叶修看着母亲的笑脸再次愣住,过了几分钟,才往车站赶去。


和沈莹定的车票是两点半,不过要早点到做些准备,其实此时出门都有些晚了,叶修没有开车而是叫了计程车,司机师傅在人来人往的火车站一停下,叶修便把钱递给他说不用找,然后急急忙忙下了车,朝沈莹的方向走去。

沈莹也看到他,远远朝他招了招手。

叶修边走边把一顶黑色的鸭舌帽戴上,两人碰头后便一起快步朝里走,叶修问:“你的人到了吗?”

“在里面,都准备好了,不过你确定没问题?”沈莹有些迟疑,“他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吧?”

“应该不会的。”叶修摸摸鼻子,那些人应该不至于丧心病狂到杀一个普通人。

“那就按你说的做吧,我已经准备好两天的行程,尽量按你说的那样,但是不能保证效果。”沈莹不大相信,但还是这么说道。

叶修想了想说:“没事,顺利的话一天就够了,如果出意外我会随机应变的,这次真的谢谢你了。”

沈莹耸耸肩表示无所谓:“还是你代我谢谢他吧。”

叶修笑了笑说好,然后又想到些什么:“他恐怕只觉得你多管闲事。”

沈莹也笑了起来,她这一笑跟平日里落落大方的矜持神态又不相同,多了些狡黠:“是他先管的闲事。”

“那感谢这些闲事。”叶修说。

“感谢,也祝你能得偿所愿。”沈莹说着,递给叶修一个信封,然后接过同伴手里的大伞把它交给叶修。

“希望如此。”叶修接下信封,看着它缓缓叹了口气才接过伞,“希望……”


四十分钟后,沈莹挽着叶修的手登上开往w镇的火车。


六个多小时的行程坐得人都有些疲惫,乘客们下车的动作都变得迟缓。叶修脸上亦有倦色,思维却非常清晰,再次踏入H市,虽然都是一样的危险,可上一次无所畏惧,这一次有所顾忌,心境上是有了很大的变化。

叶修走出车厢,先是四处看了看,接着跟在人群中走出了车站,在快餐店买了个汉堡填肚子,然后在公用电话亭往苏沐秋家里打了两次电话。

第二次是苏笑接的,叶修听到他的声音,竟有些说不出话来。苏笑对着话筒喂了几声,没能得到回应,只听得到呼吸的声音,他沉默了几秒问:“叶叔叔,是你吗?”

“是我。”叶修说。

“你后悔了吗?”苏笑问。

“……”叶修无言,“没有,只是中间出了点问题。”

“那就好。”苏笑放低了声音,“你会去找爸爸吗?”

“会的,”叶修说,“你要不要跟我们一起,我过来接你。”

“还是不要了,姑姑在家里,还有其他的叔叔在,我过得很好。”

虽然并没有人把真相告诉他,但是他已经模模糊糊地感觉到,可能是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身边的人虽然对他不错,但是他并不想告诉他们跟叶修的联系,这是秘密。

“可是我们可能要很久才能回来。”叶修也放轻了声音。

电话那边也停顿了一下,然后才说:“没关系,等我长大再去找你们。”


叶修挂断电话,背靠着电话亭思考接下来的行动,过了十几分钟才离开人潮涌动的市中心。

附近办公楼的停车场里有沈莹给他安排好的车,钥匙在信封里面,叶修走到负一层,很快就找到了那辆不太显眼的车,他把千机伞放在副驾上,踩下油门往方士谦提过的那间医院开去。

从方医生那些天跟叶修絮絮叨叨的话里总结出来,苏沐秋可能是生了某种病被转移到医院,比起影楼医院倒是个更容易进去的地方,但是病情回影响跑路难度,可听方士谦那语气又不像是什么重病,叶修做好了连被子一起卷走的准备,可当他看见穿着苏沐秋若无其事地站在房间里热牛奶时,以为无论面对什么自己都已经能淡定接受的叶修也不由得傻眼。

他在门外站着看了几秒,然后转过身掏出烟,摸出打火机刚点燃能让人冷静一点的香烟,房间的门也开了个缝。

“医院禁烟,”苏沐秋轻轻敲了敲门板,“进来吧。”

说着,他往后退了两步,好留出空间让叶修能进来。

“你不也在医院里抽?”叶修说着,走进去带上门,他打量了一下屋子里的设备,准备得还挺齐全,待遇不错的样子。

苏沐秋被噎了一下,他把杯子里的牛奶一口喝完,才说:“那毕竟是敌国的医院。”

“我现在也处在敌方的医院。”叶修无所谓地说。

苏沐秋放下杯子,无奈地看着叶修,这家伙可能是想起来些东西,没几个月前好糊弄了,不过苏沐秋也不打算再兜什么圈子:“说吧,来干什么的?”

“也没什么,就想邀请你玩点刺激的。”叶修说。

“多刺激?”苏沐秋放下杯子。

“猜猜看?”

苏沐秋装模作样想了想,几秒之后便恍然大悟,一拍手掌:“厉害了我的斗神,想在联盟眼皮底子下把我带走?”

“错了,是私奔。”叶修纠正道。




评论(6)

热度(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