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悄悄告诉他

靠近一点点 番外


苏沐秋做了个噩梦,梦里叶修搂着一个面目不清的Omega对他说:“我要和她一起住,你跟她换个宿舍吧。”

换个宿舍吧换个宿舍吧换个宿舍吧……

没来得及反应,苏沐秋就惊醒了。

学校每年招生都挺固定的,巧的是今年也招满了,目前没有多余的床位,苏沐秋在叶修宿舍住下之后没考虑过换宿舍的事,也没想过再申请——他们俩挺合得来,无论是学习还是爱好都有很多共同话题,除了发情期会有点不方便之外一切都挺好的。

因为筹集学费的缘故苏沐秋赶在最后一天才到学校,原本该给他的宿舍被一对情侣占用,已经签过合同也没法把他们赶出去,再说强行拆散人家住进去跟室友关系也处不好,好在还有叶修。不过如果叶修有了男朋友或者女朋友,那也必须得搬出去了,苏沐秋还是第一次意识到这个问题,尽管是室友,但是决定权一直都在叶修的手上。

可是现在想这些问题也是浪费时间,还是等那天真的来了再说吧!

十一月学校已经开了暖气,房间里很暖和,穿着睡衣起来也不会很冷。气温已经在慢慢朝零下走,可他们窗前的那棵树还倔强地不肯入冬,黄绿色的叶片在清晨的阳光下闪闪发光。苏沐秋跳下床,打开窗户伸手摘了一片树叶放在手心里,冰凉的雨水流到指缝间,人也跟着清醒起来。

呼吸着雨后的新鲜空气,梦里的不愉快好像都一扫而光,苏沐秋深呼吸几轮,体内的浊气都排尽,新的一天开始了。

“苏沐秋你干什么呢?”叶修的声音瓮瓮的,还没有睡醒的样子。

“没什么,通下风,”苏沐秋喊道,“已经六点半了,可以起来了。”

“通好了就关窗户,冷。”

叶修说完,翻了个身,裹紧了被子小声嘟囔了几句睡过去了。苏沐秋没有听清,他探出头看树上那只同样坚强的小虫,小东西一点点往上面爬,苏沐秋津津有味地看了两分钟,然后用指甲盖帮了它一把,把窗户关上了。

外面吹来的凉风带着清新的味道,让人心旷神怡,不过叶修怕冷,特别是早上如果太冷他还会赖床,直到够暖和才起来,所以为了照顾室友的情绪苏沐秋只能偷偷享受一下清新的早晨。

叶修八点多才起床,跟他们院的其他人比起来算早的,周末大家都会稍微睡个懒觉,要不是苏沐秋六点多就起来他还能睡到九点。不过已经习惯每天早上突然的凉风,叶修也没抱怨,拿起挂在床边的毛巾准备去洗手间洗漱。

路过苏沐秋身后的时候,苏沐秋递来一个牛皮纸袋:“早上出去碰上韩文清,他让我把这个带给你。”

叶修接过来,往里头看了一眼就明白了,这是之前PK的赌注。本来叶修叶没真想要这双手套,这是韩文清他们院的年度奖品,但是韩文清这人特较真,输了之后就一定要给,叶修几次推脱,不过现在既然已经到他手里,他也不会再特意退回去就是。

“你不拆开看看是什么?”苏沐秋好奇道,尽管跟叶修关系不错,但是私人物品他再好奇不会拆开。

“不用拆就知道,”叶修抛了一下袋子,“是上次的手套。”

说起上次的手套,苏沐秋也想起来是什么了,那次PK他也在场,还客串了一下裁判,他们俩打得很难舍难分,苏沐秋都看得紧张起来,最后还是叶修略胜一筹。

“他真把这个给你了啊?”苏沐秋惊奇,这双手套是韩文清他们院的纪念品,每年只发给院里最优秀的学生,意义非凡。

“是啊,还真是固执。”叶修感慨,其实手套对他来说没用,之前苏沐秋已经送过一双给他,用着挺好,也没有必要换。

“你现在有两双手套了,”苏沐秋挺高兴的,“那把之前那双还我吧!”

“你送出去的礼物还能要回去啊?”叶修捏着纸袋无语。

“我自己那双上周去野外的时候弄丢了,正准备再去买一双,正好你多了一双,要不半价卖给我吧?”虽然有奖学金,但是妹妹的生活费和他自己的生活费加起来压力还是挺大,能节约一分是一分。

“……这双送给你吧,他好像没戴过。”叶修把纸袋扔给苏沐秋,想了想又说:“对了,今天中午不跟你一起吃饭了。”

苏沐秋先哦了声,把手套拿出来试着戴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问道:“有事啊?”

叶修没多想,点点头:“同学让我带带实战,约了今天中午。”

“好吧。”

苏沐秋又回去看书去了,叶修也走进洗手间。


每个院考试的时间都不一样,叶修他们下周考实战,而苏沐秋最近有一场武器制造的考试。复习得太投入,苏沐秋想起来要吃午饭的时候已经过了十一点半,正是食堂人多的时候,他看了眼时间,决定等到十二点半以后再去吃饭,这样比较不浪费时间。

午餐供应时间是十一点半到一点,苏沐秋走进食堂的时候里面只剩下不到十个人,好在剩下的菜都挺合他胃口的,他点完菜正刷卡,忽然有个熟悉的声音叫他名字,他回头一看是叶修,刷卡器滴了几声,苏沐秋忙转回去给打饭的大叔报密码。

“还有个九,九!”苏沐秋报了三遍,还没刷上,两个人隔着玻璃沟通困难,密码就没输对过。

正无奈着,叶修走过来帮他把卡刷了,说:“还你早餐的钱。”

“行,差价一会儿给现金你,”苏沐秋也没扭捏,接受了叶修的好意,他往旁边退了两步,把窗口让出来,才看见叶修旁边还站着个女孩,好像是Omega,“这是你朋友?”

“嗯,同学,”叶修上前把自己的东西递过去,“你在这儿吃还是回去吃?”

“在这儿吃。”苏沐秋答。

“那等我一起吧,”叶修说,刷完卡又对那女孩说:“我们先去找个地方坐了。”

女孩说好,把餐盘递给大叔算账。

“你就这样对Omega啊?”苏沐秋边走边小声问,Alpha对Omega总会不自觉地体贴一点,而叶修好像完全没有这个意识。

“哪样?”叶修不明所以。

“你不顺便帮她把卡刷了?还能刷个好感度。”

“为什么要刷好感?”

“人家是Omega啊!”

叶修想了想,若有所思:“你是在暗示我不找你要刚刚的差价吗?”

“这哪儿跟哪儿啊,”苏沐秋无力,“算了,就这样吧,祝你孤独一生。”

“你太恶毒了。”叶修笑。

女孩来得很快,她在叶修旁边的位子坐下,也没跟苏沐秋自我介绍一番,一坐下就叽叽喳喳问叶修各种问题,有时候问的东西苏沐秋也懂,他刚想插句话就被打断,然后飞快地转到下一个问题。

这姑娘对他有敌意,苏沐秋有点莫名其妙,不过他也是明白人,接下来的话题都自觉地不再插嘴——看来准备实战考试只是借口,叶修才是真正目标。

苏沐秋忽然又想起早上那个梦,叶修搂着的女孩变成了眼前这个人,而叶修的话没有变化:“我要和她一起住,你跟她换个宿舍吧。”

“好吧。”苏沐秋有一点沮丧,除了答应还能怎么样呢?

不知不觉把话说了出来,得到许可的叶修把苏沐秋的盘子端过去,他把番茄挑到自己盘子里,然后把自己碗里的鸡蛋挑到苏沐秋盘子里,动作流畅。

“……你在干什么?”苏沐秋拿着筷子一脸懵逼。

“不是说跟我换吗?我吃番茄你吃鸡蛋,省得你又吃不饱。”

叶修挑得仔细,还悄悄藏了两块排骨在苏沐秋盘子里,然后把餐盘放回苏沐秋面前。

苏沐秋看着回到自己面前的盘子,还没来得及说话,叶修身边的女孩就不高兴了:“吃不饱不能自己点吗?叶神下午还要练实战,体力不够怎么办?”

说着她准备把自己盘子里的东西分给叶修,叶修却拒绝:“不用了,我刚好点多了,今天的番茄有点酸他不喜欢我才擅自换的。”

苏沐秋看着碗里露出一角的排骨不知道该说什么,叶修一直在默默帮他他都知道,但是现在才发现好像有一点太超过了,他是不太喜欢吃酸的,但是仅仅是不喜欢而已,不是不能吃,这种行为太容易引起误会了。

“那你为什么不直接点炒鸡蛋呢?”女孩问他。

苏沐秋被问得有点恼,之前对他态度不好他都识相地不说话了,现在点个番茄炒鸡蛋也要被质问,凭什么啊?番茄炒鸡蛋和单纯的炒鸡蛋又不是同一种味道,而且点之前他又不知道番茄这么酸,怪他咯?

但是也没办法跟小姑娘生气,他只好憋着,硬邦邦地起身去拿一次性餐具回来打包,说:“我还有点事,回去吃了。”

“等下,你下午去哪儿?”叶修叫住他。

“我……”苏沐秋想说关你什么事,又意识到不该迁怒叶修,只丢下句“就是有事”就一个人回宿舍了。


叶修下午不会回来,之前女孩请他继续教早上的动作,叶修答应了。明明已经听到他们下午的安排,苏沐秋却还是希望叶修下午回宿舍,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书都看不下去。

把手里三百多页的课本翻来翻去,苏沐秋知道自己是无心复习了,他叹了口气,倒在床上准备睡个午觉起来再战,结果抱着被子滚来滚去十几分钟硬是睡不着,一闭上眼就是叶修和那个妹子在一起并且要求他搬出去的场景。

“好了我知道了别再说了!”

苏沐秋烦躁地用枕头捂住脑袋,黑暗中自己的心跳声清晰极了,咚咚咚咚,一下一下,他听到它在说不好。

不好,不想跟人换宿舍,不想叶修跟别人在一起,苏沐秋猛地抬起头——这是喜欢叶修的意思?

有点恐怖,苏沐秋把枕头一扔,给自己倒了杯茶冷静一下,可冷静过后,他发现他好像是真的喜欢叶修,如果不喜欢不会买什么都送他一份,不会在知道另一个男主角是他之后窃喜,不会轻易接受他的好意,不会介意他身边的Omega甚至吃醋。

喜欢上兄弟,想想还真是有点糟糕啊……


叶修这些天都在准备实战考试,顺便给班上基础稍微差一点的同学辅导,不过他接触得最多的还是那个Omega,苏沐秋有时都能在房间里闻到她的味道。

“她很厉害吗?”苏沐秋看着汗流浃背穿着件背心跑回来的叶修问道。

“你说谁?”叶修喝水的动作一顿。

苏沐秋小心翼翼地说出了那个Omega的名字,他不想让自己听起来像在吃醋。

“哦,”叶修想了想,说:“底子太差,估计以后进不了联盟。”

苏沐秋放心了,然后又有点同情那姑娘,就算是练习,叶修打起来可是一点情面不留的,被他摔到地上特别疼:“那你今天把她撂倒了几次?”

“怎么会,我都是点到即止的,要照顾人家的自尊心。”叶修把水杯放下,边擦汗边说。

“靠,你怎么就不知道照顾一下我的自尊心?”苏沐秋想起之前跟叶修打练习时候的被他按倒在地上动弹不得的惨状,非常愤怒。

“她跟你又不一样。”叶修说着又喝了口水,他的视线移到地上,没看苏沐秋的脸。

“哪里不一样,我也是Omega!”苏沐秋说。

叶修不好意思说清楚,憋了半天,问:“你这是要我也让着你?”

“……”苏沐秋一愣,恼怒的情绪瞬间消失,他不需要叶修让他,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些伤心,他背过身装作笑嘻嘻的样子说:“不是的,我刚刚胡说八道,别理我哈哈。”


武器制造理论考完之后,苏沐秋顿时觉得自己的脑子都空了一大块,他走出考场,心情愉快,全身轻松。离晚饭还有段时间,叶修昨天的实战考试拿了院内第一,说要请苏沐秋吃饭庆祝,苏沐秋自然答应了,走着走着,他就决定直接去训练场找叶修。

暗恋叶修的那个Omega需要补考,叶修今天下午也在指导她,苏沐秋慢慢蹓跶到训练场,却发现叶修根本不在里面,他随便找了个人问了一下,那人说叶修在301教室。

苏沐秋没有多想,往教学区走去。301是间空教室,在拐角处,那里只有一间教室,苏沐秋远远就听到了音乐的声音,他好奇地加快步伐,离门只有四五步的距离时,从半开着的门看进去顿时就不想再找叶修了。

原来实战训练就是跳舞吗?果然是不一样的,苏沐秋想着,没打扰他们,默默离开了教学区。


苏沐秋一回宿舍就睡下了,叶修给他打了几个电话他都没接到,醒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晚饭也没得吃了。

“饿了吗,我给你带了饭,热热就能吃了。”

叶修起身去热饭,回来后把饭递给苏沐秋,又在苏沐秋床前坐下,关心地问:“你怎么了,是发情期到了吗?”用完抑制剂后苏沐秋的身体总会有点不舒服,食欲不振、犯困只是其中一些症状。

苏沐秋摇摇头,他的发情期还早,可能是因为睡太久睡迷了,头疼得厉害,话也说不出来,只能用摇头表示他没什么事。

“好吧,不管怎么样,先吃吧。”叶修说。

苏沐秋慢慢吃起来,直到吃完两个人都没有说一句话。

“还不舒服?”叶修把一次性的碗筷扔到垃圾桶里,回来问道。

苏沐秋再次摇摇头,说:“没有。”

“那……明天还去吗?”叶修问。

“去什么?”苏沐秋茫然。

“我们院的舞会啊,你不会不想去了吧?”叶修黑线,他都专门去学跳舞了,这家伙居然不想去了?

“不是。”苏沐秋想起来了,说的是叶修他们院一年只举办两次的舞会,上个月说好一起去的。

现在还是很想跟叶修一起去舞会,只是不想勉强,苏沐秋说:“如果你想邀请其他人去的话可以跟我说,没关系的……”

“什么邀请其他人?”叶修不明白。

“我看到你下午在跳舞了,就、就是不用勉强,想邀请别人的话……”苏沐秋不想说得太明白,有点语无伦次。

“啊,你看见了?我是不会跳舞,帮她准备实战她教我跳舞,你放心我已经学会了,不会踩到你的脚的。”叶修有点害羞。

“……”

“对了,你衣服借到了吗?”叶修忽然想到这个问题。

“什么衣服?”

“正装啊。”

“啊,啊!”苏沐秋想起来叶修提过这个舞会必须穿他们学院的正装,而他这些天忙着考试,完全忘记了。

“你今天是怎么了?”叶修无语,说要去舞会的是这人,结果又是什么邀请别人,又是忘记借衣服,“是真的不想去吗?”

“不是,我想去!”苏沐秋忙说,“你们院的正餐那么好吃,我要去的。但是……我忘了借衣服了。”

“都这么晚了……”叶修抚额,“算了我去帮你借吧。”


要去舞会的人很多,到这个时候衣服已经不太好借了,叶修出去半个多小时才回来,扔给苏沐秋一套黑色的正装,一本正经地说:“没有男式的了,将就一下吧。”

苏沐秋脸一黑,刚准备把女式的衣服扔给叶修,就发现这套可不是女装:“这不是你自己的吗?那你穿女式的吗?”他有点感动。

叶修扯了下嘴角,说:“跟你开玩笑的。我找人借了套,他是Alpha我怕你穿着不舒服,所以你还是穿我的吧。”

“好。”苏沐秋低下头,掩饰自己脸上的热度,“我会洗干净还给你的。”

“不用了,我自己洗。”叶修说。

舞会过后,苏沐秋还是把叶修的正装洗净烘干熨好才还给他。

叶修看着完好的外套有些失望,可他很快打起精神来,不能着急,总有一天他会把第二颗扣子送出去。

苏沐秋也忐忑了几天,见叶修完全没有反应才安下心来。除了制服上的第二颗纽扣,剪掉那根带子也算是表白,叶修不一定知道它的意思,但他没有拒绝就当是答应了。

他们都不知道,即使未曾开口,这份心意也早已经悄悄地传到了对方手中。



评论(14)

热度(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