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这里的黎明静悄悄 上

我终于找到一个能够混更的东西了QAQ,暗香相关

我找到了分手吧的一点后文,感觉复活了😭就是有点雷雷的

----

太阳在树林那边落下去,整片天空只剩下淡淡的橙黄色。

伐木的人们成群结队地往村庄里走来,他们哼唱着胜利的歌谣,少女们清脆的声音在高音部,像是清晨的喜鹊,欢快而嘹亮,男人们则更加内敛,他们的嗓音浑厚而低沉,稳稳当当地托着整首歌曲。他们完全不像是工作回来,更像是刚刚打完一场胜仗凯旋。

人们渴望着胜利,并以歌唱的方式表达着他们的渴望,每当听到这熟悉的旋律村里的老人们浑浊的眼睛也会陡然清亮起来。

村庄里炊烟袅袅,各户人家都开始准备做晚饭。苏沐秋在屋子里把孩子哄睡着之后忙走到门口,在人群中寻找房东太太的身影,他的视力向来很好,总能一眼找出他想要的东西,可是房东太太似乎没有跟着这群工人一起回来。

村庄靠近边境,树林里有危险的大型动物出没,房东太太的视力又不大好,到时候天色真的黑下来她一个人待在树林恐怕会有危险,更何况她是为了他去树林里采有益睡眠的野浆果的,他不能置身事外。苏沐秋焦急地站在门口,眼看着人群混入村落之中,队伍的最后是伐木队的队长,男人邋邋遢遢地套着洗得发白的外套抽烟,褐色的眼珠直直地盯着不知名的方向,右眼边的疤痕让那张严肃的脸显得有些可怖。

苏沐秋转身看了一眼在屋子里睡得香甜的孩子,飞快跑到邻居请他们帮忙照看孩子,然后立刻追上队伍去询问房东太太的下落。队长轻蔑地瞥了他一眼,冷冷地吐出“不知道”三个字,他并不喜欢这个omega,他从前也是当兵的,后来在战场上落下残疾才回到家乡找点活做,他向来都鄙视这种逃兵,就算这人称自己为军属他也并不相信。

起初村子里的人看见苏沐秋衣服上嘉世军区的徽章时以为他是来执行任务的士兵,后来他就这样安稳地在他们这个相对来说较为平静的地区住下了,并且丝毫没有回到部队的意愿,善良淳朴的村民并没有把他赶出村庄,私下里却也对他这种行为相当不齿。

那时候苏沐秋只想离联盟远远的,从没有刻意去解释什么,直到后来怀孕的症状显露,他才渐渐被村民接纳——在死亡阴影笼罩的国家里,能有新生命的诞生是一件足以让人遗忘一切不快的事。

然而仍然有人拒绝接受他这样的人,队长称他为“懦夫”,特别是在他协助当地驻守的部队打下敌人的两架侦察机之后,拥有这样的战斗力却蜗居在这里而不是到真正的前线为国效力,简直就是男人的耻辱,即便他是个omega也不能容忍。队长对苏沐秋的厌恶或许不仅仅源于这样冠冕堂皇的理由,只是他自己也再找不出更多的理由让别人跟他一起排挤这个人。

“李太太还没有回家,她从来不会这么晚还待在外面,我担心她遇到什么危险,您今天下午没有看到她吗?”苏沐秋没有理会队长冷漠到无礼的态度,他并不在乎别人对他的看法,喜爱也好厌恶也好,对他来说都没有什么区别。

队长抬头看看远方渐暗的天色,想起和蔼善良的李太太,终于不再板着臭脸而是皱起眉头为她担心起来:“似乎有人听到了她的声音,但我们没碰上……喂你去哪儿?你要一个人去吗,太危险了……”

苏沐秋猛地向树林的方向跑去,听到队长的话他停下脚步,转身又向家里的方向跑去——他现在身体状态不是很好,如果遇到大型动物或者敌国的侦察兵还真不一定能过赤手空拳把李太太带回去,他需要些武器。

但愿,一切只是他想太多。

“喂——”队长看着这个omega健步如飞地从自己身前掠过,完全无视自己的存在,心里有些不高兴,想拦下教训教训他,又怕周围的人议论,只好不满地嘴里嘟囔些什么往自己家里走去。


苏沐秋掀开自己的床板,敲开第三块地砖打开他的私人武器库,里面整整齐齐地摆着两把冲锋枪,一支正常的手枪和一支造型怪异的枪,一些弹药,还有几把小刀,正中间的是一把银色的伞。他从窗户望过去,天色已经彻底暗下去,街道上的行人不多,距离换岗的时间不多,站岗的哨兵还一动不动地坚守自己的职责。苏沐秋看了千机伞一眼,拿出那把普通的手枪,并在腰间别了一把匕首。离开之前他请邻居多照顾笑笑一段时间,他可能会晚一些回来,邻居非常友善地答应。

夜里的林子湿气很重,李太太的腿脚不太好,下雨天都会膝盖酸痛,严重的时候甚至走不动路,要早点把她找回来才好。黑暗潮湿的树林给人带来压抑的感觉,苏沐秋尽量轻地在树林里穿行,他动作缓慢,小心翼翼地观察着周围可能的异常。

如果换作之前的他,根本不必这样小心,他的单兵作战能力从来都是数一数二的,苏沐秋怀念着过去,却并不后悔。笑笑的出生耗费了苏沐秋不少精力,不过损伤更大的其实是信息素调节剂,为了提前发情期他窃取了还未研制成功的成果,主管方士谦简直气疯了还威胁要送他上军事法庭,他知道方士谦是为了他的身体着想,因为真正怀有恶意的人却都是笑里藏刀。

李太太不会进得太深,在过来的路上并没有看到危险动物出没的踪迹,已经是万幸,倒是在采浆果的地方找到了挣扎到痕迹,不过四周没有血迹,苏沐秋稍微安心,挟持可比直接杀死要好多了,至少还有机会。他就着月光慢慢走着,思考着对方的人数,如果是敌军侦查至少会是两人一起行动的,人数也不会太多,否则总会被伐木队发现。

也许他们还没有走远,要在这里度过一个夜晚。

苏沐秋有望了下四周,他刚刚好些隐约听到些摩擦的声音,但还无法判断是动物走过还是人类,他情不自禁握紧了手中的枪,一步一步朝着声音的方向走去,走了四五步猛然停下——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

那是一位美人,身材高挑,玲珑有致,尽管盘好的发髻已经在数天的奔波中散开,几缕发丝狼狈地粘在她隽秀的脸颊上,她似乎已经无法站稳,握着枪的双手却那样稳,那双灰色的眼睛依旧闪着坚定的光。苏沐秋不动声色地往旁边退了两步,靠住一棵大树内心才感到安全。这样坚定的眼神,好像曾在哪里见到过——是的,他的战友们也是这样坚定地保护着自己的国家,苏沐秋的心中不由涌起一丝怜悯,然后他更加用力地握紧了枪。

敌人不值得同情。

两人在阴暗潮湿的树林中对峙,只能靠灰白的月光分辨敌人的动作。

两人都没有出声,苏沐秋怕贸然行动引来她的同伴,可她为什么还没有任何反应?

“走开,”那女人忽然退后一步抓起昏迷的李太太,平板无波的声音里隐藏着一丝颤抖,“我不想和你们开火,我不想伤害我的兄弟。”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苏沐秋的心猛然狂跳起来,他维持着持枪的姿势,眼眶却已经忍不住发热。但是还不能掉以轻心,他知道这时候不能够掉以轻心,敌人总是狡猾的,他选了一段在当教官时教过的曲调哼了起来,然后轻声喊:“莉儿?”

女人的心显然发生了动摇,她的枪口微微向下,问道:“你是谁?”

“莉儿,还记得这首曲子吗?”

莉儿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暗中的那个身影,她的内心仍有疑虑——她无法放松警惕,上级已经放弃了她们,她无法相信任何人。

可是,如果真的无法相信自己的同胞,她回到G国来又是为了什么?莉儿咬着下唇将一切委屈咽进心里,扔开枪朝苏沐秋跑了过去,苏沐秋也放下枪跑过去拥抱她,两人在月光下紧紧地拥抱。

“长官!长官,你在这里,我太高兴了,你不知道我有多高兴……”年轻的姑娘的眼里闪烁着激动的泪花,晶莹的泪珠从她灰扑扑的脸上留下一道道痕迹,她甚至来不及整理自己的妆容,双臂不受控制地紧紧地拥抱住她的长官,此刻他就是她的依靠,就像从前一样,无法再隐藏的恐惧猛然爆发出来,她就是在狂风暴雨中挣扎的一艘小船,终于到达可以停靠的码头。

“你回来了你回来了……”苏沐秋也用力地拥抱着莉儿,他同样为这样的重逢而激动不已。

为了保证猎鹰的安全,情报局决定牺牲不那么重要的间谍,故意放出一些间谍的信息,并且没有为他们准备撤退的方案,甚至为了不影响军心没有提起给他们任何通知,虽然苏沐秋极力反对这样荒谬的决定,可惜终究是势单力薄无力回天。

他曾以为他的小鸟们都回不来了,幸好……

莉儿哭了一阵子,用袖子擦了擦双颊的眼泪,问:“长官,你怎么会在这里?我以为你们放弃我了……”

“对不起,我没有保护好你们。”苏沐秋的心脏一阵抽痛,莉儿回来了,可其他人却不知道是死是活。

“别这么说,”莉儿笑了一下,从前的调皮性子又回到了她身上,“我相信你,你一定尽力了。”

苏沐秋深吸一口气,拍了拍莉儿的肩膀,此时不需要再说什么,尽在不言之中。

两人带着李太太回到村子里,莉儿的腿上有伤,苏沐秋背着仍在昏睡的李太太,他们走得很慢,一边走路一边聊着天。莉儿在F国清剿行动的前一天得知了这件事,是她在F国的一位军官朋友偷偷告诉她的,接着她就烧毁自己公寓里的所有重要文件连夜离开,翻越几座高山试图回到G国。她选的都是偏僻险峻的道路,没有人认为她一个omega会冒这么大险,因此没有人追到她。到达两国交界的区域时她格外小心,躲过几个敌国士兵才终于到达这片树林,她已经在林子里呆了两天,不敢贸然出去,打晕李太太只是想让自己更安全点,至少他们的军队非常顾及人民的感受不会漠视普通老百姓的生命,她隐去了自己对祖国的不信任那个部分。

“真厉害。”苏沐秋由衷地夸奖着,孤身一人从F国回到这里确实是件了不起的事。

“我想活着,我还要拯救我们的同胞,保护我们的国家。”莉儿轻声说着,她仍心有不甘。

“你做得够多了。”苏沐秋安慰道。

“不,你不知道……”莉儿嘴唇颤抖,她的眼中充满泪水,“他们不是人,是畜生。”

苏沐秋用一只手握住莉儿的手掌,捏了捏她的手心,希望能以此安抚她的情绪。

莉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平复自己的情绪:“我知道他们的实验室的地点,很多……战俘在里面。他们抓到的战俘,先是拷问,您知道的,吐真剂那些东西,但是他们不是真的想要情报,只是以折磨人取乐,越是意志力坚定的战士他们看得越开心,把我们的人弄得痴痴傻傻疯疯癫癫,把他们当作笑话来讲,反正只要不弄死就行了,最后半死不活的扔给实验室。”

苏沐秋轻轻地吸了一口气,他扬起头看了看天幕中那代表团圆的一轮圆月,轻声问:“实验室的事你知道多少?”

像G国研究信息素调节剂一样,F国也在研制直接针对人体的武器,不过他们是直接改造人体,虽然目前超级士兵并没有成功的案例,但是他们一直在通过实验提升士兵的战斗能力,作为敌国G国一直很关注他们的进度。

“除了地点,只知道目前似乎有了很大的进展。他们最近都很开心,说是得到了一个很强的实验体,成功的可能性非常大。”莉儿说着,忽然停下转身,“他们说抓住了叶秋,是真的吗?”

“你怀疑那个实验体是叶秋?”

莉儿摇摇头:“不,肯定只是他们放的烟雾弹而已……”

“他们说将要成功的那个是叶秋?”苏沐秋再一次发问,他几乎要认不出自己的声音。

“宣传而已,要知道一直以来没有成功,民间的压力很大,他们称抓住的是叶秋只是增加民众的信心,毕竟大家都知道这实验对实验体的要求也很高,身体素质越高成功可能性越大。不过想想也知道,斗神怎么可能被那种人抓住,怎么可能被那样像三岁小孩那样戏耍……”莉儿极为不屑地哼了一声,“怎么了?”

“没什么。”

苏沐秋慢慢地往前走,他的双腿变得异常沉重起来,像是走在林子边缘的沼泽地里,而现在的他却连根能当作拐杖的树枝都没有,只能一个人在这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摇摇欲坠地、行尸走肉一般地向前进着。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