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星象仪_

13-

叶修没想到会在异国他乡再见到记忆中的那个少年,那人灵活地穿缩在黑压压的学院袍之间,像是爱丽丝漫游仙境里那只兔子,猛地从他脑海中蹿到现实世界中来。

苏沐秋也看到他了,可是苏沐秋并没有过来打招呼,而是彻底无视掉他,即使住在同一间宿舍也没有讲过一句话,甚至寒暄的“你好”“再见”都不曾讲过。

如果那人决定想要当陌生人,叶修觉得自己也没有理由去打扰。

直到审核中期评价看到苏沐秋提交的内容,叶修才有理由主动跟苏沐秋有了交集。

叶修其实知道是大冒险,可还是按照这位同学的要求,在没事的时候陪他上课,保证教学质量确实也是他的责任,但是如果提交这份中期评价的另有其人,那么叶修的处理方法就会有所不同。

拜托各种朋友帮他占位置,出其不意地出现在苏沐秋旁边,看苏沐秋敢怒不敢言的表情,叶修也觉得自己这样想是恶作剧似的很幼稚,可是又没法停下来,他只是想找个理由多跟苏沐秋在一起,苏沐秋的项目一年就结束,在那之后他就像天空中的云朵一样不知道会飘到哪里,再也找不到了。


有人告诉他说高中时期的爱情都是幼稚的,两个人都不成熟,还未形成正确的三观,产生的感情也是虚幻的,他们以为只要拆散他们这段感情能够随着时间淡去,叶修也曾经以为他会渐渐忘记苏沐秋,可是他并没有。

“他有什么值得喜欢的?看吧,自私、阴险、贪婪,市侩,总有一天都暴露出来了。”

自私、阴险、贪婪、市侩?这不是能够定义苏沐秋的形容词。

苏沐秋还是那个苏沐秋,无论过多久都一样,跟老师聊到忘记时间,明明都准备走了还会心软折回来,脾气来得快也去得快,叶修总能在这个人身上找到过去那个少年的影子,远远看着他的时候总觉得还能够跟过去一样跟他勾肩搭臂,听他讲自己的新点子和新发明。

现在的他,成熟了,稳重了,还是苏沐秋。

叶修觉得,一个人的性格是平稳的,系数小于一,无法预料的冲击可能会在短时间内造成比较大的波动,但是随着时间,曲线又会慢慢回到本来的位置,所谓“一岁看大,三岁看老”大概就是差不多的道理。


上大学后,叶修把新生名单翻了几遍,始终找不到苏沐秋的名字,他又想办法找到其他学校的新生名单,得到的结论是苏沐秋根本没有来B市,体验过这种失落的感觉,之前分手的愤怒与憎恨都显得黯然失色。

不过叶修并不是个会为了爱情要死要活的人,他的大学生活平静地继续着,电竞的梦也曾圆过,四年下来没有谈恋爱,但生活照样多姿多彩。

毕业之后申请国外的博士,叶修才脱家里的控制有真正自由的生活,在国内无形的枷锁始终束缚着他,他觉得喘不过气来,可又没有理由去反抗。


叶修从来没有隐藏过对苏沐秋的兴趣,当朋友顺着他的视线看到苏沐秋问“这是你喜欢的人”时他一直都是坦率地答是,尽管苏沐秋的身边总是站着其他的人。

碰壁的次数多了,朋友也开始打趣他,说出来混总是要还的,叶修也一笑而过,这两年有不少人邀请他约会,他从没答应过,因为在他的认知里,是因为喜欢才在一起,才会去约会,而不是因为空虚。

到后来叶修自己都时不时自嘲。

来这边两年叶修都没怎好好出去玩过,他一向醉心学术不太出门,见到苏沐秋就想起从前计划毕业旅行的日子,忍不住想趁着圣诞节邀请苏沐秋四处转转。不过被拒绝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叶修跟其他朋友一起去旅行的途中总会想起苏沐秋,圣诞节那天他发了一条仅苏沐秋可见的朋友圈,图片是这个假期他见识过的美丽风景,他写道“圣诞快乐”,就像是跟他一起看过这些风景,当面跟苏沐秋说一样。


元旦跨年叶修没忍住把话说开了,不出意料得到的是拒绝的回答。明明是拒绝人的一方,苏沐秋表情却比他这个被拒绝的还要委屈,面对这样的苏沐秋叶修根本生不起气来,而且想到他的经历叶修就更没法生气,连再往前一步都会觉得愧疚。

叶修不得不承认当时的爱情确实是不成熟的,不是说感情本身不成熟,而是表达感情的方式不成熟,并不是强硬地迎难而上才是真爱,暂时的妥协也并不是背叛。

高三回去上学的时候苏沐秋已经不在班上,说是转学,叶修也相信了,所以他以为他们能在大学再见,以苏沐秋的成绩高考应该不会有问题。即使后来没在B市的重点高校新生中看见苏沐秋的名字叶修也只是以为苏沐秋没报B市的大学而已,他根本没想到苏沐秋直接辍学了。

叶修无法想象苏沐秋被逼的退学时的心情,就算那个人能在意外失去保送资格第二天笑着说从头再来,他也不认为一个十八岁的少年坚强到足以一个人承担起这样的无妄之灾,这对苏沐秋来说太不公平,可惜他也没法让时光倒流。


从苏沐橙那里知道苏沐秋很多消息,他过去的生活,他未来的打算,叶修一边为苏沐秋感到骄傲,一边又为苏沐秋的未来里没有自己而遗憾,可是再遗憾也只能默默地在旁边看着苏沐秋。

过去的那些事虽不是他亲手做的,却都是因他而起,苏沐秋选择隐藏自己的心意,他只能尽量陪他演完这场戏。


不知什么时候闹钟响了起来打断叶修的思绪,苏沐秋迷迷糊糊地按掉手机,一看身边那人已经坐起来很精神的样,于是问道:“怎么起这么早,做噩梦了?”

“没,就是想到过去的事。”叶修说。

“什么事?”苏沐秋顺口问。

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想到早上还要去上课,苏沐秋打了个呵欠坐了起来,该去做早餐了——叶修的黑暗料理他吃过几次后也就没什么指望了,想吃点好的只能靠自己。

“十几年前的事。”叶修答,“想想我真傻,早知道《野蜂飞舞》能把你追到,就不花那么多心思了。”

苏沐秋白了叶修一眼,这人到底是不是表现的那么游刃有余,他十几年前脑子不好使不清楚,现在还能不清楚吗?

没理叶修例行嘴硬,苏沐秋穿着拖鞋往厨房走,边走边问:“今天鸡蛋要溏心的全熟的?”

“全熟的。”叶修说。

“哦,那就溏心的吧,你赶紧起来别赖床。”苏沐秋故意唱反调,说着忍不住又打了个呵欠,真困。

卧室里传来一阵笑声,拎着锅苏沐秋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要真是一首《野蜂飞舞》的事,他也不会纠结那么久了,谁知道当时是怎么想通的,在漫长的摸索之后,那一瞬间突然开窍了,很像从前在景点找一线天,苦寻而不得,然后在一个不经意之间在黑暗中看到要找的那一点光芒。

回想起当年的自己跟叶修,还真是两个傻得可爱的家伙,兜兜转转那么久,幸好缘分足够深,两个傻子才能够在一起。

苏沐秋想,未来他们也会一直在一起,再也没有什么能将他们分开。

至于鸡蛋,今天还是吃溏心的好。




评论(14)

热度(1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