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shuohaoyiqianziyigengdeniweishenmexiangbukai#


叶修不怀疑苏沐秋的话,苏沐秋获得信息的渠道一向很多,从学生时代起就消息灵通,现在虽然已经离开情报局,但是他总能有自己的方式——这个人就是这么神奇,能在监视下联系到叶秋,还能在被软禁的状态下弄到逃跑的装备。

“难道就没有别的可能吗?”叶修问道,他加入兴欣是偶然,苏沐秋总不至于这都能猜到,“要是我没有失去记忆,一醒过来就直接回国了呢?”

这几个月他在家里休养,顺便理了理思路,大概摸清楚这一系列事情的来龙去脉,还有苏沐秋的心态。方士谦嘴上说着不做多余的事,估计在手术的时候悄悄干了些什么,所以后来才彻底从联盟消失,没有人能得到他的消息,叶修也没能再联系到他。手术过后,零零散散的记忆慢慢重现,总有一天能全部想起来,不过记忆对于叶修来说已经不那么重要,反正无论记不记得,自己的心意都是十分清晰明了的。

“没什么区别,”苏沐秋打了个呵欠,将视线投向窗外,“针对的又不止是你一个人,只不过我一直表现良好,让他们没法下手而已。”

“你不是都主动退出了吗?”叶修看了苏沐秋一眼,他脸上也出了困倦再看不出其他东西。

“谁说是我主动退出的。”苏沐秋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脑袋靠着车窗,闭上眼感受着车身的振动,他想了半天,又说:“好吧,是我主动退出的。”

叶修笑了:“怎么突然决定淡泊名利,不想飞黄腾达了?”

苏沐秋挑了挑眉:“我什么说过我要飞黄腾达了?”

“十五岁?”叶修想了想,“也可能是十六岁吧,我们刚认识不久的时候。”

“那么久之前的事都记得,”苏沐秋小声嘟囔了句,又意识到什么立刻坐直了身体,“你想起来多少?”

“断断续续的,全部想起来可能还要一段时间吧。”叶修说着,突然板起脸来,“你要是再骗我,等以后我想起来可是要翻脸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了?”苏沐秋又靠了回去,乜斜着眼睛看叶修,“不是说不要想起我吗?”

“我可没有这么说过,是谁在造谣,方士谦吗?”叶修说着,伸手掐了一下某人气鼓鼓的脸颊,“我记得你可骗我说你跟其他人在一起了。”

“好好说话,别动手动脚的。”苏沐秋拍开他的手,不太自在地别开眼,“我说的是你已经没有Omega了,这是事实,现在我们之间没有婚姻关系。”

叶修沉默良久,才缓缓吐出一句对不起,这三个字太沉,拖得他的心闷闷地疼,这事他从叶秋口中有所了解,父亲母亲不知从哪里得知那次任务的真相,认定苏沐秋就是杀人凶手,大概还说了很多伤人的话,而这个傻家伙也不知道为自己辩解,闷着头答应了解除婚姻关系的要求。

“你对不起个什么?”苏沐秋早已经不在乎那时的事,叶修突然这么一体贴,他还有些不好意思,“我那是为了寻找第二春,没有其他原因!”

叶修啧了一声,脸上那玩味的笑容怎么看怎么意味深长。

苏沐秋翻了个白眼,拒绝继续这个话题。

“姑且算是那样吧。”叶修配合地揭过这一页,“现在我们在同一条船上,你也不用再绞尽脑汁保护我,不如我们现在来开诚布公地讨论一下过去和未来。就我先来吧,来H市之前我确实在兴欣待过一段时间,不过兴欣并不是什么反政府军,那个地区目前局势混乱,他们不过是想要自保。”

 在兴欣的经历大概是苏沐秋坚持要把他送回家里的原因,不过即使现在叶修也不认为加入兴欣是个错误的决定,如果苏沐秋对自己的逃跑路线没有规划的话,他还打算把苏沐秋带到兴欣去。

“就这点我知道的信息就想跟我交换,”苏沐秋说,“你不觉得不太够?”

“那没办法,你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我只能以身相许来换换你的故事了。”叶修看着那得意的表情有些心痒,不过也没有再去撩他。

“我的故事信息量太大,以身相许怕是也不太够。”苏沐秋说。

“那未来给你做牛做马行不行?”叶修顺着他的话调侃道。

“前几个月好像一直是我照顾着你吧?”苏沐秋笑。

“我可以帮你刷墙,以后就不用让笑笑刷,虽然不会做饭,可我会吃还能洗碗,上得了床……”叶修推销起自己,有些话说起来也不脸红。

“好了好了,”苏沐秋赶紧止住他,说的都是些什么乱七八糟的,“让我想想该怎么说。”

“请苏沐秋同志尽量还原真相,不要再做过多的修饰。”叶修强调。

苏沐秋瞪了叶修半晌才开口:“就从那个任务开始吧。一叶之秋是陶轩提议让你去的,你答应了,虽然我觉得你脑子抽了,但是这事跟我关系不大,我也不方便插手。不过在你出发的前一天,我们得到消息那个任务是陷阱,原本打算通知你取消,但是就在同一天,我们破译了敌方的密文,发现这个任务也是他们内部调查的诱饵,当时局长还在医院昏迷不醒,我和潮汐必须尽快作出决定,权衡利弊之后我们选择继续任务,潮汐还体贴地让我亲自授权签字。”

“你俩有过节?”叶修问道,明明是一起决定,署名的却只有苏沐秋一个人,大概是知道这个名字签下来是非常不讨好的,而且对苏沐秋的打击可能比对其他人的要更大。

“局长的伤势一直没有好转,我和他之中迟早会有一个接替老局长的位子。”谈起那些事,苏沐秋心里已经没有太多感觉,他时常觉得过去就像是一场梦境,那些好的坏的都烟消云散,与他没有丝毫关系了,他原本是这样以为的。

可是,突然又有一些不确定起来,苏沐秋忍不住去观察叶修的神色,叶修敏感地发现他的情绪波动,将右手覆在那人微凉的手背上,有些无奈:“你要相信我啊。”

苏沐秋沉默片刻,轻声说道:“其实我觉得那时候你多少察觉到我的身份,只是彼此心照不宣,我有信心你会理解,但是对于现在的你来说,我不过是一个陌生人,我要怎么相信你能理解之前的那些事情?”

“你对我来说是不是陌生人,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叶修叹了口气,他对应付钻进牛角尖的家伙完全没有经验。

“这是第一件,还有第二件……”苏沐秋的目光闪了闪,犹豫片刻才继续道:“我比所有人都更早知道你还活着,本来你那时候就能苏醒,但是因为一些原因,我用了些手段,让你多昏睡了一两年。”

如果F国的人体实验那时就取得成功,这场战争可能就会有与现在完全不同的走向。要做到让敌方无法察觉,继续昏睡还不如直接杀死来得简单快捷,这事要是由联盟做决定多半也是悄悄把实验体弄死,毕竟在这种试验里出事故是再正常不过的。

不过苏沐秋虽然能处理些普通的伤口,但是要糊弄敌方的专家他的水平显然不太够,叶修想了想,很快找到了答案:“你把方士谦带到F国去了?”

苏沐秋点了点头。

“就你们两个人,没有其他人知道,方士谦之前跟你也没有什么交情,你怎么让他答应跟你私自行动的?”叶修分析着,忽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

“他没答应,”苏沐秋想起方士谦在他副驾上的脸色,有些想笑,“我伪造了一份调令,那时恰好微草内部有些变动,林杰走了,方士谦还闹着别扭,看到调令也没问问王杰希就跟我走了。方士谦也是傻,等到了边境才察觉不对劲,不过那时已经晚了。”苏沐秋用手比出拿枪的姿势,顶着叶修的太阳穴,重现当时的场面:“死在这里,还是跟我走?”

“难怪’苏沐秋与狗不得入内’,他没告发你真是心地善良。”叶修摇着头感慨。

“谁知道他怎么想的,那时候每天都要唠叨一遍要让我进监狱来着。”苏沐秋眯了眯眼,“我们虽然对F国的实验有了解,但是并不深入,在那里耗了两个月时间,回来却说他是去找他的队长林杰去了,大家只当他是任性,那段时间也没出什么问题,王杰希就没有重罚他。”

“所以,他不是真的想找林杰?”叶修问。

“谁知道呢,”苏沐秋笑着感慨,“人类的心思就是复杂又反复。”

叶修分解了一下这巨大的信息量:“你是那时候参与了这个人体实验?”

“方士谦没有经验,就算混进医院过不了几天也会被发现,我就不一样了——”苏沐秋说道,“朋友给我留下了一间隐秘的实验室,我从医院里弄到实验信息,回去后让他照着做,再一起研究糊弄他们的方案——那个抑制药剂在我身上效果就挺好的,没想到AO有别,对你的作用似乎太大了一点。”

此时苏沐秋说得轻描淡写,叶修却冷汗连连,他能想象出其中的凶险,那么多实验体,成功活下来的也就他一个,还是在敌人的地盘上,苏沐秋怎么敢——

“你真是疯了。”叶修喃喃道。

“是有一点吧。”苏沐秋也不否认,“特殊时期,特殊对待,你不会不理解吧?”

“我……”叶修无语,几分钟前才说的理解,现在要他怎么自己打脸?“总之以后别再做这种事了,我怕我心脏承受不来。”

“想做也没机会了,”苏沐秋摊了摊手,“这次给你做手术已经让联盟怀疑起来,方士谦估计早就收拾包袱跑路了。”

“……”


评论(4)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