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好气啊好想到9000

-------

有人说,金鱼的记忆只有七秒,叶修觉得苏沐秋的记忆可能连七秒都没有,说他是金鱼脑都侮辱了金鱼。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老叶我有件事要跟你说”和“完蛋我忘记我要说什么了”成了苏沐秋的口头禅,次数多了,叶修也对苏沐秋那些遗落在记忆里的事充满好奇,当然了,也充满无奈。

如果说苏沐秋是故意恶作剧,叶修心里的好奇不会这样强烈,偏偏叶修就是能确定,苏沐秋不是故意的,他是真的忘记自己想要说什么,那迷茫的眼神真得不能再真。

苏沐秋也对自己偶尔消失的记忆感到苦恼,不过他总能很快忘记这份苦恼,全身心投入到第十赛季的比赛之中——或许正是因为比赛压力大,苏沐秋脑子里装不下其他事情,才变得如此健忘。

随着联盟的发展,冠军是越来越难拿,苏沐秋和叶修都为此感到无比高兴,可也对几年来没再落到嘉世手里的冠军奖杯有些遗憾。这是他们认识的第十三年,是他们并肩作战的第十个年头,也是他俩的最后一个赛季,这个冠军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年初的时候两人就交流过,打算打完这个赛季就退役,他们跟陶轩通过气,陶轩也对二人的决定表示理解。虽然没有再交流过退役这事,但两人心里都明白,无论这一赛季结果如何,都不会改变他们的决定,到如今,两人心里都只有“全力以赴”这四个字。


全明星周末那天,叶修一如既往准备提前上场,苏沐秋却拉住了他,叶修以为苏沐秋是有什么事情要嘱咐,跟着他走到角落里,结果两人大眼瞪小眼,半天都没人开口。

“怎么了?”叶修只好做打开话匣子的那个人。

苏沐秋的眼神闪烁了两下,说:“一会儿你就不上来了?”

“不上了吧,只能你一个人了。”说到这里,叶修也感到有些抱歉——今年全明星有个活动,提前通知了他们,但是叶修依旧不准备上台,到时候苏沐秋只能一个人站在台上。

苏沐秋低头哦了一声。

叶修又等了一会儿才说:“你刚才不是想说这个的吧?”

“嗯,”苏沐秋没有否认,“可是……”

“你忘记自己想说什么了。”叶修自然地接了下去,“真是的,老是吊人胃口,过分了吧?”

“是真的!”苏沐秋笑了起来,他拍拍叶修的肩膀,“行吧,你快过去,一会儿看我一个人顶他们俩人,咱们嘉世不虚。”

叶修也笑了,他看着这张明媚的笑脸心情自然而然地一起开怀起来,某种感觉呼之欲出,可要形容也形容不出,只是堵在心里闷闷的,不畅快却也不难受。

直到苏沐秋提醒他时间不够了,他才冲苏沐秋点点头,说了句“辛苦了”便慢慢往赛场上走去。


有两位老将的嘉世战队并不如众人猜测的那样已经垂垂老矣,他们不仅顺利进入季后赛,还顽强地打到半决赛。

半决赛对战老对头霸图战队,这并不是场轻松的战斗,主场险胜,可没有人敢对接下来的战斗掉以轻心。尽管已经打算退役,叶苏二人还是没有停下训练,下午复完盘之后还留在训练室里做常规练习。

叶修要比苏沐秋先开始,也比他先做完。在等苏沐秋一起去吃饭的时间里,叶修无聊地翻起自己的QQ列表,突然看到一个很久没有登陆的朋友的QQ签名:

听说鱼的记忆,只有七秒,七秒过后,记忆为零,一切归于平静,所以它的爱情只有七秒,七秒的爱情原来就是一生,而我们的记忆却只能搁浅。

叶修冷不防被这句话给吓到——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咯噔那一下是因为什么——他扭头看了旁边看着操纵着沐雨橙风翻滚、跳跃的苏沐秋,鬼使神差一般地,拍了那人的后脑勺一下。

这种常规训练他们都做过无数次,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此时苏沐秋并不追求记录,而是单纯地练习,突然被打扰手上动作依旧很稳,眼睛的余光还能飘过来,那凶狠的眼神分明在说你最好给我个解释不然等哥做完这个有你好受的。

叶修心里有些异样,他没说话,继续翻看列表,里头的头像大多是灰色的,好些人上次登录都是几年前的事了,那些退役的职业选手如今都不知道身在何处。

人难免有些惆怅。

结束训练的苏沐秋并未体会到叶修突然的感慨,只瞪向叶修问:“你干吗?”。

“什么干吗?”叶修很快从那种情绪里出来,他装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

“呵呵,你,”苏沐秋皮笑肉不笑地扯了扯嘴角,“刚刚打我干什么?”

“有吗?”叶修惊讶脸。

“有!”

“是吗,我忘记了。”

“???”

“我真的忘记了,你不也老是忘记事情?”

“……你这人真的很幼稚,我都说我是真的忘记了!”

“我也是真的忘记了!”

“……”


闹完一阵子,叶修莫名感到安心——苏沐秋的记忆应该比七秒要更长一些。



评论(11)

热度(6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