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贫贱之交不可忘

5.16

叶修退役直接回老家,不带一丝留恋的,挥一挥衣袖,没带走一片云彩。

一个星期过去,一通电话也没打回来。

苏沐秋在心里痛骂了叶修三天三夜,然后又痛骂了自己三天三夜,要知道这货从前回家偷身份证也是这样电话也不打,白白害得他担心了一个多星期,他早该知道,叶修这次回家肯定就把他忘个干干净净了,单方面绝交了——绝交要趁早,他怎么就是不明白?

说到底,还是叶修的错。

没良心,白眼狼!

辣鸡叶修,毁我青春,颓我精神,耗我钱财!

同样是退役人士的苏沐秋坐在凳子上长吁短叹,旁边研究装备的关榕飞终于忍不住了:“吵死了,要嚎出去嚎!”

苏沐秋一个啊字尾音还没落下,只好生生憋了回去,手揣口袋里怒气冲冲地离开,一走到外头就碰上邱非,邱非礼貌地跟他说前辈好就回训练室去,苏沐秋冲他笑了笑,想转头调侃叶修说你教出来的小徒弟都当队长了怎么还这么一板一眼,结果扭头过去只能看到贴在墙壁上的宣传画,他有些怔忪,只一个人默默靠着训练室外的墙壁,渐渐感觉整个人都被掏空——之前真没想到,身边少了个人居然会这么不习惯,想讨论下后辈都没人能在一旁听着。


苏沐橙也有了新欢,她买了只金刚鹦鹉,每天逗鸟乐不思蜀,根本不理她哥半死不活的痛苦。

苏沐秋看着叶修留下的那些旧东西,每天睹物思人,相思病犯,苦不堪言,找她妹谈心被拒绝不说,还要成天听到那只可恶的鹦鹉叽叽喳喳。

“你能不跟黄少天玩了吗?”苏沐秋很严肃地给他妹提建议。

“不行,”苏沐橙想都没想就拒绝,“交友自由。”

“那你能不能禁止你的鹦鹉跟黄少天交流,我的耳朵要炸了。”苏沐秋提溜着鹦鹉脑袋上的一撮毛说道。

金刚鹦鹉开始尖叫:“坏蛋!坏蛋!”

苏沐橙心疼地扒开他哥的手:“小豆子的毛很珍贵的,不能揪。”说着,还用责怪的眼神瞪了苏沐秋一眼。

首次感受到在家里地位下降的苏沐秋悲从中来,耷拉着脑袋回自己房间打荣耀,一上线正好碰到野图Boss刷新删,他二话不说带着队就上了。

来了这么尊大神,嘉王朝会长可不敢怠慢,毕恭毕敬地私聊秋木苏问是不是银武研究需要其他材料了。

外头的鹦鹉还在嚎:“更年期!更年期!”

苏沐秋冷冷一笑,只回了一个字:“杀!”


没过多久,有人就给闲着没事做的苏沐秋找了件事做——首届荣耀世界邀请赛,竞技总局邀请他以银武人员的身份参与其中,恰好参与者有嘉世队员,陶轩也想让他跟过去看着,直白点说就是去当保姆。

苏沐秋听闻这消息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答应或者不答应,而是想打个电话给叶修跟他炫耀炫耀——看吧叫你跑那么快,现在哥要去世界舞台上展示自己了,你记得准时等在电脑前收看——可末了苏沐秋又觉得自己无聊,现在都不联系了,还跟谁称兄道弟呢?叶修回家吃香的喝辣的,哪里还能记得他们这些人。

苏沐秋一直都没有从莫名其妙的失落之中缓过来,苏沐橙都明显感觉到苏沐秋是真的不太对劲,明显的症状就是她一提到叶修他哥就岔开话题,可详细问起来苏沐秋也只叹口气,然后说没事。

没事没事,再过段时间,习惯就好,苏沐秋这么跟自己讲。

直到国家队集训集合那天,看到以领队身份出现在众人面前的叶修,苏沐秋的心情也没有好上哪怕一点,不激动也不气愤,除了躲叶修躲得积极,其他时候就跟条咸鱼没有什么差别。


集训结束叶修才好不容易逮住苏沐秋,他把苏沐秋拦下来问:“闹什么别扭呢?”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苏沐秋干脆转身换了个方向继续走。

“……”叶修加快步子赶上他,“到底怎么了?”

“没怎么,”苏沐秋停下来斜睨了叶修一眼,“不劳您关心。”

“这么说就没意思了吧?”叶修说道。

“有什么意思,好歹十来年朋友了,回家就不联系,还问我什么意思,”苏沐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贫贱之交不可忘这话你大概是没听说过吧。”

叶修沉默片刻,说:“我觉得你这句话用得不对。”

“哦。”苏沐秋无聊地掀了掀眼皮,越发不想理这人了。

“下一句比较合适。”叶修又说。

“下一句?”苏沐秋一时还真没想起来下一句是什么。

“我们之间应该是,糟糠之妻不下堂。”叶修一本正经地说。

“……”这下苏沐秋是真的动不了了,“叶领队,我觉得你这个人吧,很有问题……”

“我是有个人问题,要不你给解决一下?”叶修笑着问。



评论(16)

热度(1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