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暗香

极淡的酒香在拥挤的车厢弥漫,在各色抑味香水的味道中并不突出,却又像是踩在钢丝上的高根鞋,极具诱惑力地挑逗着人敏感的神经。
苏沐秋靠在门边,鼻间满是清淡的酒香,光是闻到就让人坠入无边无际的眩晕,仿佛置身于酒坛之中,每一个细胞都微醺,整个人都迷迷糊糊的。
报站的女声响起,苏沐秋才意识到坐过站了,忙把风衣衣领竖起来,遮住绯红的脸颊,低头艰难地穿过人群匆匆离开。
这条线路开往联盟,离开城中居住区后就很久才停一次,这时已经到了埋骨地,离原本的目的地有半小时的车程。
苏沐秋在洗手间用冷水拍拍脸,抬头看到镜中眉目含情的自己出了神。
原本只以为是有人带酒上了车,没想到是信息素外泄,竟还勾起了他的发情期,莫名的酸涩一闪而过,苏沐秋拿出手机先给笑笑的班主任打了个电话请他帮忙照看一会儿,又联系张佳乐让他弄点抑制剂过来。
张佳乐接电话的时候正在吃饭,食堂里闹哄哄的一片,他一个人跑到外面接了电话,很快就满口答应下来。

地铁站外,秋风萧瑟,落日的余晖渐渐隐去,陵园的锈迹斑斑的铁门紧闭,苏沐秋看了高耸入云的纪念碑一会儿,拢紧衣服向约好的地方走去。

黄少天到的时候苏沐秋正抱着腿坐在角落里,那样子看起来格外脆弱,心脏像被细细的针尖扎过一样,一阵难言的伤感涌起,他扯了扯嘴角让自己笑起来,在苏沐秋身前蹲下,拍拍苏沐秋的肩膀递过去一个小盒子,故意揉揉鼻子说:“没想到啊,老苏你还挺香的。”
“是啊,”苏沐秋抬头接过抑制剂,漫不经心地搭话,“你要没被标记保准觉得我更好闻。”
黄少天嘿嘿一笑,又好奇地凑近了使劲闻,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看,他已经和人结合,也不怕被连带着发情。
热度稍微降下来后,苏沐秋才问:“对了,怎么是你来,张佳乐呢?”
“你现在才发现啊,”黄少天无语,“联盟现在鼓励生育,张佳乐一个单身Alpha怎么开得到Omega抑制剂,当然还是要靠本剑圣帮忙。”
“啧,方士谦可真别扭。”苏沐秋又闭起眼调试。
“不是他,今天是张新杰值班,”黄少天说着,升起了八卦心,“话说你到底做了什么啊,医务室门口那个苏沐秋与狗不得入内都挂了多少年了。”
苏沐秋闷笑半天,说:“大人的事小孩别多问。”
“滚滚滚!”
其实黄少天也是第一批进联盟的,不过因为年纪偏小,又被魏琛当儿子一样护着,不少人拿这事打趣他,那时他又一撩就炸,简直是联盟活宝,让沉重阴郁的军队生活有了些明媚颜色。
苏沐秋没答话,黄少天又忍不住多嘴:“我说,你现在怎么办啊?”
“我好一点就上去看看,正好来了。”身体的燥热冷却下来,苏沐秋就把针管扔给黄少天,这玩意儿目前处在管制阶段,空的针管都要回收。
“谁跟你说这个了,能发情了,说明叶修的标记要失效了吧?要不干脆点去了算了。”黄少天建议道。
“你不懂。”苏沐秋就笑笑,也不生气,跟他说这话的人太多,一个个气也气不过来。
“我是不懂,”黄少天也意识到这话不该说,他把喻文州让带来的衣服塞给苏沐秋,摸摸自己的鼻子站起来,“先走了,最近挺忙的晚上还要加班。”
“好,帮我跟张佳乐道个谢啊。”
“喂你就不谢谢我?”
“乖了,谢谢天哥。”苏沐秋摆摆手跟他道别。
“靠,你当我是笑笑吗?”

埋骨地是城郊的一个公墓,与其他公墓不同的是,这里有一个烈士纪念碑,五年前战胜那天开始修的,足足修了一年,完工的那天苏沐秋带着笑笑来看过。
明明黑色的碑身上刻着密密麻麻的字,字体大小完全统一,他却总能一眼看到叶修的名字,就像那两个字能发光一样。
这里离居住区远,只有清明和胜利纪念日才会人,战争带给人的伤痛尚未平复,但生活需要重新开始,苏沐秋一年也只会来一次,这天刚好到了这边,就忍不住想来看看。
只是抚摸着这个名字,就像是又回到了从前和他并肩的时候,骄傲又安心。



评论(12)

热度(17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