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天使

一个用力过猛的番外,ooc+矫情,请谨慎选择是否观看(另外并不想被其他人看到,所以手下留情别点小手……

bgm:天使by五月天

 <<<<<<<>>>>>>>

“你有什么阴谋?”苏沐秋狐疑地看着叶修。

“怎么能这么说呢?”叶修作痛心状,像是被不孝子伤透了心的老父亲,“让你去上学你还这么猜忌我。”

“呵呵。”苏沐秋同学表示不买账。

“长大了就是不可爱了,”叶修装模作样地叹气,“都敢不听大人的话了。”

“我比你还大几个月。”苏沐秋鄙视。

叶修用诡异的目光盯了他几秒,然后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另一只手顺着他的腰侧从他口袋里摸出手机,换到自拍模式递给他,说:“来,看着你这张脸,说你比我大。”

说着,他还站到苏沐秋身边,半蹲着让自己的脸入了镜头。

叶修不过三十来岁,正值壮年,这些年和小苏同学一起生活,作息规律,气色比二十八岁那会儿还要好,熬夜的浮肿也没了,风度翩翩得跟叶秋一个样。不过和旁边嫩得能掐出水的少年比起来,他这张脸确实成熟多了。

刚刚还因为肢体接触有点心猿意马的苏沐秋,此刻简直像被点燃了引信的炮仗。

被、被鄙视了……

不仅是年纪,还有身高!

自认心理年龄比叶修大,可惜肉体年龄还没有十七岁的苏沐秋气得脸通红,推了叶修一把,怒道:“你等着,迟早比你高!”

明明还只是个小鬼,叶修暗笑,不过这话没说出口,再撩某人就真的要炸了。

“说真的,现在联盟的年龄限制又严格起来,你现在去兴欣只能呆在训练营,青训营好像最多管到高中,我说你不如去找所大学念,到时候成年了再参赛,也不迟。”他继续说。

联盟的规矩多多少少有些变化,对年龄的要求松了又紧、紧了又送,这几年是愈发严格了。电子竞技虽然再不是上不了台面的职业,不过公众对未成年人为了打游戏辍学还是无法接受,联盟权衡再三,决定守住十八岁这条线。

苏沐秋不说话。

“上大学也能打荣耀啊,边打荣耀边上学,游戏学习两不误,你不想试试?想想你罗辑哥哥,安文逸哥哥,都是……”

“叶!修!”故意把重音咬到“哥哥”上是几个意思?

“好了,不闹了,我是认真的,你考虑下呗。”叶修正经起来。

苏沐秋想说些什么,叶修又补充一句:“学费你不用担心,以后赚钱了再还我。”

“你为什么这么想我去上大学?”苏沐秋想了想问。

老实说,大学是他两辈子都没想过的事,上辈子没那个条件,这辈子他已经找到了自己的方向,不需要大学他也能在游戏里叱咤风云,电竞对年龄的要求反倒使高学历变成了一种负担。

如果这么对他说的人是他的父母,或者换作任何一个人,他都不会这样疑惑,但是这么说的人是叶修,那就很值得琢磨了。

叶修会在意学历?别开玩笑了,他肯定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奇怪想法。

“与其在训练营那里虐菜,不如花点时间学点知识,也是一种新的体验嘛……”叶修继续游说,说得头头是道,似乎上大学真是人生不可或缺的一环。

看他那么卖力地违背自己的良心夸大学,苏沐秋一个不留神就答应了:“那好吧。”

接着,就见叶修点点头,露出了满意而欣慰的微笑,满眼都是“孺子可教也”。


兴许是因为没有心理压力,苏沐秋高考超常发挥,分数在B市能上一所不错的学校。

然而叶修没有对此发表任何意见。无论是选学校还是选专业,他都表示“你高兴就好”,这让为了试探叶修意图故意提了几个不靠谱提议的苏沐秋郁闷非常,叶修的反应让他有了些不太妙的预感。

患得患失,苏沐秋用这四个字总结不祥预感的源头。最后他放弃了更好的学校,选择了离家最近的大学,美其名曰“节省住宿费”,叶修闻言也只是抽了抽嘴角,没给出什么反应。

大学和中学完全不同,有更多的私人时间和自由,是学是玩全凭自己决定,不过学费都交了,苏沐秋自然不会荒废上课时间,该学习的时候学习,课余就做做叶修提到的训练,偶尔到工会打打酱油。

没课的时候就回家,其实和从前没什么两样。

就叶修那直白得不行的态度,时间一长,苏沐秋对他的想法有了眉目。发现叶修可能在刻意拉开他俩的距离,苏沐秋难免有些泄气,他能猜到叶修这样做的原因,却也没有什么好的应对方法。

或许真的是有一定的雏鸟情结。是叶修带他回家,接受了别人无法接受的他,他牵着他的手走过大大小小的街道,在他伤心难过的时候拥抱他,容忍了他的任性和各种各样的坏习惯。

从前生活逼迫他学会坚强,现在是他让他一点点变得坚强,自然而然地长大。

但这份喜欢,不仅仅是依恋。

偶尔能梦到从前的事,梦中还能体验到那些瞬间的悸动,那是种非常特别的感觉。在那间只有一台电扇的房间里,对着配置差得不行的电脑,主机发出的轰鸣声比电扇声还要响亮;有时候是在网吧里,来来往往客人脚步凌乱,而他敲击键盘的声音永远有条不紊;有时候是在去接沐橙的路上,夕阳染红半边天,他们三人踩着树的影子回家,和真正的一家人没有什么不同。

就像秋木苏背后有一叶之秋,他一直在他身边。

无论在哪里,只需要偏过头,就能看见他的脸。

叶修觉得他是没有想清楚,实际上他只是想要回到从前的相处模式,他想证明自己还是从前那个和他站在同一高度的苏沐秋,不需要他的保护,他们能互相保护。

不过他也明白,十年,从十八岁到二十八岁,他们都有了改变,唯一不变的是这份喜欢,或者说是爱,苏沐秋无比确定。


2月14日。

班上的出勤率格外的低,教授进来时只是挑了挑眉,没多说直接宣布“今天点名,迟到不候”,教室里的单身汪一阵窃笑。

苏沐秋虽然到课,却有些心不在焉。

旁边的姑娘显然也不是来听课的,她特地坐在这个地方,等少年坐到他常坐的地方,便传了张小纸条给他,有些抖的黑色墨迹昭示了主人内心的紧张。

“今晚有空吗?要不要一起去看电影?”

苏沐秋看了纸条一眼,友好地冲姑娘笑了一下,写下一行字。

“对不起,已经约了人。”

“是女朋友吗?”

苏沐秋迟疑了十几秒,才写下答复。

“嗯。”

虽然早就买好了票,但是其实还没有跟叶修说。在他的催促下,叶修终于买了手机,还是不常用,但比只能靠QQ联系时好多了。

苏沐秋发了条信息给他:

“今天有事吗?”

本以为至少要等几个小时才有回复,没想到才几分钟手机就震了一下。

“没有。”

“晚上没课,等你下班去看电影吧。”

“行啊。”

“那我下课去找你。”

“好。”


走进电影院,叶修被吓了一跳。

厅内站满了人,卖票的窗口已经没有售票员,上面的显示屏写着票已售完的字样。

“没票了啊。”叶修感慨。

“我提前订了。”苏沐秋说。

他们卡点卡得极好,到的时候离电影开场还有五分钟。人多,苏沐秋自然地拉着叶修的手,七拐八拐穿过人群走到检票入口,检票入场。

“你挺熟的啊。”叶修在打量电影院内的设施,他很少来这种地方,还觉得挺新奇。

都提前来踩过点了,怎么能不熟?不过苏沐秋只回答:“嗯。”

“怎么这么多人?”叶修又看看外面说说笑笑的人问。

“今天过节。这票我前几天就买了,朋友临时有事。”苏沐秋拿出事先想好的说辞。

“让你订那么早,我要是也临时有事呢?”

“那就把票转手,多的是人要,只赚不赔的。”

“……”

情人节上映的都是些爱情片,苏沐秋其实不太想和叶修看这些情情爱爱卿卿我我,他们俩对这都没什么兴趣。不过因为是情人节,他想和叶修一起做些不一样的事,选来选去,最含糊的事就是看电影了,约不会约会都能看电影,居家生活必备。

散场之后,二人默契地没对恋爱脑的片子发表什么看法,两桶爆米花吃得渣都不剩,胃里有些撑,他们决定先散散步消食再回家吃晚饭。

晚上八点多,跳广场舞的大妈们已经回家,不过街道上也有不少人在散步,多是上了年纪的老头老太太,挽着手,慢吞吞地走着。

“真好,我退休之后也要每天晚上和你一起散步。”苏沐秋感慨。

“那时候我都老得走不动了,怎么跟你一起散步?”叶修一针见血。

“等你老了,我就弄个轮椅推着你走呗,”苏沐秋无所谓地说,“说不定那时候就已经有用脑波控制的轮椅,我就大方点买一台,咱俩关系这么好了,免费借你用好了。”

“那你老了呢?”叶修问,等你老得走不动路了,我们都已经不在了,你又要怎么办呢?

苏沐秋一愣,一瞬间脑子里闪过无数东西,他发现他还是不完全了解叶修,这个人比他想象中还要温柔。他笑了笑,低声说:“别担心,我肯定能照顾自己。”

叶修叹了口气。

“叶修,我问你啊,如果你收到情书会怎么做?”苏沐秋又问。

“怎么,收到情书了?”叶修扯起一个微笑。

“算是吧……诶,别打岔,你会怎么做?”苏沐秋继续问。

“要是喜欢就答应,要是不喜欢就拒绝呗。”

“哦,那……要是拒绝,之后还能当朋友吗?”

“如果她还喜欢你的话,当朋友的话有点残忍吧,不过关键还是看你怎么想。”叶修说。

老实说,这种事他也没有经验,说的都是些偶而从电视里听到的话,他自己都不一定赞同,不过他觉得既然能播出,应该没有什么大错。

孩子大了,有了自己的世界,叶修的心情有点复杂,想一个人去抽根烟——他是个意志力很强的人,戒烟之后很少会有这种感觉了。

苏沐秋是个很优秀的人,会有很多女孩喜欢他,叶修一直这么想。

叶修并不觉得上大学比打游戏高尚,他只是想要给苏沐秋更多的选择,毕竟他上辈子没有这个机会,在有限的选择里做了最完美的选择,现在便习惯性地忽视了其他的选项。

反正现在还有时间,试着让他去见识一个更广阔的世界,不是勉强他,只是试试。

试一试,如果喜欢呢?

明明是自己让他走到一个没有他的世界,但听到他说情人节先约了其他朋友,想到他会喜欢上别的什么人,还是有些不适。

十七、八岁的时候只是朦朦胧胧的好感,如果时间再多一点点,他们或许那时就能走到一起,可惜没有如果,他对他的怀念不是情人角度的。

这么多年过去,再刻骨铭心的感情都会蒙上些灰尘,可对叶修来说,对苏沐秋的感情一直都在那里,干干净净,与少年时光一样。

想起苏沐秋的时候更多的是愉悦,能在那时候遇上那样一个人怎么能不让人愉悦呢?

叶修从来不是会沉浸于过去的人,如果苏沐秋没有回来,再过几年,等他遇上另一个人,说不定会组建一个家庭,过着普普通通却也不失幸福的生活。但是他回来了,一切都不一样了。只有一步之遥和永远触碰不到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概念,苏沐秋还在,他们住在一起,一起生活,他们可以有未来。

叶修明白,自己的确是喜欢苏沐秋的,有欲望的那种喜欢,所以他随便一撩拨就会控制不住,像个情窦初开的毛头小子一样。

苏沐秋的感情那么热烈纯粹,让人招架不住。

叶修不得不承认,苏沐秋前后矛盾的话让他有些窃喜,又为这种窃喜而矛盾。

没人比他们更懂“世事无常”的含义,他不想也不该再浪费时间,却因为苏沐秋的年纪而不得不有些迟疑——等苏沐秋再大一点,他就不再瞻前顾后。


看情人节电影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他们的相处方式没什么变化。喜欢是心照不宣的事,不过没有一个人把这事挑明,直到某个下午叶修回家,苏沐秋递给他一封信。

总要有人走出这一步,苏沐秋不想再忍下去了。


你就是我的天使

保护着我的天使

从此我再没有忧伤

你就是我的天使

给我快乐的天使

甚至我学会了飞翔

飞过人间的无常

才懂爱才是宝藏

不管世界变得怎么样

只要有你就会是天堂

像孩子依赖着肩膀

像眼泪依赖着脸庞

你就像天使一样

给我依赖,给我力量

像诗人依赖月亮

像海豚依赖海洋

你是天使

你是天使

是我最初和最后的天堂


“这是什么?”叶修看着粉色的纸问。

“我写的诗。”苏沐秋答,眼睛亮晶晶的。

叶修想了想,说:“情书啊?”

苏沐秋纠结了一会儿,又想起“愚人节”的双保险,干脆大大方方地承认了:“你答应了就是情书,你不答应就是歌词。”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笑他:“难得见你这么不自信啊。”

“你管我,总之你答应不答应吧?”

“我看不明白啊。”叶修还笑。

“咳,意思就是,叶修,跟我在一起吧,我会给你幸福的。”苏沐秋同学郑重地说,视线四处飞舞,偶然碰上对面那人的,一定火速转移。

“啧,没诚意,还用歌词糊弄我。”叶修把信折起来,就着空空的信封拍了拍苏沐秋的脑袋,脸上的笑意却是怎么也止不住。

“那你还想怎样?”明白过来叶修并不反感,苏沐秋恼羞成怒地想把信封抽回来,“不要就还我,其实今天愚人节,我刚刚都是骗你的!”

叶修抬手不让他拿到,又装模作样思考了一番,说:“骗人也要拿出点诚意来啊,至少亲一下吧?”

苏沐秋眨眨眼,确认自己没听错——叶修绝不会开这样的玩笑——难以抑制内心的喜悦,他努力让自己的表情看起来严肃一点,硬邦邦地说:“那你低下头。”

“要不要闭眼睛?”叶修笑,低下了头让他能更方便。

“闭嘴。”

还是稍微踮了踮脚尖,轻轻地碰了碰他的唇。

盖章完毕,苏沐秋同学觉得老脸一红,默默后退了几步拉开距离,悄悄把手心里的汗蹭到裤子上——真是的,一把年纪了,亲个嘴居然还会不好意思,他在心里唾弃自己。

而叶修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似乎非常不满意的样子。

“干嘛这样看我?”苏沐秋问。

“苏沐秋,我真是高估你了。”叶修摇头。

“又怎么了?”苏沐秋觉得莫名其妙。

“过来过来,我教你什么叫接吻。”

叶修把人拉过去,低头吻上了他的唇,用舌头描绘他嘴唇的形状,他能感受到他的震惊,柔软的唇瓣在轻轻颤抖。叶修趁着他呆楞的时候侵入口腔,舔吮着他口腔内壁,调戏他的舌头,他还没回过神,并没有给出什么互动,不过叶修仍然十分享受这个吻。

心里涌起一股难以自持的满足感,好像完成了很久以来一直想做的事。

不仅是拥抱,还想要亲吻他,进入他,做更亲密的事。

其实叶修也没实战知识,但是他好歹是三十多岁的人了,理论知识足够忽悠苏沐秋,而明显苏沐秋被忽悠了,晕晕乎乎的可爱模样看得叶修心情格外好。

“……”

“唉……”

不过见苏沐秋过了一会儿还是一副茫然的样子,叶修又想叹气了。

开窍开得早,可是年纪也是真的小,说是活了两辈子,实际上周围都是些小孩子,他自己也没怎么长大,懂的不少却也不多,除了荣耀和妹妹以外又什么都不在意,偏偏认定了的事还不会改,真是让人操心。

反应过来的苏沐秋皱着眉毛,说:“喂,干嘛这样的表情,你十八岁的时候也不会吧?”

“我现在会就行了。”叶修说。

“……那你会了我就不用会了嘛。”嘴上这么说,苏沐秋决定一会儿去研究一下全套程序。

“好有道理。”叶修点头,只是那语气怎么听怎么觉得是讽刺。

“本来就有啊!”苏沐秋说,他想了想,又补充道:“那真在一起了啊,你不要把我当小孩子看,别再找乱七八糟的借口了。”

“……是我错了。”

“说真的,我觉得,能遇到你真是太幸运了,两次都是。”

世界那么大,可能某个地方真的有比你更优秀的人,但是在我看来,你无疑是最好、最合适的人,再没有人能比得上你。

春风十里,不如你。


-------------

“要是我不答应呢?”

“聘礼都拿了你敢不答应。”

“你什么时候给的嫁妆,我怎么不记得了?”

“呵呵,那把却邪还我啊。”

“……这还真做不到。”

“所以,你就认命吧。”

“唉,看来没有也其他办法,只能认命了。”

“切,当我看不出来。”

“哦,你看出来什么了?”

“你爱我爱得不行不敢说啊。”

“咳,这个,哪里不敢说了,我一直表现得很明显嘛。”

“笨蛋,叫你不要想那么多啊。”

“嗯,我确实喜欢你。”

“我也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