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金丝雀06

06

右手的食指,没有记错的话,那天确实是这根手指先碰了他。

如果苏沐秋在为那天的事生气,他应该不会这样直接报复,但是现在苏沐秋的想法并不能根据经验来推断,叶修摸不清他的意思,只能顺着他的话说下去:“你问。”

“盾牌代表什么?”

“安全。”

“星星呢?”

“希望。”

“我叫什么?”

“苏沐秋。”

几乎没有思考就给出了答案,都是他们之间的小秘密,这样放水的三个问题让叶修的心情蓦然轻松起来。苏沐秋背过身轻轻哼了一声,像是在笑,又好像带着些轻蔑,可无论他的真实想法如何,叶修都有了信心,他觉得能够把他的沐秋找回来。

“明天起你也不要再跟着我了。”苏沐秋懒懒地说。

“这就有点为难了,老大那边……”

其实,不再跟着苏沐秋对叶修来说是一件好事,监狱里大部分地方他都已经试探过,再继续下去也只是浪费时间,但他还是必须跟着苏沐秋,直到他的老大说停为止,毕竟谁都不会让一个不听话的小弟呆在自己身边。

白旗冰和苏沐秋之间的矛盾也非常的老套,一个在外呼风唤雨的老大,进了监狱也认为自己是无所不能的,他看到悬崖边上的那朵艳丽的鲜花,于是也想将其据为已有,可惜花儿带刺扎伤了他的手。典狱长提到的那张泄密纸条多半也是苏沐秋放的,李说过他最令人忌惮的一点就在这,苏沐秋熟悉这间监狱的一切,包括所有的越狱路线。除去常人不可匹敌的武力值,他还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某个区域的犯人送出去以此震慑想动他的警卫,也能毁掉招惹过他的犯人越狱的可能性,以此作为自己在狱中的安全保障,他熟练地利用自己所有的一切保持生活的平静。

要在这样一间监狱保持超然的地位必然要有超人的能力,对此叶修并不感到惊讶,苏沐秋在学校时就是极为优秀的,不然毕业时也不会直接被选去做S级任务。苏沐秋擅长逃生,拥有绝佳的观察能力,对于危险还有种奇妙的直觉,或者说是他自己称之为本能的东西,在风笛呆了八年足够他将这里的构造摸得一清二楚,并以此限制别人。

苏沐秋没有理会叶修推脱,他根本不需要答复,他宣布完这件事后就如睡着了一般一动不动,呼吸平稳。叶修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十几分钟,想尽了一切可能性才转了个身睡觉,至于继续监视他这事,在没有老大的指示之前不能停下来。


当叶修将苏沐秋的话转告给白旗冰时,白老大并没有将警告当真,也没有给他的棋子新的安排,于是叶修只能继续围着苏沐秋转。白旗冰从没把叶修当作过自己的小弟,这种时候试图靠近他的人都非常可疑。叶修刚进监狱,不清楚狱里的势力分布,又不畏惧苏沐秋,这让白老大认为此人可以利用一番,仅此而已。

叶修自然理解白旗冰的心态,一个掌握全国三分之一毒品来源的男人不可能没有点警戒心,在越狱前信任一个刚入狱的犯人实在不是一件明智的事。在入狱前叶修就很清楚,两个月内如果不能接近白旗冰,他能做的就只是尽他所能找出监狱的漏洞,真正说起来,这个任务其实没有什么价值,完成的可能性很小,典狱长病笃乱投医,联盟也只能给他派一个人过来,而他就是联盟派过来打发典狱长的。不过因为苏沐秋的缘故,叶修有机会接近白旗冰,并能也得到一些提示性的信息,比起他进鉴于前估计的情况要好很多。

趁着监视苏沐秋的机会,叶修几乎逛遍了监狱所有的公共场所,唯一没有碰过的地方只剩下禁闭室,他几乎要以为苏沐秋是故意带着他跑遍所有的地方并以此试探,如果不是确认苏沐秋连自己名字都不记得的事实,他都要再次猜测苏沐秋是为了执行某个任务才一直留在风笛监狱里。

目前有嫌疑的地方一共有五个,其中叶修还没有去过的只有白旗冰的囚室和禁闭室。警卫很会给自己找乐子,他们无聊起来会特意把两个不对付的人安排到同一间囚室,像是看猴戏一般看犯人们斗殴,不过这一招并不是每次都能挑起战争,白旗冰和他的室友就保持了井水不犯河水的状态,不过如果白旗冰打算从自己的囚室下手,他的室友也绝对不会袖手旁观;至于是否进入禁闭室,着实是个艰难的选择,叶修无法控制自己进入禁闭室的时间,万一在他被关禁闭的时候白旗冰已经准备好直接行动,那就是等同于直接宣布任务失败,但是如果禁闭室真是越狱的关键,他又很可能迟了一步。

当叶修在脑海中否定掉进入禁闭室的方案时,他已经跟着苏沐秋走到图书室的门口,一路上都沉默的苏沐秋忽然转身把他堵在了门口,苏沐秋抱着手臂拧起眉毛一脸不悦,似乎准备跟他打一架:“我说过了,别再跟着我。”

叶修耸了耸肩,表示自己也无能为力:“我也是奉命行事。”

两人眼神对峙,叶修试图从苏沐秋的眼睛里找到些暗示,却发现那里已经看不到丝毫的情绪,从前在他面前喜怒都不曾掩饰的少年,如今却像是换了一个人一般,他的眼睛像是一块光滑而冰凉的瓷砖,看过去只能倒映出自己的影子。八年的时间太长,长到两个人身上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叶修不禁又为现状感到有一丝失落,他们的身份决定他们必然是聚少离多的,可是如果苏沐秋没有失去记忆,他有自信即便十年二十年不见面也不会像此刻这样疏离。对于失忆的苏沐秋来说,他们这样的相遇方式太糟糕了。

叶修先退让了一步,比了一个投降手势:“那我们各退一步,我就在外面不进去。”

苏沐秋收回目光,像是同意退一步,他径直走到图书室最里面挑了本书出来,坐在门口的椅子上一遍看书一遍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叶修则一个人站在图书室外面。

苏沐秋很喜欢图书室,除了四处溜达,他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图书室打发的,那个笔记本也是没有离过身,之前被关禁闭的时候叶修没在囚室看到过那个本子。有几次叶修好奇想看看上面写的是什么,眼光还没扫到本子的一角就被苏沐秋一记眼刀瞪过来,不得不承认他的直觉实在是非常准确。现在一个在门里面一个在门外面,更不可能看到他在写什么了,不过他手里那本书的封面上彩色的“数独”两个字还是能看得很清楚,叶修记住那本书封面的样子,打算下次自己找来看看。

监狱的生活过于单调枯燥,叶修敢肯定那本数独已经被苏沐秋玩过很多遍,因为他在本子上写字的时间远远多于看题目的时间。到了下午五点半,苏沐秋一反常态在饭点之前就来到食堂,在其他犯人还在享受最后几分钟愉快的放风时间时,他就在门口的一条长椅上坐下。

几个警卫在附近聊天,有时候谈到一些可笑的传闻就故意把声音放大,意欲羞辱坐在一旁的犯人,不过苏沐秋从来不把其他人的话放在心上,他面无表情地盯着犯人们回来的方向,就是这样的冷漠更让人恨得牙痒痒。警卫们知道自己拿他没有办法,看到站在一旁的叶修便恶意地再次谈起许多天前浴室留下的血迹,他们极尽所能地想刺激这个高高在上的金丝雀,但是并没有得到那人一个眼神。

叶修听着只觉得尴尬,他恨不得抹去所有关于那糟糕的一天的回忆,身边的人却一次又一次地提起,现在他甚至不能好好跟苏沐秋道个歉,虽然那天苏沐秋也还击了,但是毕竟是他先挑起的,出去之后一定要好好解决这件事……

第一个犯人路过他俩,之后人渐渐多了起来,苏沐秋的视线立刻转到了人群的方向——他在找人。警卫骂骂咧咧地让犯人好好守规矩,人群说话的声音都小了许多,游魂一般的李路过的时候叶修时白旗冰和阿力也出现在视野里,苏沐秋忽然站了起来主动走过去停在白旗冰面前:“让你的人离我远点。”

白老大的步子顿了顿,脸上挂起和蔼的微笑:“你们是室友,关系亲近是正常的,爱情这东西,没有人能妨碍……”

苏沐秋看了白旗冰两秒,也露出了一个微笑,他点点头,看样子是接受了这样的说辞,白旗冰有些得意。只见苏沐秋退后一步,才转身往食堂方向走去,路过刚刚聊天的警卫身边时步子顿了顿,像是有话要说,两个警卫眼神四处飘了一圈,恶狠狠地问:“干什么?”

“只是提个建议,警卫先生们,有时间在这里闲聊,不如去好好检查一下A区的灭火器,万一火灾有人趁乱越狱,典狱长会很苦恼的。”他声音不大不小,却足以让周围的人都听清楚,头脑灵活的人很快抓住了什么,而丢下这个重磅炸弹的人却从容地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警卫瞬间涨红了脸,被一个犯人教育可不是什么长脸的事,他想冲上去教训教训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犯人,却又不敢轻举妄动,周围的人开始窃窃私语,他看了看周围,恼羞成怒地挥舞起他的警棍:“看什么,不想吃饭就滚回牢房!”

与其他犯人的好奇八卦不同,白旗冰的脸色一瞬间变得铁青,他试图掩饰自己的慌乱,额上突突跳的青筋却暴露了他此刻无法平静的心情,一向镇定自若的男人脸上出现了近乎狰狞的恼怒表情,他叫住想跟上苏沐秋的叶修,对他说“明天开始不许跟着他”。不许,而不是不用,看来苏沐秋的警告确实起到了效果。制造火灾仅仅是白旗冰的备用计划之一,苏明显留有余地,他也不会再去赌,继续主动招惹他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正在准备越狱的当口,白老大一直保持低调,包括他身边的一些人都尽量不在狱里惹事生非,遇到挑衅也都忍气吞声。典狱长知道派人进来阻止白旗冰越狱,白旗冰从前的兄弟也送了些人进来帮助他越狱,准备清洗帮派势力的秦勇也送了几个人进来保证在他夺权的时候不出现什么意外情况。这一切白旗冰都门儿清,这些日子以来他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十分焦急,但他明白越是着急越不能慌乱,很多人等着找他麻烦,越是这样他越要冷静下来。

自从警卫们发现上个月才检查过的A区灭火器无法使用之后,他们对白旗冰当看管顺理成章地严苛起来,源源不断的突击检查和全面检查搅得人心神不宁,虽说警卫们每次都无功而返,但白旗冰的精神始终像是琴弦一样绷得紧紧的。越是处在逆境之中,越要保持镇定,要沉得住气,才有机会成功,白旗冰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一点,此时此刻已经没有从长计议的时间,白旗冰没有退路,等到秦勇将他的旧部清理干净,才是真正绝望的时候。


评论(3)

热度(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