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Drowse

the show must go on相关

————————————


晚上七点多钟吃完晚饭后,母亲忙着收拾碗筷,父亲回书房处理公务,家里的门铃忽然响起来,正准备回房间的叶秋只好又从楼梯口绕回来开门。

叶家客人不多,也很少有客人会在这个时间过来,叶秋心里正纳闷,打开门之后看到一张意料之外的脸,把他吓了一跳——如今红遍全国的摇滚乐队主唱正站在他家门口,没有化妆,也没有任何伪装,就这样大大方方地站在他们家门口。叶秋把门稍微掩了掩,他压低声音:“你来干什么?”

苏沐秋笑眯眯地把手里的东西提高了一点:“想送点东西给伯父伯母。”

“……叶修让你来的?”叶秋问,又四处看了看,可惜没找到叶修的身影,“他人呢?”

“是我自己想来的。”苏沐秋说。

叶秋扶额,面对苏沐秋,他不知道该用怎样的语气来提醒他他在这个家里不受欢迎比较合适,说是客人也不是客人,说不是客人却又是客人,苏沐秋的身份跟叶修一样尴尬。

叶修拎着行李离家出走让父亲大发雷霆,得知叶修组建了一个摇滚乐队之后父亲更是放话不再认他这个儿子,这个名字成为家里的禁忌,一旦提起来必然会吵架。前两年叶修回过一次家,那时奇迹虽然没有现在这样家喻户晓,但是也是能在国内排上前十的摇滚乐队,可惜这样的成就对父亲来说依旧不值一提,他固执地想让叶修找份正经工作,而叶修也固执地坚持要做音乐,结果当然只有不欢而散。

后来叶修私下约了叶秋,把苏沐秋介绍给了他,叶秋才知道那次回来,叶修只是想要把自己的恋人介绍给家人,可惜还没来得及把苏沐秋带回去自己就被扫地出门了。

“他不知道我回过家,你就不要提了。”叶修在门外抽烟的时候顺便叮嘱了叶秋几遍,叶秋点点头,再三保证不会提之后叶修才把他带进去。

对苏沐秋,叶秋说不上熟悉,只知道他是哥哥乐队的主唱,也是哥哥的恋人,哥哥很在乎他,仅此而已,不过仅凭最后一条,他也不能让苏沐秋跟父亲母亲见面。家里虽然从来不主动关注叶修的近况,但无处不在的奇迹足够让他们认清乐队所有成员的脸,父亲对苏沐秋绝对不会有什么好气,既然叶修不想让苏沐秋在自己家里受到冷遇,叶秋也不希望他在这里难堪。

叶秋想了想,接过苏沐秋手里的东西,说:“谢谢你,你的心意我会转达。”

苏沐秋点点头,说了谢谢便离开。

回到屋里,母亲看见叶秋手里的东西,便问:“是谁来了?”

“一个朋友。”叶秋说。

马上就是中秋节,有人送东西过来也正常,母亲没有怀疑,她把东西接过来看了看,高兴地说道:“哎呀,是A市的特产,之前跟你爸去过几次,可惜时间不对,都没买到。”

看得出来苏沐秋送礼物是用了心的,可叶秋也只能叹气,回母亲道:“你喜欢就好,他应该会很高兴。”

本以为事情就这么过去,结果第二天差不多时间,门铃又响起来,叶秋心里一沉,抢着去开了门,果然又是苏沐秋。

“今天又来送东西?”叶秋问道。

苏沐秋说是啊,把手里的东西递给叶秋,也没要求进去,道谢之后便离开。

第三天叶秋干脆等在门口,苏沐秋停好车走过来笑道:“等着收礼物了?”

“你还要送多久?”叶秋问。

他是真有点怕了,今天母亲就问了这两天的礼物都是谁送的,他们都很喜欢,想回礼或者至少当面道个谢,叶秋草草敷衍过去,但是再这样下去他们迟早会见面。

“没几天了,”苏沐秋想了想,“这周日我们就要去C市了。”

今天周三,离周日还有三天,也就是说苏沐秋还要连续来三天。叶秋说不出重话赶他走,实在不知道怎么办了,问:“叶修知道吗?”如果这是叶修的意思,那他就干脆不管了。

“他不知道,”苏沐秋说,“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没关系的。虽然叶修从来没跟我说过,但是我都知道。”

“你知道还来?”叶秋忍不住提高了声音,意识到自己太激动了,态度不太好,只好看看其他地方让自己平静一点,可惜还是无法平静下来——这一个两个的都不让人省心!

“谢谢你。”苏沐秋说完再次离开。

第四天门铃响起来的时候,叶秋跑过去开门,母亲在厨房里探出头问:“是哪位客人天天送东西过来啊?”

“就是一个朋友。”叶秋含糊地应道。

门外的苏沐秋还是满面微笑,叶秋都有些没脾气了:“今天送的谁喜欢的东西?”前天送的是父亲喜欢的洋酒,昨天送的是母亲喜欢的限量版胸针,苏沐秋这功课做得真是非常足。

苏沐秋看了看自己手里东西,说:“这次的你应该会比较喜欢。”

叶秋有点惊讶,也有些不好意思:“我就不用了吧?”

“要的,谢谢你帮我传达心意。”苏沐秋把手里的东西塞给叶秋,还用叶秋第一天的话开了个小玩笑。

“其实不用这样的,也改变不了什么。”叶秋知道苏沐秋是想帮叶修缓和跟家里的关系,可是父亲跟叶修一样固执,做什么最后大多都是徒劳无功的。

“不试试怎么知道呢?”苏沐秋说,“马上就中秋节了,就是想送点礼物,你也不要想太多。”

“……”怎么可能不多想?

“对了,别告诉叶修啊。”苏沐秋冲叶秋眨眨眼。

这两个人也真是够了……

两人正聊着,母亲放下洗了一半碗,擦了擦手走过来,说:“怎么每次都不请人家进来坐坐……”话还没有说完,走到门口看见苏沐秋的脸不由得愣住。

叶秋被突然过来的母亲吓得心脏都要跳出来了,他转过去,无奈地问:“妈,你怎么出来了?”

“我就是来看看……”叶母盯着苏沐秋的脸,有些难以相信那个出现在各种海报里的大明星正站在他们家门口。

“伯母好。”三个人里最镇定的就是苏沐秋了,他笑着对叶母打了个招呼。

“这是?”叶母把视线转向叶秋。

“他叫苏沐秋,是哥哥的男朋友。”叶秋只好硬着头皮介绍。

母亲的眼睛里闪过不知名的光,她沉默了十几秒,说:“先进来坐吧,外头风凉。”

叶秋把苏沐秋带进来,给他拿了一双拖鞋,苏沐秋看着跟叶秋脚上那双一模一样的拖鞋,好奇地问道:“这是叶修的?”

“是的,妈妈经常洗,上面没什么灰。”叶秋说。

苏沐秋换上拖鞋,跟着叶秋在客厅坐下,叶父也出来看了一样,不过没有说话就回到书房去了。

叶母去厨房烧开水,泡了一壶红茶,在苏沐秋对面坐下,她问:“是你一直送礼物?”

“是的,”苏沐秋点头,“希望您能喜欢。”

“我很喜欢,谢谢你,破费了。”叶母端着手里的茶杯垂下眼,又停顿了十几秒,“叶修现在过得好吗?”

“挺好的,生活习惯正常了不少,早睡早起,经常锻炼。就是还爱抽烟,怎么说都不肯改……”苏沐秋说着说着就有了点抱怨的意思,意识到之后他便不好意思地停了下来。

叶母听得入神,直到他停下来才疑惑地看向他,然后了然地笑了笑说:“他爸年轻的时候也是老烟枪,都是遗传的,老了就知道了。”

苏沐秋笑着点点头:“我不会放弃的,一定让他把烟戒了。”

“那可难咯,”叶母打趣,又问:“你们在一起多久了?”

苏沐秋思考了一下,说:“我和叶修小学的时候参加过同一个钢琴夏令营,您可能不记得我了,那时候我们就认识了。不过后来一直没有联系,大学之后我们重逢,现在在一起有几年了。”

“那,这几年你们都是……”叶母有些犹豫。

苏沐秋知道她想问什么,他答:“我们一直都只有彼此。叶修是全身心投入到音乐之中,从没有放纵自己。”圈子里确实有那种私生活极其混乱的人,这确实是摇滚乐队的特性之一,放纵是外界给摇滚乐队贴到标签,这些标签让一些保守的家长视摇滚如洪水猛兽,很难反驳,但是事实是也存在一些异类的乐队。

听到苏沐秋的话,叶母稍微放心,她往书房的方向看了一眼,又继续跟苏沐秋聊起来。他们聊到叶修青春期叛逆的事,聊到叶修大学时期的打工经历,聊到苏沐秋的身世,聊到乐队里的故事,不知不觉一个多小时过去。

叶秋不再提心吊胆,他看得出来母亲对苏沐秋是不反感的,甚至是能说喜欢的——也是,苏沐秋看起来这么真诚、这么无害,谁会讨厌他呢?

与叶父不同,叶母一直对叶修心怀愧疚,她总觉得是她让儿子从小学习音乐才使他走上这条不正常的路,现在知道他过得很好,他的生活跟上班族没有什么区别,而且他很幸运,热爱着自己的工作,她心里的负罪感才减少了一点。

“想请您亲眼看看我们的世界,其实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苏沐秋临走前把一直带在身上的三张VIP票递给叶母,这才是他这些天的目的。

叶母看了看书房半开的门,犹豫了几秒还是接下了,她看着票上的日期时间,说:“如果有时间的话会去的,谢谢。”

叶秋送苏沐秋出门,走到门口忍不住说道:“你真厉害,我都紧张死了。”

“我背后都汗湿了,你没看到而已。”苏沐秋并没有叶秋想象中那样淡定,毕竟是恋人的父母,他希望自己的擅作主张不会给叶修带来负面的影响。

“你们的演唱会是明天晚上?”叶秋问,票在母亲手上,他还没看。

“是的。”苏沐秋说。

“不知道爸爸去不去。”叶秋有点担心。

苏沐秋也轻轻叹了口气,说:“慢慢来。”

周五下午吃完饭后,苏沐秋没有再来,叶家三个人都坐在饭桌上没动,叶母状似无意开口:“反正晚上没事,我这里有三张票,不如去看场演出?”

叶秋悄悄瞟父亲的脸色,心脏一点点下沉。

三个人沉默了很久,叶父才开口:“好啊。”

叶秋在车上给苏沐秋发了条短信,苏沐秋还跟他开了几句玩笑,又给他发了一张偷拍叶修侧脸的照片,他把照片拿给母亲看,母亲把图片放大看了许久,才说:“气色不错。”

VIP的待遇很好,不仅离舞台近,每个区域还有单独的隔间。叶秋是第一次看现场的演唱会,绚丽得不像是摇滚乐队的演唱会,而是某场盛大的典礼,他没有特意买过奇迹的专辑,可神奇的是有些音乐响起来他居然能跟着一起唱几句。

他们四个人站在台上,完完全全掌控着台下的所有情绪,所有人都慢慢被他们的情绪所感染。

让叶秋印象深刻的有两个场景,一个是苏沐秋站在台上问“你们喜欢叶修吗”,震耳欲聋的“喜欢”与尖叫响彻云霄,另一个是一首不知道名字的慢歌里,苏沐秋唱着“我依然深爱着你”时,他和叶修对视的眼神让人看着就耳朵发热。

父亲的表情变了变,尽管他不想表现出来,但是确实有什么在慢慢改变。

安可了两首歌才散场,回家的路上母亲让叶秋回去给她把今晚的几首慢歌搜出来,她说它们让她想起年轻的时候,而父亲一直没有说话,直到在家门口停好车,他才慢慢点燃一根烟,对叶秋说:“明天中秋节,请那个苏……苏沐秋来家里吃顿饭吧,把叶修也叫上。”

叶秋忽然眼框一热,低头说好。

这一晚上,叶秋心里多了很多东西。其实从前他也不懂叶修的世界,他的那个哥哥总是很有主见,有自己的想法,并且会固执地往自己想去的地方走,叶秋总觉得自己理解他又不理解他——那些东西真的有那么重要吗?其实问题并不在这里,而是叶修追求的东西真的有那么糟糕吗?只要试着去走进看一看,就会发现它们并不糟糕,跟其他的梦想一样伟大,要理解叶修一点也不困难。

叶修过得很好,并没有如他们所想误入歧途,这样他们还要反对什么呢?



评论(9)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