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嘉木 某段落

开门的是苏沐秋,他热情地拥抱了叶修,然后懒懒散散地倚靠在门口,笑吟吟地看他。

门只恰好留了个缝,他这么一站,里面挡得严严实实的。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

“不让我进去?”叶修问。

苏沐秋指指门口的牌子,“禁止任何武器入内”。

难怪他还摸了几把。

然而叶修真的很无奈:“我没有带武器。”

苏沐秋敛起笑容,明显的不信任,“我闻到了。”

叶修耸肩摊手,苏沐秋不为所动,他便把外套脱下来,倒着甩了甩,接着脱

“停停停,我信了,你别脱了。”简直是耍流氓,苏沐秋想着给叶修放开了,幸好这地方偏僻,也没什么人在,不然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下的脱衣服实在有伤风化。

“还闻到了,你是狗鼻子吗?”叶修轻车熟路地给自己找了个地方坐。

“我真的闻到了!”苏沐秋说,忽然又想到了什么,他有些疑惑地说:“你的信息素……是枪的味道?”

很特别的味道,是熟悉的枪械的味道,没有硝烟的,没有火药的暴躁,而是金属的冷静睿智,冰凉而疏离。

“枪的味道?”叶修想了想,不知该不该赞同,“你的描述挺有意思的。”

“是枪的味道。”苏沐秋又凑近嗅了嗅,给出了一个肯定的答案,就去给他倒茶。虽然已经很熟了,但是这些礼数苏沐秋也不会省略,更何况叶修说,他三天两头往这里跑就是为了喝口水,那这口水肯定不能怠慢了。

能对Alpha的信息素这么敏感,多半是发情期要到了,叶修之前恶补了一下AO的生理差异,这下就有些坐立不安了,椅子上像是有钉子一样——和即将发情的Omega共处一室,他还对这个Omega有点意思,事情就不好办了。

见叶修神色局促,苏沐秋问道:“怎么了?”

“你一点常识没有吗?”不知为何,叶修有点恼怒。

苏沐秋一愣,然后玩味地笑了起来:“你说发情期?既然你发现了,那你还坐着干什么?”

还坐着干什么?苏沐秋的发情期,作为Alpha的叶修理当回避,可是叶修觉得他们家的家具上都有层隐形胶水,教人无论如何都迈不开步子。

苏沐秋闷头笑得腰都直不起来。

“其实你不用担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苏沐秋安抚地拍拍他的肩膀,一脸“哥有经验你别怕”,习惯性地摸摸耳朵,却只摸到发烫的耳垂,他才想起来昨晚给秋木苏检修,这时候它还在地下室。

叶修没说话。

苏沐秋在叶修面前坐下,笑问:“还不走的话,是不是说明,叶修大大想和我玩点成人的游戏?”

鼻尖传来不知名的清香,淡淡的花香,不如上次闻到的那样浓郁,所以理智尚在,却不由自处地想要在这玫瑰花的清香中醉倒,叶修努力定了定神,说:“别闹!”

苏沐秋无辜地眨眨眼,又不走又不做他是想干什么?

他并不真的反对和一个Alpha结合,身为Omega虽然有诸多限制,但是他早早接受了自己的第二性别,并不以此而产生任何其他情绪。如今苏沐秋愈发确定他确实对叶修的感觉不大一样,甚至他还觉得叶修对他也是不同的。不过他自己也明白,这种莫名奇妙的自恋不太能站得住脚。

所以,不如趁着这机会试一试。

然而叶修的表情像是吃了一斤一叶之秋一样,苏沐秋开始怀疑自己,但又不想轻易放弃,他怎么会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放弃呢?

那么,再明显一点?

苏沐秋凑上去舔了舔叶修的唇,蜻蜓点水一般,整个过程不到五秒钟,他努力维持面上的平静,试图做出一个略带戏谑的表情让自己显得不那么尴尬,但鼻息间叶修的气息让他有些许的迷乱,枪械原本就让他着迷,更何况是有催情作用的信息素的味道,欲望的浪潮正酝酿着一次袭击。

秋木苏在地下室,现在应该先把它拿过来,至少去弄点抑制剂……

“这是……什么意思?”叶修愣住,他分不清是震惊更多还是喜悦更多。

“叶修……”

可是并不想离开……

苏沐秋低低地叹息着,他想说些话解释,却又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似乎失去了语言的能力,如初生婴儿一般只剩下本能。最终他还是选择再次吻上去,灵活的舌尖在唇上流连,小心翼翼地试探着,只要遇到一丝反抗就毫不犹豫地撤回,他对自己的自制力相当有信心,尽管他全身所有的细胞都叫嚣着要占有这个Alpha。


评论(6)

热度(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