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靠近一点点

200啦,总有刁民想害朕是下一篇的名字啦,开脑洞的时光总是辣么美好

我做错了什么居然失眠了,还有大概两次更新这篇就完结,写不完也完😂



“记得,”叶修照实回答,并且纠正了他话里的小错误,“那座桥叫叹息桥。”

叹息桥是联盟里的一座不太起眼的桥,隐藏在树林里,苏沐秋没有真正加入联盟还不知道它真正的名字,不过他应该对那里印象深刻,偷溜进联盟那次他就是从那座桥摔下去,虽然避免了被人发现,但是接下来半个月都因为扭伤行动不便。

苏沐秋纠结了半天,才鼓足勇气,故作轻松地说:“那天我跟你说我们回不去了,其实不是这样的,我发现前面有能上去的路,你一个人那天晚上是可以回去的,可是我脚扭伤了,不想一个人呆在那里所以骗你留下了。”


那是进校的第二年秋天,苏沐秋趁着周末偷溜到联盟,美其名曰“视察”,实际上就是好奇而已,这种行为明显违反校规,所以苏沐秋也没有找同伴,只想一个人悄悄行动,看一圈再神不知归不见地出来,没想到才出去不久就被叶修撞上了。

那时苏沐秋和叶修还只是普通舍友关系,最多就是同一部话剧两个主演之间的交情,不能再多。苏沐秋看到叶修,打了个招呼就准备走,谁知他走一步,叶修也跟着走一步,他走两步,叶修也跟着走两步,他去看叶修,叶修就看别的地方假装看风景,试了几次确定叶修在根据他的行动而动作之后,他发问:“你跟着我干什么?”

“你要去哪里?”叶修直接问。

苏沐秋想到之前叶修在他去蹭课的时候给他打掩护,甚至配合地对教授说他们是情侣关系希望教授通融通融,就觉得叶修这人特别值得信任,于是他也没有想骗叶修:“我准备到联盟去看看。”就算叶修要举报他,在举报他之前他还能给叶修说道说道,叶修这人特别好说话,事情也是有转机的。

叶修倒没说要去举报他,只提醒他:“这是违反校规,被发现了会直接开除的。”

苏沐秋对叶修的回答很满意,比起学校里一提起校规就缩头的乌龟们,叶修淡定的语气已经很值得赞扬了,他从不要求别人跟他一样富有探索精神,毕竟这是天赋,学不来的。叶修的反应给了他一丝希望,他抓住机会兜售他的想法:“不就是联盟吗,我们小时候就去过啦,为什么要禁止再进,说不定是他们在隐藏什么……”

在苏沐秋的滔滔不绝之中,一个人的违规之旅变成了两个人的一日游。

一路上都挺顺利,没有遇上什么人,有几次差点撞到吃饭回来的正式队员,都被两人给机智地闪过去了。苏沐秋准备得很充分,还带了午餐,中午两个人找了块偏僻的地方吃饭,轻松得就像是在野餐一样。苏沐秋好像真的只是来玩的,还在一些他觉得漂亮的地方摆pose让叶修拿手机给自己拍照。

凹了几个帅气的造型之后,苏沐秋想起来要客气客气:“你不拍吗?”

叶修摇摇头:“反正以后天天都在这里,有什么好拍的。”

“哟,很自信嘛。”苏沐秋笑他。

“你不是一样?”叶修反问。

苏沐秋摸着下巴考虑了一下,说:“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嘛。”

没想到竟一语成谶。

意外是发生在回程,两个人不小心迷了会儿路,找到正确的方向的时候天色已经暗了,走过叹息桥的时候附近走过来几个巡逻的队员,苏沐秋先注意到他们,下意识地抓着叶修的手往回退,这桥上有很多青苔,他没注意又很急就滑下去了,顺便把叶修给带下去了,还好桥下不深,两个人身上都只有点擦伤,苏沐秋扭伤了脚。

“你怎么样?”苏沐秋忙问叶修,毕竟是他把叶修拖过来的,他得负起责任。

叶修从苏沐秋身上爬起来,平复了一下心情,说:“没事,你呢?”

“我好像脚扭了。”

“还能站起来吗?”

叶修伸手扶他,苏沐秋试了半天,无奈地摇摇头:“好像站不起来。”

“……”

“现在怎么办?”

遇上这种事也没办法,两个人没有互相指责,坐在原处小声讨论起方案来,结论是叶修去找有没有上去的方法,苏沐秋自己处理一下扭伤的脚。

没多久,叶修回来,冲苏沐秋摇摇头:“回不去了。”

“回不去了,”苏沐秋跟着重复了一遍,又说:“看来只能现在这里呆一晚,明天白天再回去了。”

叶修耸肩:“看来是这样。”

“唉,都是我不好,一不小心分心掉下来,还连累你。”

苏沐秋本来也没有很自责,选择来的可是叶修自己,他这怂恿的顶多承担十分之一的责任,拉着叶修跑路可是在帮他,这么说只是客气,多客气客气总没错的,正常情况下对方就是想怪罪也没处使力了,这是苏沐秋过去十几年总结出的生存之道。

谁知叶修这家伙相当与众不同,没听出来他只是出于礼貌表达歉意,竟还赞同地点点头:“是啊,都怪你。”

“???”苏沐秋震惊了,“你这人怎么这么不会说话!”

“难道不是事实么?”叶修笑。

“……”说是事实,好像也没有错?可是苏沐秋还是觉得很气愤。

“好了别生气,开玩笑的。是哪只脚扭伤了,还疼不疼?”叶修飞快转移了话题。

“右脚。”苏沐秋下意识回答。

叶修凑过去,先是轻轻碰了下肿起来的地方,问他疼不疼,再调整好力度帮他按摩。

苏沐秋看着一脸专注的室友,总觉得好像有哪里不对劲,不知道为什么空气都变得热了起来,他想不明白,只好去看天空,看别的地方应该会稍微好一点吧,苏沐秋想。

秋日露重,两个人互相取暖过了一夜,早上苏沐秋的脚已经好了很多,叶修却坚持要把他背回去,苏沐秋原本不想麻烦他,推脱了几次。

“以后我们就是队友,你要是现在落下病根,对我来说才是真的负担,现在背你还是能承担得起的。”

叶修说得这么有道理,苏沐秋也想不出理由再拒绝,为了节省体力两个人也没有说话,叶修的步子非常平稳,温暖的后背也让人非常有安全感,苏沐秋不小心睡着了,再睁开眼的时候已经回到了宿舍里。

“睡得可真熟啊。”叶修感慨,这一路可真是够呛。

苏沐秋特别不好意思,挠挠在叶修身后蹭得鸟窝一样的头,说:“谢谢你啊。”

“不客气,”叶修说,“你可真沉,该减肥了。”

“???”


叶修现在还记得当时苏沐秋那想跳起来打他却又硬要保持微笑道谢的纠结表情,想起来还觉得很有趣,他甚至想笑。

在这么严肃的场合笑出来苏沐秋会跟从前一样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然后冲过来搞事吗?

“……还有《新编睡美人》那次,如果不是我偷懒搬了把坏掉的椅子,也不会发生那样的意外,后来大家都误会我们的关系,间接导致你在学生时代没有谈成恋爱,沦落到需要靠相亲找对象这么惨……”

苏沐秋一本正经地说着,也不管叶修有没有在听,这些事他想了很久,不好意思说,一旦开了个头,后面的就自然而然地继续下去了,越说越觉得自己错得离谱,就要被无穷无尽的愧疚淹没。

叶修左耳朵进右耳朵出,跟着苏沐秋一起回忆过去,压根没注意到苏沐秋越来越忧郁的语气。

“所以,一直以来我的伪装让你产生了我和你和适合的幻觉,其实真实的我们不一定合适。”苏沐秋结束了沉重的自我剖析自我批判,盯着叶修的手像在等待最终的审判。

叶修花了点时间整理苏沐秋说的话,怎么也不明白他是怎么得出最后那个结论的,不过有一点倒是很明确:“你果然一直都只是把我当普通朋友啊。”

“啊?”

“只有普通朋友,不对,应该是只有陌生人之间才会把每一件事算得这么仔细吧,”叶修觉得自己好像找到现在的苏沐秋表现得奇怪的原因了,“而且你还算错了,离开荣耀几年就变笨了。”




评论(9)

热度(1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