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请与废柴的我谈恋爱

05

  苏沐秋一觉醒来才四点多,把窗帘拉开个缝往外头一看,窗外的天空乌蒙蒙的,窗上沾着几颗雪粒。可能是因为昨天晚上哭了一会儿,这时醒来太阳穴突突地疼。

  还没到上班的时间,苏沐秋醒过来之后睡不着,躺在床上反复地想昨晚叶修的反应,又想起自己在网上查到的各种穿越理论,想了一个多小时没有结论,才迷迷糊糊地又睡过去。

  没过多久宿舍里其他人起床,洗漱和进出的声音吵醒睡着不久的苏沐秋,这一觉醒来头疼没能好一点,眼睛还都是花的,真是得不偿失。

  苏沐秋打着呵欠起床,拿起牙刷和杯子走到洗手间,对面那铺的小齐正漱完口,见苏沐秋过来,他往旁边让了两步,又好奇地勾着头凑近,小心翼翼地问:“苏哥,失恋了?”

  “......”苏沐秋往镜子里一看,镜子里这人还真有些憔悴,都是没睡好的锅,清醒之后倒觉得晚上那些都是胡思乱想没什么价值的,可惜时光也无法倒流,没睡好的觉也只能过去。

  八卦的不止小齐一个。都是二十来岁的青年,有这方面的心思再正常不过,平时苏沐秋还会跟他们一起瞎吹,反正二十五岁的年纪摆在那里,比他们都大,怎么吹都不为过,此时被误会他倒连解释的心都没有,本来也没办法解释,他可不想再被人当神经病。

  

  上班之前白班的网管会去买早点,通常是要给夜班的还有老板娘她们带,所以冬天他们一般都打包带走吃。苏沐秋为了故意避开人群,在外头吃完了碗稀饭和半根油条才往网吧走,反正老板娘给他们定的上班时间很有弹性,迟个几分钟不是什么大事,再有他还真不太想看叶修那张脸,故意磨蹭到交班之后才进去。

  叶修正往楼上走,苏沐秋远远看着他的背影,心里五味杂陈。叶修却仿佛感应到他的视线,不知怎么忽然一个回头,居高临下地看着苏沐秋。

  今天早上可能是忘了上班的多了一个人,早餐就少带了一份,也没人给叶修早餐,他就那么空着肚子上去睡觉。苏沐秋和叶修对视着,他差点以为叶修要像过去一样说给我也来一根——从前他们家早上也只派一个人去买早餐——那人却又跟没事人一样转身继续上楼。

  苏沐秋也没赶上去和叶修交流,他还需要点时间做充足的心理准备以及搞清楚现状,叶修的背影消失后,他囫囵吞完嘴里的那点油条就开始工作。

  早上七点多人还比较少,兴欣目前员工充足工作也算清闲。苏沐秋打开台电脑登陆第十区,一晚上过去公会开荒队成员级数都领先了普通玩几级家,而君莫笑的名字又响亮不少。他丝毫不感到意外,以叶修的水平,即便已经退役,到网游里仍然是各大公会争抢的对象,在这点上没有首杀级数没跟上大部队又缺少趁手装备的秋木苏确实不及君莫笑。

  但苏沐秋并没有轻易地放弃,新区才开放两天,以后还有的是机会。原本他是想直接加入嘉王朝,后来还是决定观望观望,毕竟让公会高层来拉拢他比他进入工会再得到高层注意要直接一些。

  

  “唉,不知道小唐什么时候回来。”

  小齐就着送饮料往回走的机会到苏沐身后,冷不丁开口,苏沐秋正打怪,被他的神出鬼没吓了一跳。

  “......快了吧。”他打发道。

  其实唐柔和小齐同岁,但这小伙子春心荡漾,觉得要把女孩子叫得小点能更显亲近,于是也跟着苏沐秋喊小唐,然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唐柔待他倒没有丝毫的特别。这回唐柔请假回家,小齐就害上了相思病,三天两头哀声叹气盼她回来,今天正一感慨,提着大包小包的唐柔就从门外走了进来。

  小齐见了,顿时不理苏沐秋了,屁颠屁颠跑过去想帮唐柔提东西:“小唐,你回来啦,我帮你提。”

  唐柔笑笑说不用,不着痕迹地避开了小齐的手,小齐也没注意,还继续示好,苏沐秋远远看着乐了几秒便再度投身到荣耀之中。

  

  不久之后老板娘也起了床,下楼看网吧的生意,前台小妹把收起来的早餐递给她,她问一下晚上的情况,又把豆浆油条留下来,让人送上去给没吃早餐的叶修,便在苏沐秋坐的地方边开了台机子。

  “怎么样,你多少级了?”陈果问他。

  “还行,快二十了。”苏沐秋答,他自然没有通宵练级的升得快,在普通玩家中也只算中等速度。

  “准备玩什么,还是枪炮师么?”到了20级就该转职,陈果好奇地问道。她网吧里的人虽然多,但在荣耀上处处同她投缘的却只有苏沐秋一个,虽人他水平一般,但她还是挺期待这人到神之领域的。

  “不了,玩个更厉害的。”苏沐秋笑。

  “什么?”陈果问。

  “以后你就知道了。”苏沐秋答。

  “卖什么关子!”

  陈果一巴掌拍苏沐秋后背上,秋木苏差点被一只小怪挠死,苏沐秋手速飞快干掉手头的怪,再扭头看着陈大老板那张黑脸也不敢责怪,好歹是衣食父母,就只好照实交待:“准备玩散人。”

  “散人?那要怎么玩?”

  散人这职业陈果也只是听说过,那是只存在于50级时代的传说,等级提升、职业觉醒任务出现之后这种玩法便已经消失,毕竟之后无法再继续升级,在其他70级角色面前,50级的散人只让人觉得好笑,没人会再去废功夫练一个注定打不赢别人的散人号。

  “首先,需要一把专属武器,叶修手里君莫笑的那把千机伞就是关键,也就是可以转换形态的武器......”聊起千机伞苏沐秋就滔滔不绝起来,对他来说,研究千机伞好像还是前几天的事,那股子兴奋劲又再度涌了上来。虽说目前对神之领域后来的材料不熟,但他相信等他练到50级,之后的提升也不会是问题。

  “照你这么说,他那可是独一无二的银武,你上哪儿弄去?”陈果听他那些银武理论听得头晕,只揪出重点发问。

  “我自己做啊,”苏沐秋自信,“设计图我还有。”

  “......即便你做出了那个什么千机伞,散人到50级之后也无法升级了。”陈果不得不提醒道。

  这也是导致君莫笑当然无法进入职业圈的原因,5级的等级压制可不是能转易忽略的东西,苏沐秋之前也不得不因此放弃千机伞这个天才之作。千机伞的最大优势在于变化多端,单纯某一种形态的优势却不明显,例如战矛形态的千机伞性能肯定比不上银武却邪。

  不过如今,升级的问题却也不是不能解决:“不是还有神之领域吗?”

  苏沐秋并没有自己做过神之领域的挑战,不过在玩了一段时间后便想到了这个可能性,他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

  “50级做神之领域的挑战,没睡醒吧你?”陈大老板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就她之前看苏沐秋那玩法,比小白还不如,操作可能还没有到她的水平,就这也想50级进神之领域,未免太异想天开了。

  “......”苏沐秋真是憋屈极了。

  

  中午点饭时叶修还没起,苏沐秋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问陈果要不要点叶修的份,陈果让他去楼上看看,要是没醒就算了,她边交待点餐还边自言自语几句肯定没睡醒之类的话。

  苏沐秋再度走进那个储物室,此时的心情又有些许不同,进来了才想起叶修早上七点多才休息,中午怕是叫不起来的。他却也没着急出去,小心地绕过一堆杂物走到叶修的旁边,蹲下来看这人的脸。岁月确实在他身上留下了些痕迹,除了拔高了点的个头,脸上的变化更明显,从前好歹脸上是有血色的,现在只剩苍白,从前是稚气未脱有点婴儿肥,现在是熬夜熬出来的虚胖。

  不意外,真的不意外,叶修这家伙就是一旦钻进游戏就出不来,没人管着他他就能比谁都邋遢。不过总想着从前从前,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真有过从前,他的无动无衷是因为生命中不曾存在苏沐秋这个人,还是因为他已经忘记了这个人的存在,无论哪一个都让人不太好接受——就是超人也总要有点缓冲的时间,苏沐秋这么想着,原谅了自己一时的胆怯。

  帘子拉得很严实,苏沐秋还是能清晰地看到叶修睡着时的表情,为什么退役之后不回家,还到兴欣打工,住在这样的地方,他无聊地戳了一下叶修的侧脸,那人皱起眉毛,微微往另一个方向翻了下身。

  

  下午三点多叶修刚起床陈果就拉着他去和唐柔PK。小齐一向关注唐柔的动向,他俩一坐下他跟苏沐秋说了声就跑过去凑热闹了。苏沐秋对这场PK倒是没有兴趣,唐柔是个纯新手,就算手速很快,在叶修面前也是没有任何赢的可能性,叶修并没有让着新人的习惯,和任何人打都会全力以赴,这场PK注定是单纯的虐菜。

  随着赌注的增加,那区围着的人越来越多,还有人给唐柔加起油来,苏沐秋失笑,要是他们知道唐柔的对手是斗神还会兴致勃勃地加油吗?不过现在的叶修在第十区也算是个名人了,首杀、副本记录上都挂着君莫笑的大名,各大工会也准备拉拢他。

  唐柔没钱之后围观党认出了他,围在那里要看君莫笑的银武,众人议论纷纷,叶修却笑而不语。

  可惜只有5级?不,不止5级,50级之前的升级都不会有问题,叶修这时拿出君莫笑想必对之后的升级也有思路。

  “没有了,就这个也是不知怎么扔了一堆材料就瞎搞出来的。”

  苏沐秋刚打开网盘想找找是不是有往后升级的资料就听到这句,气得差点没手滑把文件给删了——什么叫瞎搞出来的,那可是他花了几个月失败无数次才做出来的银武好吗,就这么轻飘飘地带过去,真是不尊重他的劳动成果!苏沐秋想冲上去理论,看着那层层人海还是决定放弃,又继续去翻之前用的网盘,稍微瞟了一眼,他传上去的文件果然还没有下载记录。

 

  叶修自然地收下唐柔的赌金,到前台买了包烟之后就拿起菜单借花献佛说要请大家吃饭。

  饭菜送到之后,前台小妹让送烟路过的苏沐秋去叫老板娘和唐柔吃饭,于是苏沐秋又折到两位沉迷网络的女士身边,定睛一看唐柔面前电脑上也是荣耀的界面,他有点惊讶:“小唐也决定玩荣耀了?”

  “嗯。”唐柔答道。

  “还不是叶修那家伙!”陈果想想就来气,不过能让唐柔开始玩荣耀她心里也是高兴的。

  苏沐秋笑笑没接这句,转而对唐柔说:“准备玩什么,我可以教你。”

  “就你。”唐柔还没回话,陈果就嫌弃地拒绝了苏沐秋。

  苏沐秋第无数次无语凝噎,他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安慰自己以后陈老板一定会后悔今天的鄙视,可是现阶段也只能忍了。

  “想玩战斗法师。”唐柔的回答就显得礼貌多了,也不会让人下不来台。

  苏沐秋点点头,战斗法师的话这里有个现成的师傅呢,他在网吧里搜索了一下叶修的身影,没找着,估计躲在哪儿抽烟呢。不过看陈果这样子对叶修也是很不屑的,他识相地没有把建议说出口,直接表明他来意:“老板娘,晚餐到了,去吃饭吧。”

  陈果跟唐柔讲得正在兴头上,可不愿意就这么停下来,连连说知道了打发走苏沐秋,继续跟唐柔科普一叶之秋的战绩。

  苏沐秋无奈,一个人回来前台,其他网管已经选完找地方吃去了,小齐也到得挺晚,边站在苏沐秋身旁选盒饭边吐槽叶修这种欺负女生的行为——关系到唐柔,他总想发扬自己的绅士风度。

  可怜苏沐秋听得头都晕了,不得不找着个机会打断他:“吃着他请客的饭还吐槽他,这不大好吧?”他挑了份自己喜欢的菜,走到之前就看中的角落里坐着吃。

  “那可都是小唐的钱!”小齐也跟了过来,说得义愤填膺。

  真是没个消停了!

  “愿赌服输,已经是叶修的了啊。”苏沐秋并不觉得叶修的做法有什么不妥,即便有他也强行无视。

  小齐哑口无言,刨了几口饭:“难怪和女朋友分手,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

  苏沐秋的饭差点喷出来:“......那也比你这只会嘴炮毫无实战经验的好!”

  “你有经验,不是一样被甩?”小齐反问。

  苏沐秋正准备反驳,一个声音在他身后响起:“被甩了?”他一转头,叶修那张脸出现在眼前,手里的饭差点撒一地,苏沐秋脸颊发热,调整了一下表情问:“你到这里来干什么?”

  “路过。”叶修答,又问:“你被甩了?”

  苏沐秋再看,叶修刚应该是在门外抽烟,进门如果不想从客人中间穿过,就只能往这边走。看着叶修,满嘴跑火车的苏沐秋一下子卡壳了,在其他人面前吹牛吹得天花乱坠,到叶修面前就感觉无所遁形,过去三年都和他形影不离,他的一切他都知道,苏沐秋紧张得不行,只能恶狠狠地回了句:“关你什么事!”

  “好吧。”

  叶修也没当一回事,慢悠悠地路过他们。

  等他走远,小齐才幽幽地补了一句:“我说吧,这人真讨厌。”

  “我觉得还是你比较讨厌。”苏沐秋面无表情回他。


评论(5)

热度(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