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Animal Instinct

还有一点,自娱自乐,bug奇多
============+=============
“陈姐……”网吧小妹站在陈果身旁,可怜巴巴地瞅着她,欲言又止。

陈果正操作着逐烟霞和人PK,荣耀这款游戏的特效做得格外逼真,屏幕上血花四溅,红光衬得陈果脸上的笑容都凶残了几分。今天遇上的对手都不太强,陈果越打越顺手,键盘敲得噼啪响。

一分钟后,这局结束,陈果伸了个懒腰,暂时退出了竞技场,扭头问:“怎么了?”

小妹有些纠结地朝某个方向看了一眼,说:“有位客人……好奇怪,我觉得有些害怕。”她还只是个高中生,暑假来网吧做兼职赚点零用钱,遇上了解决不了的事只好来找老板。

“奇怪?他干什么了?”陈果问,作为老板她很关注网吧经营状况,和不少客人都维持着不错的关系。

小妹又看了看omega专区,才小声说:“我觉得……他可能精神有点问题,他每天来都坐同一个位置,有几次我路过那边都见他关着电脑对外面没人的地方笑……”

兴欣网吧有个专门分给omega客人的半封闭式区域,离大门比较近,上网环境比其他区域要好一些,整个区域只有几台电脑,是陈果的父亲专门给女儿留出来的地方。实际上很少会有omega到网吧上网,陈果虽然是个omega,但是她不讲究这些,平时就随便找台机子打打荣耀,况且在外面处理事情更方便,她也没在那边上过网。

陈果顺着小妹的视线看过去,确实有位客人正坐在omega专区。那人身穿宽松的长袖长裤,外面套着件浣熊围裙,脸上戴着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正对着电脑写写画画。陈果决定过去看看,她边拿帐号卡边对小妹说:“我先去看看,你要是怕就就离那边远一点,那边有客人点东西请你唐姐帮忙送下就行了。”

小姑娘社会经验不足少见多怪,陈果可不一样,不过她刚打完几局竞技场,正好准备站起来走动一下活动活动筋骨,顺便去了解一下这个奇怪的客人是什么情况。刚走到,她就从屏幕上看到的熟悉的界面,是荣耀的装备编辑器,那人正把密银吊坠导入装备编辑器的材料库,接着又切换回装备构造图……

自制装备!陈果作为一个荣耀玩家自然知道自制装备的价值,叱咤职业圈的神级角色身上多是自制银装,一直到现在银装的属性都是各大战队的机密。在人做装备时站在人身后窥屏可不好,陈果虽然好奇,还是别开视线,开口提醒这人自己的存在:“这位客人……”

那人完全不介意装备信息被人看到,装备图纸也大大方方地摊在桌面上,他转过头,问:“有什么事吗?”

这一转头,陈果瞪大眼,差点尖叫出声,她手指发着抖,说话都有些结巴:“苏、苏、苏……”

苏沐秋笑笑,比了个噤声的姿势。兴欣网吧就在嘉世对面,坐在这个位置上抬抬头就能看见嘉世,桌子上还摆着小盆栽,周围也没什么人,每天只需要稍微乔装打扮一下就能安安静静在这里坐上一天,再找一个这么让人舒心的网吧太难了。

“苏神?”陈果吞吞口水,看了看左右,自觉压低声音问。

苏沐秋站起来摘下墨镜冲陈果眨眨眼,嘱咐道:“你千万别说看到我了啊,拜托拜托。”

“我明白我明白,”陈果急忙点头,她从口袋里掏出张纸递给苏沐秋,“能签个名吗?”

苏沐秋在纸上签上自己的名字,双手递给陈果。陈果看着纸上的签名,百感交集,既有拿到签名的激动,又因为想到这位大神一个多月前退役而有些伤感,心里冒出无数的问题也不好开口。

“还有事吗?”苏沐秋见陈果还呆呆地站着,问道。

“你的病……没事吗?”陈果问,她一直是一叶之秋和沐雨橙风的粉丝,和无数粉丝一样,偶像因病退役让他们有些担心,即使这位偶像已经退役了。

“这个啊,”苏沐秋愣几秒才明白陈果问的是什么,“不是什么大问题,其实是件喜事来着……”

“啊?”苏沐秋越说声音越小,陈果没听清他说的什么,不过看苏沐秋气色不错她也稍微放了心。

“总之,谢谢关心。”苏沐秋说,顿了顿他又说,“对了,我有个问题……”

“你说。”陈果接道。

“我觉得我伪装得不错呀,你是怎么注意到我的?”苏沐秋问道。

陈果有点无语,要不是兴欣生意不错,又没什么人在omega专区上网,苏沐秋早就被围观了,以他这身装扮在其他区坐着妥妥的被侧目,她说:“不是我注意到你,我是这儿的老板娘,有人告诉我说这里有个穿得奇怪的客人,我就来看看。”

“原来如此。”苏沐秋低头看看自己的穿着。

“其实我们这儿楼上有包间的。”陈果说。

“不用了,”苏沐秋笑,“这儿风景好。”

陈果和苏沐秋小聊了一会儿,晕晕乎乎走出去,问了问前台小妹才知道苏沐秋已经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星期了,没被发现多亏了其他客人自觉不靠近omega专区。

接下来几天苏沐秋还是准时准点到兴欣报道,看见在一旁打荣耀的陈果就打声招呼聊上几句,发现陈果用的枪炮师还给她推荐了几个攻略。一些熟客欣慰地感慨陈老板终于明白AO有别,实际上陈果哪是在意这些,她蹲在omega专区完全是为了和苏沐秋近距离交流,几天下来他俩便混熟了,陈果问道:“你怎么每天都出来上网啊?”这年头谁家里没台电脑,也许是因为我们网吧网速快,想到这里她还有点小自豪。

“这个说来话长,”苏沐秋望天,“我家那位不让我天天泡在游戏里……”

孕期前三个月比较嗜睡,五月底的时候苏沐秋就精神了。叶修白天到嘉世训练,苏沐橙大四留在B市实习,家里只有苏沐秋一个人,他觉得无聊在家里东翻翻西找找挖出了君莫笑这张帐号卡,突发奇想想做专门给散人的银装。

这个想法叶修从前曾经提过,不过那时他俩忙着打比赛,没空实施,这下子闲起来苏沐秋准备试试。开着小号重回网游打材料做实验,叶修每天回家都会看见沉迷网游不能自拔不知道有没有好好吃饭的苏沐秋一脸兴奋地盯着电脑屏幕,某天终于忍无可忍出门时拔掉了家里的网线一并带走。

苏沐秋自知理亏,安静地家里蹲了一个小时,还是对昨天没做完的戒指念念不忘。买根网线倒不是大问题,问题是这么做太像故意对着干了,他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让叶修生气,思来想去他决定去找间网吧。

叶修完全没有把网线还回来的意思,苏沐秋理所当然地在兴欣常驻了。

陈果听完,对苏沐秋这个另一半更加好奇了。作为粉丝她当然知道苏沐秋结婚有七、八年了,但是他的对象从没露过面也没对他的职业表示过任何不满,要知道职业选手的社会地位很低,在大部分人眼中打游戏还是不务正业。她原以为苏沐秋和他对象关系不太好才互相不闻不问,这时听苏沐秋的语气觉得他们生活挺和谐的。

好奇归好奇,陈果不会问这么隐私的问题,不过没几天她就见到了苏沐秋伴侣的真面目。

这天陈果把唐柔推进omega专区,说:“沐秋你跟她打一把,看看她有没有希望进嘉世啊。”

唐柔对荣耀兴趣不大,但看陈果这么兴致高昂也就随她去了。

苏沐秋问:“你想和哪个职业打?”

“你什么职业都会?”陈果问,她只知道苏沐秋从前是枪系精通。

“都会一点吧。”苏沐秋说,等着唐柔的回答。

唐柔想了想,问:“果果你说的最厉害的是一叶之秋吧?”

陈果顿时有些尴尬,苏沐秋一直被当作叶修的附属,两人关系也不如头两年那么好了,还有传说上个赛季苏沐秋与嘉世的“七年之痒”是叶修指使的,听到人说叶修比他强不知道他会不会不高兴,陈果有些抱歉地看着苏沐秋。

苏沐秋笑笑表示不介意,说:“没关系,我也觉得一叶之秋最强,你们也是他的粉?”

“我不太了解。”唐柔说。

“嗯,今天没带战斗法师的号,我用神枪手行吗?”苏沐秋从带出来的一堆帐号卡里挑挑捡捡,没找到战法随手把秋木苏挑出来了。

“可以。”唐柔答。

唐柔用的逐烟霞,陈果帮她选好图,邀请秋木苏。PK结果没什么悬念,一分钟结束战局,秋木苏胜,正准备退出来逐烟霞又发来邀请,他想了想就再来了一局。

连续三场秋木苏胜,逐烟霞又发来邀请,苏沐秋没回应,对两个姑娘说:“不用继续了吧,这纯新手水平离嘉世太远了。”

“再来。”唐柔坚持。

苏沐秋叹气继续,十局下来唐柔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他都有些佩服这毅力,当年和叶修PK没输得这么惨烈都会感觉自尊心严重受挫下线遁过,这姑娘的字典里就没有“停下”两个字吧?

“你现在的水平赢不了我的,再来一局,最后一局。”苏沐秋说。

毫无意外,逐烟霞输,唐柔继续邀战,这次苏沐秋拒绝了。

“再来一局。”唐柔说。

“你的手速是很快,”苏沐秋说,“但是荣耀拼的不仅是手速,我已经手下留情了,要是碰上一叶之秋……”

苏沐秋的安利模式就绪只差发射,手机就响了,他看了眼名字抓了抓头发,若无其事地把手机塞进口袋。

铃声不停。

“不接没问题吗?”陈果问。

那人锲而不舍地拨过来,苏沐秋还是接了电话。

“喂。”
“你在干什么?”
“刚睡醒。”
“梦游着去买网线了?”
“……没有。”
“竞技场虐菜开心吗?”
“……”
“周围这么热闹,你在网吧?”
“咳,你听我说……”
“你在哪间网吧?”
“嘉世对面兴欣网吧。”
“那别走了,等我一起回家。”
“好。”
“别一直盯着电脑。”
“好的,大人。”
“晚上见。”
“好。”

挂掉电话苏沐秋才想起来秋木苏和其他小号不同,这个号加了一叶之秋他一上线叶修就能发现,这下他也没心情继续安利,说:“好了,真不能再打了,我出去平静一下,老板娘这位子给我留着啊!”说完就走出去了。
 
陈果心想这地方除了你也没人坐,嘴上还是答:“好,一定给你留着。”

唐柔也站起来,“我也出去做事了。”

这天晚上陈果见到了苏沐秋传说中的另一半,被一见面就搂搂抱抱亲亲的两人闪瞎了眼,过了几天苏沐秋再来兴欣无意中透露那人就是一叶之秋时,陈果无比后悔没仔细看看叶修大神的长相。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