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总有刁民想害朕

不普通的太监x不普通的皇帝 恶搞雷文,慎入

靠近一点点明后天完结,要酝酿一下,保持日更,更点别的


苏沐秋最近有些疑神疑鬼的,转过身的时候总觉得有道犀利的目光刺向他的背后,让人寒毛倒竖,他怀疑是有居心叵测之人想要谋害他。

要谋害一国之君,说容易也不容易,但不是件无法做到的事,特别是谋害像苏沐秋这样没有实权在宫内甚至没什么亲信的皇帝,难度系数又下降了几个数量级,问题是什么人会想要谋害他,有什么动机来谋害他,这叫人想不通。苏沐秋毫无头绪,虽然他是死是活对他们来说无足轻重,但是他们确实没有理由杀死他,如果要动手三年前就该动手了,现在他死了只会引发动乱——难道说,是被发现了?

苏沐秋越想越有道理,忍不住把自己的分析说了出来:“小叶子,朕觉得有人想弑君。”

“……”

“奏折都堆成山了,肯定是想累死朕,曲线篡位。”苏沐秋举例佐证。

“陛下,恕臣之言,如果您下午不去御花园扑蝴蝶的话,奏折应该早就批完了。”叶修一点面子也没留,直白地表示批到这个点都是皇帝自己的错,皇帝一旦不想批奏折了就会找各种各样的借口,千奇百怪的理由都能说得出来,纵容之后后患无穷,他深有体会。

苏沐秋无法反驳,又感到一阵心酸,宫里的太监都这德行,扑一下蝴蝶都成罪过,活着还有什么意思,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

说来也心酸,这个太监是他唯一的心腹。不过说心腹也不准确,因为这个人在人后从没有在乎过尊卑有别,压根儿就不像个合格的下属,只不过因为他为人本分,又是苏沐秋入宫一个月后分过来的,朝夕相处五年有了感情,苏沐秋舍不得责罚他(罚了就没人使唤了),只能宽宏大量地原谅了此人的无礼。

“叶修,朕有点冷,你去给朕打盆热水来,朕要泡脚。”大丈夫能屈能伸,苏沐秋非常乐观地略过之前的话题。

这个太监很奇怪,在人前表现得恭恭敬敬对皇帝唯命是从,在人后却总是没大没小的,听不听命令全凭心情,只不过一喊他“小叶子”就生气,明明他自己的话也说得直白到让人生气。私下里想让他干点什么都得叫他入宫前的名字,叫“叶修”的话成功率会高很多。

“……”叶修一动不动,“陛下,这种小事不是大总管该做的。”

“你虽然是大总管,可宫内也只有你一个太监。”苏沐秋晓之以理。

“那您让暗卫去倒。”

“万一他们在水里下毒……叶修,我只信任你。”

“陛下,出来混以后总是要还的。”叶修深深地看着小皇帝,意有所指。

苏沐秋秒懂,拍着胸脯保证道:“你放心,荣国现在是穷了点,宫里人少,十年之后必然不会是这番光景,十年之后朕一定会安排一堆小太监供你使唤。”

天下原是三分,荣、夏、耀三足鼎立,只是百年过去,耀国日益强大,前两年已经吞并夏国,现在正虎视眈眈盯着荣国,只是荣国虽然贫弱,但是比起君王酒池肉林荒淫无度的夏国还是要好上许多,再者才结束战争不久,耀国尚需休养生息,荣国得以借此机会苟延残喘,不过苏沐秋还是对荣国的前景很是看好。

起点不高,努力就好。

叶修对皇帝的承诺不以为然,同样的话他至少听了五年了,五年前他们初次见面时听到过,三年前他假死醒来的时候也听到过,不知道还能不能有成真的那一天。一堆使唤小太监叶修倒是不稀罕,他稀罕的东西无价,就是不知道他的陛下愿不愿意给了,想着,叶修垂眸笑了笑,任劳任怨地转身去给任性的皇帝烧水,顺便再到厨房去煮碗面。

等他把水盆端过来,皇帝果然又有了新的要求。

“叶修,我饿了,”苏沐秋孩子气地蹬腿,“我要吃长寿面。”

“是是是,正做着,泡完脚就给您端过来。”叶修答道。

“现在就端过来。”苏沐秋坚持,再过一会儿今天就要过完,那就太迟了。

叶修无奈,想说一定会在过十二点前做好,又怕脸皮薄的皇帝陛下闹脾气,只好听话地去赶工。今天本不是皇帝的生辰,不过每年这个日子皇帝都会要求吃长寿面,每次都装作突发其想的样子,比如故意拖到晚上然后说要吃宵夜,还要求叶修亲自下厨,还要说吉利话要给他送礼物,叶修都已经摸出了规律,这回的礼物也早就提前准备好了。

叶修从前其实不太下厨,现在也只会做长寿面而已,头两年煮出来的面芯都是白生生的,不过即使这样皇帝也吃得很开心,后来叶修特地跟御膳房的厨子学了做法,做出来的成品虽然没有御膳那样色香味俱全,味道却是极好的。

不过耀国王爷亲自下厨做的长寿面,比普通御厨做的可要贵重多了,味道好不好诚意都在其中了,想起自己的身份,叶修又不由得忧虑起来——五年没回去,也不知道叶秋究竟是什么打算,按照他们原来的计划,时机已经差不多成熟,他对这场仗很有信心,只是到时候该如何跟皇帝交代比较让人头疼。



评论(9)

热度(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