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怀孕73天

07

to 多:你让我更我就更,我岂不是很没面子!

对,没错,我就是很没面子!

---------

“你挺好的啊。”苏沐秋说完,点的虾球正好上桌,他没多想戴上手套开吃。这家店生意红火不是没有道理,那香味着实让人食指大动,隔壁桌上得早的味道在苏沐秋鼻尖勾引他许久,此时自己桌上的终于到了,他便顾不得其他。

叶修倒被自己的大胆吓了一跳,冷汗涔涔,幸好苏沐秋没有想太多,不过这家店的服务员可真会会打断气氛,每次都来得那么及时,他安心之余不免又生出一点遗憾,只好多喝水让自己好生想想。

苏沐秋一个人吃了半天,见叶修只一个劲儿闷头喝水,心下奇怪,不过立刻又想到叶修不太舒服,便好心地给叶修剥了几个虾球扔到对面的碗里。叶修抬起头来,用极为复杂的眼神盯了他几秒,看得苏沐秋寒毛直竖,思索自己是不是做错了什么事,可他往周边的桌上看过去,又觉得自己应该再给叶修剥几个虾——别人可都是这么做的——也就是说,是在谴责他剥晚了?

想想也是,易感期还到信息素乱飙的公共场合来,可不是没事找受罪么?苏沐秋为把叶修拉出来吃饭感到一阵小小的愧疚,他反思自己,不该因为身体出了点小问题就罔顾朋友的意愿,只是事已至此,肯定最好还是要吃完再走,既然都是要吃,快乐吃虾总比苦着脸吃虾强。

“总要吃饱了才有力气照顾别人嘛!”苏沐秋解释道,还傻笑了两声,试图缓解莫名尴尬的气氛。

叶修颇为头疼地“啊——”了一声,把苏沐秋吓了一跳,眨眨眼小心翼翼地说:“你真不舒服咱们就回家,其他菜能退就退,不能退算了。”

话是这样说着,脸上却刻着“我要吃不想走”几个大字,叶修都要被逗笑了,他并不是想走,而且即便真想走,看到苏沐秋的表情也走不动路了——他从来都没有能够拒绝苏沐秋,想都不曾想过,这是不是足够说明问题了?

“有句话,我不知当讲不当讲。”叶修深深叹了口气,决定直面惨淡的人生,并且正视淋漓的鲜血。

“请讲。”苏沐秋不由得严肃起来,配合着叶修的神情,坐得端正许多,说完他又觉得滑稽,“你我之间,有什么不当讲的?”

“是这样,讲了我怕你揍我。”叶修语气沉重。

苏沐秋无语半晌,看看自己又看看叶修,心想难道是他一夜之间变成两百斤的彪形大汉,让往日里嘴里手上都以亏他为乐的小伙伴如此畏惧?

可他除了肚子里多了些奇妙组织,身形上并没有多大变化,早上出门前上秤还轻了三四斤,多半是近日里身心俱疲导致形容消瘦。

“我揍你你揍回来不就完了?”苏沐秋狐疑地问道。

他们关系真铁,但是架打得也不少,两个都是Alpha,又不是需要呵护的Omega,再加上信息素上头,动手是常有的事,讨论战术的时候一言不合都能开打,常常被砸烂了宿舍桌椅的陶老板气得七窍生烟,说他俩就是犯贱才非要住在一起,直到苏沐秋买了房,假期里两个人回家打,少了几个月看到俩闹心冤家的时间,陶轩眼不见为净,血压才慢慢降下来。

“不,”叶修摇摇头,“这次你揍我我不还手。”

“真的吗?”苏沐秋乐了,他跟叶修打架从来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有个机会揍叶修不用担心被揍,可不是美滋滋?

看见苏沐秋这表情,叶修几乎能够完整重现他的脑内活动,还没开始坦白就浑身都疼,可是大A就要负起责任,他痛定思痛还是给自己留了余地:“下三路不行。”

苏沐秋一愣,他可是开玩笑的,就算曾去中央戏精学院研习三年,熟知自己的性子的叶修也应该看得出来什么是玩笑什么是认真的,而这人居然当真,难道是真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了?苏沐秋几乎立刻想起半个月前说要看看千机伞最新进展而被拿走的君莫笑——是把千机伞玩坏了还是把整张卡都弄丢了?

苏沐秋阴测测地盯着叶修:“坦白从宽,抗拒从严,早点补偿,为时未晚。”

“我怀疑,你……”叶修干笑着瞥了苏沐秋的肚子一眼,“的孩子是我的。”

“就这啊,”苏沐秋“嗨”了一声,继续吃虾,“这有什么,我还以为是你把我的千机伞弄坏了——等等,你说什么?”

在苏沐秋惊诧的目光下,服务生端了两盆量大味足的油焖大虾上来,两个不锈钢大盆盛着虾山虾海横亘在二人中间,形成一道鲜红的泛着油光的天然屏障,让对面喷薄而出的怒气绕着虾头虾钳虾身逐渐衰弱,叶修不禁为如此有眼力见的服务生深情点赞。

“不如先吃虾,凉了就不好吃了。”叶修也戴上手套,主动给苏沐秋剥出一块肥美的虾肉,蘸上店里自制的酱汁,送到苏沐秋嘴边。

苏沐秋嘴唇抖了抖,拜倒在了小龙虾的美色之下,他边吃边想,认定叶修是在逗他,含含糊糊地说:“这种玩笑不能再开,再开真揍你了。”

叶修剥虾的动作顿了顿,说:“我不是开玩笑。”

“那你是皮痒了?”苏沐秋问道,“前几天问你你都说不知道的,我能看出来。”

“那是前几天,我真的不知道,”叶修说着又把手里的虾投喂给对面,“今天我跟老陶确认了一下,就五月底我俩被他那茅台灌醉那时间,算一算跟你这时间基本吻合。”

“得了吧老陶假期里都屏蔽你的。”苏沐秋嗤笑一声,叶修说话不客气,非必要时刻陶轩都拒绝跟他聊天,他说今天下午找了陶轩,一听就是假的。

“我用你的号问的,”叶修看了他一眼,“不信你翻翻漫游记录,应该能看到。”

“……”苏沐秋脱下手套点开QQ,果真看到陶轩那个老土得让人想自戳双目的企鹅头像就在聊天框的上方,一点进去就能看见两个假惺惺的“回聊”,往上翻就是陶轩给的他俩醉酒的时间,算算日子,确实很有可能。

他忍不住靠了一声,内心还是拒绝这个可能性,他不想揍叶修,一点都不想,他连自己该想什么都不知道了,除了震惊还是震惊,比他得知自己“怀孕”那一刻还要震惊。

“就,我猜测,可能酒后,你懂的。”照顾到苏沐秋情绪,叶修话说得不清不楚的,悄悄瞟苏沐秋的神色,不生气不愤怒,这平静跟暴风雨前的宁静还不一样,并没有酝酿风暴的意思。

这是,吓傻了?

叶修没料到苏沐秋会是这种反应,他想了想,给苏沐秋倒上满满的绿豆浆,开始剥虾,做一个勤劳勇敢任劳任怨尽职尽责的预备役男朋友。


评论(21)

热度(1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