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金丝雀

18-

完成任务之后的叶修在家里休息一周才回警局上班,陈果局长亲自给他批的假,还扬言要是本周内在兴欣警局方圆一公里内看到叶修的身影就绝对饶不了他。

天上掉下来的假期叶修当然不会拒绝,他只是爱岗敬业,并不是一个工作狂,从风笛出来之后能好好休息一周再好不过。

虽然苏沐秋先他一步离开,并且并没有恢复记忆的迹象,但是只要他还活着,他们总有再见面的一天,叶修并不着急。

他躺在他们的双人床上,把苏沐秋留给他的纸条翻来覆去看了十几遍,看着熟悉的笔迹写出的留言,不得不承认,他的心情微妙。

亲爱的卧底先生:

先走一步。

作为回礼,请将这份风笛修缮建议交给典狱长,算是我之前犯下错误的补偿,希望他能原谅我,并且能加强风笛监狱的警戒,以确保我这样十恶不赦的坏蛋不可能越狱。

后会无期。

叶修承认这次交锋是苏沐秋略胜一筹,不管他是真的毫无记忆还是假的失忆,毫无底线地利用自己的一切优势对他来说已经是一种本能,是自己错误地估计他的意图——毕竟他放出的理由那么充分——并且忽略掉苏沐秋的另一种本能,他绝不是一个会畏惧改变的人,如果环境改变太多,他也会再去把环境变成自己习惯的样子。

苏沐秋给叶修留了份礼物,信息以密码的形式刻在他床头,密钥在数独书里的第三十七页。他不仅留下了一张纸条,还将自己这些年来的观察写成了一本册子,放在谜底所示的地方,在数独书上做下的标记是辅助信息,因为只有叶修能翻译出他的意思,所以他还在风笛监狱兼任了几天的翻译才回家。

就在叶修享受着难得的假期时,嘉世的日子却不太好过。

岳理的案子不但没破,他们的另一名卧底也失去了踪迹。派进去的人全军覆没,嘉世输得彻底,他们已经做好在野外或者河里打捞尸体的准备。

然而那两人奇迹般地活了下来,并犹如两记响亮的耳光重重地扇在陶轩局长的脸上。

五月的气温已经回升,烈日之下,一辆黑色的加长轿车停在嘉世警局门口。

“苏先生。”男人从副驾走出来拉开后座车门,出来的先是一把泛着冷光的金属伞,接着身着黑色西装的苏沐秋走下车,男人伸出手臂想要阻拦他,但是半途却又缩了回去,他对这个人还有点阴影。

苏沐秋挥挥手,示意兄弟们把车里的东西扔出来,然后吩咐司机去洗车,半小时之后门口见。

“要准时。”苏沐秋笑眯眯地叮嘱,司机却像是看到什么可怕的东西一样颤抖起来,飞快把车开走。这个人的手段有多么狠辣,对从前的同事多么不留情,他们都已经见识过,他甚至就这样光明正大地拉着两个被打得血肉模糊的警察来警局门口挑衅,这不是胆大能够形容的了,他已经疯狂。

浑身是血的张家兴和郭阳被扔在嘉世门口,苏沐秋已经走进嘉世,径直走向局长办公室。

陶轩这些天一直没有回过家,上头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在联盟里的地位岌岌可危,况且两个精英失踪,他也没办法回去睡觉。已经连续工作三天,陶轩一抬头看到苏沐秋的时候还以为自己眼花或者在做梦,他茫然地看了看手里的卷宗,已经分不清是处在梦境还是现实,再抬头才找回自己的嗓子:“苏沐秋?”

“陶哥,好久不见,小小礼物不成敬意。”苏沐秋摘下墨镜,自来熟地在一旁的沙发上坐下,给自己泡了一壶普洱。

“你……”陶轩想说些什么,刘皓忽然冲了进来,说张家兴和郭阳两个人被岳理的人送来,已经送去医院,刘皓话还未说完,看见沙发上的苏沐秋立刻住了嘴,他愣愣地看着那个把局长办公室当自己家的家伙,就是这个家伙刚刚派人把两个兄弟扔出来的。

陶轩如梦初醒,他心一沉一皱眉,挥手:“你先出去。”

“茶不错。”苏沐秋没有看他,专注地观察茶叶浮动的姿态,“怎么样,我的礼物你还满意吧?”

“你……”陶轩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什么意思?”

“拜访好久不见的老朋友总要带点礼物是吧,陶哥?”苏沐秋装作惊讶的样子,唇角讽刺的弧度却告诉陶轩来者不善。

陶轩没有休息好,原本就气色不大好,此刻更是脸色煞白。如果说苏沐秋真是送礼,不会大摇大摆乘着岳理的车来,把伤成这样的两个人扔在警局门口,从窗户看出去还能看到残留的血迹。

陶轩心下思量,不欲与他硬碰硬:“先谢谢你的大礼,陶哥没别的什么,今天下午请你吃饭,当做接……”

苏沐秋却一抬手打断他:“不必,我今天来只想拿回我的档案。”

“你的档案是在嘉世,不过我得请示……”

陶轩话没说完,苏沐秋不客气地用两颗子弹打断他的话,咬字清晰地说:“我说,我要我的档案。”

异常的枪响让外面值班的警员涌了进来,苏沐秋伞尖着地,转头看拿枪指着他的众人,有些无辜:“啧,老朋友叙旧,来这么多人干什么?你说呢,陶哥?”

陶轩也是经历过不少大风大浪的人,在短暂的震惊之后迅速镇定下来:“你们都出去。”

其他人不甘不愿地退下,陶轩沉默了几分钟,才说:“沐秋,别开玩笑了。”

苏沐秋的伞尖一下下点地,他惊讶:“我可没有在开玩笑,我、很、认、真。”

“最近太忙,本来准备等忙完就申请让你离开风笛监狱,这件事是我做错了,不该拖延,可你这玩笑也开得太大了。把武器放下,我们兄弟俩揭过这页,你救人有功我会上报。”陶轩苦口婆心地劝说。

苏沐秋却并不买账,他讽刺一笑:“是拖延还是压根不想让我出来,其实我真的不介意,至于我在荣耀的身份我也不介意,只是我的东西在别人手上我真的不大习惯。”

陶轩神色一变:“你是为叶修……”

“那是你们的事。”苏沐秋不屑。

“我已经让我的人都出去了,你也该卖陶哥一个面子。”陶轩说。

“千机伞,加上我,以一敌你局里十个人,够的吧?我最后说一次,我的档案给我。”千机伞的伞尖对准了陶轩的脑袋。

陶轩只能沉默,确实是因为武力不够他才让其他人出去,毕竟此刻苏沐秋还没有要动武的意思,别人掺和进来就不一定了,相信他们已经向联盟报告此事,此时只需要等待增援即可。被枪口抵着,陶轩只好从抽屉里拿出这些天翻开无数次的资料,他最后看了表格里笑得阳光灿烂的少年,把东西递给苏沐秋。

苏沐秋只扫了一眼文件,才把伞放下慢慢往外走,边走边说:“别再派那些蠢货过来,下次就不会这么好给你留活的,我保证,见一个杀一个。”

“苏沐秋,你有必要做到这一步吗?”看着他的背影,陶轩终于失态地大吼起来。

苏沐秋步子一顿,却没有回头:“八年前你迟到的十分钟,让我花了八年时间反省自己的失误,然后上个月我才明白过来,反省没有意义。”

提及八年前的迟到,陶轩便失去了全身力气,他无话可说,这些年他一直安慰自己十分钟不足以导致任务的失败,但是此时他无法反驳,在生死瞬间,一秒钟都足以改变结局,更何况十分钟。

岳理的车绝尘而去,嘉世警局陷入愁云之中。

叶修彻彻底底地休整了一周之后在周四回到了兴欣警局,苏沐橙正在其他地方执行任务,属于她的位子是空着的。他一进去,众人就以同情的目光注视着他,以方锐为代表的一干同事见他来之后都不约而同放下了手头的活儿,魏琛走过去拍拍他的肩膀:“回来了啊。”

叶修毫不留情地把魏琛的手拍开,自顾自地走回自己的位子:“怎么了,都看着我干什么?沐橙呢?”

“任务呢,莫凡跟进的。”方锐解决了他的疑惑。

“嘉世倒了大霉。”魏琛接上。

有些话不必明说,叶修就能明白。好歹同事一场,即便那些人从前跟着陶轩和刘皓做过些不大合适的事情,但是听到他们可能牺牲的消息时叶修也不禁有些惆怅,他的手在桌面上随意敲了两下,手伸到口袋里头掏出一盒烟,深吸了口气,问:“尸体,找到了吗?”

“死是没死,”方锐说,“不过也差不多了。”他给叶修调开一段视频,是苏沐秋在嘉世门口的片段,包括他让人把两个血人扔下来以及离开的时候冲摄像头竖的中指。魏琛也弯腰看当时的监控录像,连连感慨:“你姘头也太狂了吧!”他不是第一次看这个视频,也不是第一次和苏沐秋交手,但是这样嚣张的苏沐秋他还是头一次见,看得他都有点毛骨悚然。和从前接触过的任何一个任务对象都不同,苏沐秋可是相当了解联盟的手段,也有实力和顶尖成员交手,更不必说他手中的那把原本只存在于理论中的武器,岳理的案子变得更加棘手。

叶修没对视频作出任何评价,看完后只问接下来的任务,乔一帆把整理好的卷宗递给他,他一目十行地看过文件,飞快总结道:“所以我们的任务是接收嘉世的残局?”

“不仅如此,还有一个通缉令。”方锐也递给他一张纸,嘉世的火红枫叶在通缉令的正中间,通缉令是陶轩下的,“陶轩气疯了。”

围观许久的陈果一把扯过通缉令,恨恨地说:“他们嘉世没人了吗?这个任务不接!”她和唐柔大致推断出了叶修和苏家兄妹俩的故事,这个任务对叶修来说实在太过为难,要是中途苏沐橙回来,他们又要如何自处?

叶修却没事人一般地拿回那张纸,笑了笑:“不,这个我接了。”

“你……”陈果有些急了,“我说不接就是不接。”

“老板娘,别担心,我没事,”叶修知道她在为自己安心,安抚了她一句,“况且……只有我才能把他带回来啊。”

end


评论(12)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