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暗香

  “我是不是应该认识你?”

  是?不是?

  苏沐秋并没有回答,叶修平躺在他的身边,他的呼吸声就在耳畔,平稳而又绵长,像是已经睡熟了一般,但叶修知道他并没有睡着。

  良久,苏沐秋才开口,久到叶修几乎已经陷入梦乡,可他却并没有只好回答那个问题,只问:“你记得多少?”

  “什么都不记得。”

  “那我说了你就信么?”

  “......”

  叶修不知该怎么回答,只好以沉默应对这个话题,他清楚自己不可能全盘相信苏沐秋的话,苏沐秋也清楚。

  接触联盟的人这么些天,人难免感到疲惫,叶修一直强忍着睡意,是想跟苏沐秋多说几句,只是仍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心里头甚至有点恼怒,总觉得不该是这样的,苏沐秋不该这样,苏沐秋应该......

  苏沐秋默默翻了个身,床也跟着小幅度地晃了几下,叶修侧过头只看到他的后背,又听他低声说了句“睡吧”,于是他也不再绞尽脑汁想话题,缓缓睡过去。

  

  早上六点半左右苏沐秋就醒了,叶修几乎是在他睁眼的同一时间苏醒。

  这一觉睡得十分香甜,只是警惕已经深深刻在了他的骨子里,身边任何一种轻微的异动都会让他惊醒。

  苏沐秋打了个呵欠睡眼朦胧地发了两分钟的呆才起床,边走出门边说:“醒了就去洗漱。”

  叶修在他走后也慢吞吞地下床去了主卧里的洗手间,他用凉水拍了拍自己的脸,试着对镜子里的人微笑了一下。

  镜子里的男人脸色不太好,这段时间的疲惫不可能一夜就恢复过来,叶修盯着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有一瞬间的迷惘,再次陷入那些问过自己无数次的问题:

  我是谁?

  我为什么在这里?

  

  隔壁的小鬼在赖床,撒着娇不想起来,苏沐秋耐着性子哄了三五句就扔了个闹钟到儿子耳边,自己干自己的事去了。

  小朋友特别顽强,闹钟尖锐的声音吵得叶修都头疼,他还在床上睡得特别香。

  叶修趿拉着拖鞋走到厨房的时候,苏沐秋正套着黄色的围裙煮面,他往锅里撒了些盐,对叶修说:“去叫他起来。”

  “……”叶修眨眨眼,“怎么叫?”那么大声的闹铃都没把他弄起来。

  “去把被子掀了。”

  “……会感冒吧。”

  “不会的。”

  于是叶修又趿拉着拖鞋走到儿童房,一进门就看到笑笑夹着被子打呼噜,白白的大腿露在外面,小家伙也是不怕冷。

  那掀被子真的有用吗……

  不过孩子他爹很是了解他儿子的,叶修随手把被子一抽,笑笑就睁开了眼睛,正准备继续哭一哭博同情,看清楚是谁抽了他的被子后,小家伙硬是把眼泪给憋回去,装作淡定地坐起来:“早啊叶叔叔。”

  “早,”叶修回道,然后提议:“我帮你穿衣服?”

  “……我自己会穿。”笑笑嘟囔着起床。

  叶修觉得他小胳膊短腿努力自己穿衣服也很有趣,兴致勃勃地站在一边围观了全过程,直到苏沐秋来喊他俩吃早饭才跟在他身后走出去。

  

  苏沐秋做的早餐很简单,一人一碗面加一个鸡蛋。两大一小的三只卡通图案的碗摆在桌上,很是般配,就像是一家人坐在一起吃早饭一样。

  叶修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他忽然就不那么愿意过去了,看着已经走过去坐好的父子,心里升起一种莫名的罪恶感,好像强行取代了什么人的位子一样。

  这个家的另一位主人呢?

  虽然跟着苏沐秋回家,但是实际上他对苏沐秋的了解就仅限于一个名字,他们之前的关系、他的一切他都一无所知。

  “你不吃吗?”苏沐秋边给笑笑围上块布,边扭头问一旁站着不动的叶修。

  叶修暗自叹了口气,磨磨蹭蹭地走过去坐下,总觉得哪里不舒服,心里有事吃得也慢,苏家父子都吃完了他还剩下大半碗。

  苏沐秋丢给他一个“不要浪费”的眼神就进房间去拿东西,笑笑跑到厨房的冰箱里拿了两瓶牛奶,一跑出来发现家里多了个人就又跑回去多拿了一瓶递给叶修:“给你,很好喝。”

  叶修对他说了句谢谢。

  “家里电脑的密码是我名字拼音,首字母大写,”苏沐秋拎着书包走出,边蹲着给笑笑背书包理衣服边对叶修说:“要是觉得无聊可以出门逛逛。座机边是通讯录,听说韩文清也过来了,你俩可以叙叙旧,但是晚上要按时回家。”

  叶修百无聊赖地戳着碗里漂着的一片片葱花,没有看他也没有回话,心里对苏沐秋有那么一点不满——一叙旧不就全交待出来了,怎么可能去叙旧,他又不傻。

  不过话说回来,他怎么还在这里还没有溜?

  苏沐秋整理好,站起来拍拍儿子的肩膀说:“好了,跟叶叔叔说再见。”

  “叶叔叔再见。”

  

  叶修吃完洗完碗也才七点半,家里就剩他一个人,他穿着睡衣在苏沐秋家里晃了一圈,没找到什么事做,要再回床上也睡不着,于是开电脑去查查苏沐秋——他实在是很好奇,为什么潜意识里会对这个人这么信任。

  开机密码按照苏沐秋的说法输进去,很容易就进到桌面,然后叶修一眼就看到浏览器旁边的那个文档,大剌剌地躺在桌面上,像是开了个闹铃在他脑子里响。

  点开点开点开点开点开!

  光标有些有些做贼心虚地飘来飘去,叶修最终没有忍住点开了它,然后立刻想到,苏沐秋是故意给他看这些的吗?

  文档里面记录着叶修的各种细节,他的生平、交友情况都交代得清清楚楚,包括他对周围人的称呼都一一罗列出来,例如叶修和韩文清对话时称其为“老韩”,对黄少天则称的是“少天”,还有一些朋友的简要介绍。

  整个文档将叶修的交际网写得清清楚楚,甚至特地列出了一个图表,基本上叶修有点印象的人的名字都在其中,只除了苏沐秋。

  如果这份文档都是真实的,那么要么苏沐秋原本就对叶修这个人非常了解,要么是他曾经出于某种目的认认真真地研究过叶修。

  叶修的心里五味杂陈,他本应该感激苏沐秋给他整理了这样一个文档,至少让他以后遇到从前的朋友能不露馅,但是这份文档唯独缺了他最好奇的那一个。

  还是要自力更生,叶修叹气。

  

  苏沐秋琢磨着辞职的事。

  他现在带的是高二,明年就要成毕业班,到时候临时换班主任可能对学生们产生不良影响,这是他不愿见到的,但是看着孩子们的脸又感到不舍。

  在见到叶修的第一眼他就开始考虑这件事,考虑到今天还没有个结果,每每他想跟同事商量商量交接的事情,同事都会找借口推辞,但是不交待好他又不放心。

  “哎呀,怎么一副托孤的语气,苏老师怎么了?”

  “苏老师要是家里有事我们可以帮你代几天课,没问题的,但是辞职就不要了吧。”

  同事们的话让苏沐秋犹豫起来——说不定,事情没有他想象中那么糟糕呢?

  

  “苏老师?苏老师?”老师A用右手在他眼前挥了挥。

  苏沐秋回神:“啊?”

  “苏老师吃饭了没?”老师B问。

  苏沐秋想了想,答:“还没。”

  “马上就上课了,食堂都要关门了。”

  “啊,哦!”

  苏沐秋赶紧站起来向食堂走去,走着走着又停下来,靠在花坛边往家里打了个电话。听着电话里的忙音,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因为打电话回家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可是还是执着地一遍遍拨过去。

  “喂。”叶修终于接了电话。

  苏沐秋才意识到自己仅仅是想听听他的声音,“吃饭了吗?”

  对面沉默了几秒,然后说:“没有。”

  “……不饿吗?”苏沐秋问。

  对面沉默了更长的时间:“没有钱,没有衣服。”

  “……”苏沐秋扶额,他确实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你去敲敲隔壁的门,让张佳乐带你出去吃。”

  “张佳乐?”

  “是的,你认识的那个,我们的新邻居。”

  “哦……”

  “多敲一下门,他肯定在。”

  “……”

  两个人都沉默下来,却都默契地没有挂电话。苏沐秋抬头看看天色,是个少见的晴天,心情也被阳光照得明亮起来。

  “我看到了。”叶修打破了沉默。

  “我想也是,晚上回去说。”苏沐秋轻声答。

  “谢谢。”

  “不客气。”

  “你呢?吃了吗?”

  “没有。”

  “那你也去吃饭吧。”

  “嗯。”

  “那,我挂了?”

  “……好。”

  真是疯了,差点就把“别挂”两个字说出口了。

  过去的事,苏沐秋也不知道该如何跟叶修讲,他总是有负罪感,对自己不是那么有自信。

  身体忍不住对他有反应,心里却知道不可以,他的记忆里没有自己,他重新开始了,再提过去就像是利用孩子或者标记去道德绑架他一样。

  总之,叶修活着就很好了,剩下的就交给他来解决。


  叶修不会做饭——他没有这方面的天赋——这是他中午尝试着用家里现成的食材给自己做一顿午餐失败之后得出的结论。

  黑暗料理出炉之后他只尝了一口就毁尸灭迹,然后默默地收拾好厨具和其他。

  他打算去睡个午觉,度过这个饥饿的中午,他的身体对食物的需求极大,但是一顿不吃也不是不能忍耐,直到电话一遍遍地响起来,苏沐秋问他吃了没——吃了没,吃了也没吃,叶修可说不出口。

  他查了一个早上,关于苏沐秋的信息实在少得可怜,就连他们一起上过的学校里都没有留下他的故事,要不是他太平凡,要不就是太不平凡导致有人特意清除了他的信息。

  叶修始终不太相信一个普通的高中数学老师能够在联盟总部开枪后还毫发无伤地走出去,甚至能把一个身份存疑的人给带回家,不过电话里不方便问。

  隔壁住着张佳乐,这倒是一种解释,叶修挂了电话又在床上滚了两圈,穿着睡衣去敲隔壁的门。

  敲了有二十几分钟,张佳乐才一脸菜色地开门。

  叶修微笑着跟他打了个招呼:“早啊,吃了没?”


  

评论(13)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