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金丝雀05

xjb写的,不科学,应该还有几章就能end了,想写的都写完了orz填一下tag补药介意

=======

      å¶ä¿®å†è§åˆ°è‹æ²ç§‹æ˜¯åœ¨å‘¨æ—¥çš„下午。

  犯人们在操场放风,西南角有两个傻大个起了冲突,狱警气势汹汹地过去教训他们,原本围成一圈起哄的其他犯人瞬间作鸟兽散。白旗冰蹲坐在角落里不言不语,他的手下们也都安安分分地或站着或坐着,尽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叶修离白老大比较远,这几天已经做得够多,再近就要引起不必要的怀疑了。

  他静静靠着铁栏看天空,模拟着白旗冰的想法。

  阳光明媚,微风和畅,是个好天气。

  空荡的天台上忽然出现一个人影,他右手拎着一瓶打开了的啤酒,缓缓走到栏杆边,眯着眼俯视操场上的犯人。

  他不像是这里的犯人,倒像是主宰众生的君王。

  大多数犯人都已经习以为常,这个人和他们不一样,不用工作不用取悦他人苟延残喘,和他们很不一样。

  有人狠狠啐了一口,嘴里吐着脏词,大声议论金丝雀不堪的过去,嘲笑咒骂他的一切。

  他们嫉妒他的一切,可他们拿他毫无办法。

  “漂亮吗?”李问他。

  “嗯。”叶修低低地应了一声。

  

  李是阿力介绍给他的,他说想要了解一下他的室友,阿力就带他见了这个人。

  李是个五十多岁的北方人,长得又高又壮,右脸眼角有一道刀疤,说是年轻时和人斗殴被砍的,门牙上还缺了个口子,不过这是进监狱后弄的。

  每一所监狱都有自己特殊的关系网,或者说阶级,特别是像风笛这种关的都是没有希望出去的犯人的地方,里面已经有比较完整的系统。李在风笛监狱扮演着小贩的角色,他人脉极好,总有法子弄到些特别的东西进来,像是扑克牌,特殊品牌的香烟,或者别的什么,只要不是太过分他都能给你弄进来,当然价钱另说。

  听说李在外面有个女儿,曾经也有过非常幸福的家庭生活。

  进入监狱二十多年,李从没有透漏过自己的名字,他说这样以后出去了还能用自己的名字,风笛里的一切都和他没有关系,可所有人都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只有穷凶恶极的人才会被关在风笛监狱,很少有人能在六十岁前走出这里——而在监狱里呆到六十岁出去后是否还能适应外面的生活,没有人知道。

  苏沐秋从前也是李的客人,不过他只买过一张书签,再就是香烟,更多时候他只是默默地看着监狱里发生的一切,无欲无求。

  他有多强,没有人知道。

  “像是古代的斗兽场,而他就像是头野兽,冷酷地撕碎所有试图伤害他的人。”

  李回忆着苏沐秋刚进来那半年,多少人觊觎他那张年轻漂亮的脸结果被打得满地找牙,最疯狂的一次一个人打伤了十几个人,鲜血流了一地混杂着牙齿、碎肉什么的,他的眼神凶残到狱警都不敢靠近,最后用了麻醉针和镇定剂才把他带走。

  那次惩罚是十天禁闭,他从禁闭室出来之后也只是脸色苍白、神情疲惫了些,后来再没有人敢去招惹他。

  “他们都说他是怪物,”李顿了顿说,“可是他们不知道,我们的小鸟也曾经有过柔软的一面。”

  苏沐秋刚进来不久并没有,很多人看他不爽,他却毫无所觉。他的室友假意关心他,他就傻兮兮地相信了,然后被骗到浴室,那里有五个男人正等着撕裂他。

  他很强,可是即使那么强,他也从没有试图去庇护谁,这是他身上最冷漠的一点,也因为这一点引来了不少憎恨。有些人好像认为强者有义务保护弱者,只要弱者愿意付出自己的身体,强者就必须承担起义务。

  “有不少人向他献身,”李找人借火点燃叶修送来的香烟,“可是他一个都没要。他什么都不要,有时候我想他是不是只要找个地方睡觉,活着就行,那些对我们来说重要的,自由、权利、欲望,对他来说都不值一提。”

  叶修听着李的话,心脏都有些紧缩。

  “你拿了他的香烟?”李看着手里的滤嘴,玩味了笑,“你看,谁都能欺负他,不过他也不在乎。”

  “我看到就顺手拿了点。”叶修作了个尴尬的表情,“你怎么认出来的?”

  李细细看着手中香烟的滤嘴,说:“这是我卖给他的。这个牌子可不常见,一盒要贵十块钱,是好烟啊。”

  “那我会不会被他打死啊。”叶修装出惊恐的样子。

  “他有很多东西,却从来不会去数他有多少东西。”李笑笑,“他在我这里买过几十盒烟,但是他自己其实从来不抽烟,奇怪吧,他说这些东西让他有安全感。”

  “如果你有生之年还想看看外面的天空就不要尝试得罪他”,这是他们上次对话的最后一句。

  

  “他曾经问我,你想出去吗?”李不知什么时候走到叶修身边,他仰头咧着嘴笑,声音从牙上的洞里漏出来,“怎么可能出得去,他一定是在骗我,引诱我上勾,然后把我抓起来,那样减刑的就不是我了……”

  说着说着,这个壮硕的男子忽然哭了起来,像个小孩子一样嚎啕大哭,其他人自觉地离开这块区域,谁都不想在这时候招惹一个疯子。

  前两天李女儿过来探监,带了她的孩子过来,她告诉他他精神不正常的妻子前几天去世了,她终于解脱了,如果他再不悔改,她以后都不会再来。

  他的妻子终于想起了他们,死前嘴里还一直念着他的名字。

  李想出去,却也害怕出去,所以一直在监狱里含混度日,甚至故意犯错。他没能保护好自己的家庭,更无颜面对自己的妻子,可一切都晚了,他一遍遍说着自己的过去、自己的悔恨。

  犯人们总愿意告诉你监狱里发生过的各种事,一遍一遍地重复自己的、他人的故事,如数家珍,他们絮絮叨叨地说着这监狱里不同寻常的一切,因为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可说的了,他们的生活是那样的单调枯燥而孤寂,生命如同一棵枯死倒塌的大树,除了不断回忆自己每一寸纹路,他们再也没有能力孕育出鲜活的生命。

  可是苏沐秋,是不一样的。

  叶修靠着锈迹斑斑的铁栏静静地看着他。

  那人的身后是湛蓝的天空和洁白的云朵,阳光洒在他的发间,整个人是那么的光彩照人,他觉得自己的思想、呼吸都深深地沦陷其中。

  苏沐秋似乎注意到他的视线,然后朝着他的方向扬起酒瓶。

  叶修端起并不存在的酒杯,和他碰杯。

  

  苏沐秋出来之后,白旗冰对叶修的态度有了比较大的变化,他俨然成为最为白老大器重的手下。

  每天晚餐时间叶修都会向白旗冰报告苏沐秋的动向,大部分信息是真实的,还有一部分则是推测——他和苏沐秋不同,是需要到工厂工作的,不过这恰好也是叶修的机会。

  苏沐秋虽然有些特权,但是总体来说监狱里的生活还是十分单调,定时定点吃饭洗澡,也没有什么娱乐设施。苏沐秋不喜欢和犯人们挤在一起,他一般在下午三点左右洗澡,吃饭则会稍微晚一些,其他时候要不呆在图书室,要不去医务室,有时候也会漫无目的地四处走走,不过从来不会去禁止犯人通行的地方。

  他没有和叶修说话,作为室友相当冷漠,叶修也没有主动去找他谈话,任务是其中一个原因,不知该如何开口也是一个原因。

  

  嘉世派进来的人是刘皓,不过不是作为犯人,而是作为新的狱警。

  刘皓是以协助叶修的名义进来的,到了监狱里却处处给叶修找不痛快,只要找着茬就抽出警棍教训叶修,在殴打中获得“报复”的快感,叶修不能和他争辩,只能忍受。

  假公济私的殴打在风笛监狱里再常见不过,狱警们从没有把犯人当作人看,其他犯人也只在心里觉得叶修可怜而已。

  不过这样的日子没有持续多久。

  大概是因为叶修一直跟着苏沐秋,在犯人们去做工没法找茬的时候,刘皓碰上正要去图书室的苏沐秋,挑拨几句后又想像对叶修那样对待苏沐秋——他大概以为苏沐秋也是在做什么任务不能反抗——苏沐秋当然不可能任他殴打,在近身搏斗方面荣耀能和苏沐秋互有胜负的一只手就数得出来,没有刘皓。况且刘皓始终念着苏沐秋前辈的身份,不敢太过分,但是苏沐秋眼里就没有什么情分讲了。

  这次苏沐秋关了一天禁闭就出来了,他们第二天就在走廊看到了他,叶修有些奇怪他这么快就能出来。

  “你以为你的命很值钱?”阿力古怪地看着他,“这里不允许出现锋利的武器,即使是一小截剃须刀片也不行。”

  苏上次进去一个星期并不是因为差点弄死叶修,而是因为苏沐秋用的武器,而这次赤手空拳打断了刘皓几根肋骨也只进去了一天。

  阿力说着,又觉得眼前这个人运气好得不得了,上了金丝雀却只在医务室睡了一晚上,还因此阴差阳错入了老大的眼。

  

      ä¸¤ä¸ªäººæ™šä¸Šè¿˜æ˜¯æ²¡æœ‰è®²è¯ï¼Œç†„灯之后苏沐秋却忽然开口:“怎么感谢我?”声音里透着几分笑意。

  这个月来了这么多新人,又都多多少少和叶修有过交集,自然引起了白老大的注意,不过苏沐秋和刘皓的这事让白旗冰以为刘皓针对的是苏沐秋,着实是帮了叶修一个大忙。

  “你想要什么样的感谢?”叶修问。

  “我喜欢你右手的食指,切下来送给我吧。”苏沐秋说。

  叶修没有回话,似乎有些为难。

  “我问你三个问题,如果答对了你的手指我就不要了。”苏沐秋又说。

  


评论(7)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