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同学少年都不贱

30-

晚上回家路上叶修大致把苏沐橙的想法跟苏沐秋讲了一遍,苏沐秋听完却沉默下来,黑暗中看不清他的表情,叶修不能确定他听过苏沐橙的想法之后是同意还是不同意,于是问道:“你怎么不说话?”

苏沐秋重重地叹了口气,他把手背在身后只顾闷头向前走,这声叹息百转千回,听得叶修也,叶修想到电视剧里满腹心事的老皇帝,前狼后虎内忧外患,一副就要承受不住的苍老样子。恍神之间苏沐秋已经走远,叶修加快了脚步赶上去,拍了他的肩膀一下:“你到底是同意不同意啊?”他还真是被苏沐秋给带歪了,联想的都是些什么东西!

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摇着头叹着气可还是没有回答他。

“不同意?”叶修试探着问。

苏沐秋一脸纠结,磨蹭半天才吐出一句她这个年纪不该操心这些事。

“那你十五岁的时候工作了吗?”叶修好奇,按理说苏沐秋十五岁的时候已经带着苏沐橙离开孤儿院,那时就该自己赚钱养家糊口,不会有什么未成年人不用赚钱的想法。

“我又不一样。”苏沐秋说得格外理直气壮,人们都说长兄为父,他们兄妹既然父母双亡,他这个做哥哥的理当承担起责任,这与年纪无关,苏沐秋觉得自己的想法没有任何问题,还挺自豪的。

“你这是双重标准,还独裁。”叶修评价。

这么大顶帽子扣下来苏沐秋可承受不起,他扭头怒瞪叶修:“你懂什么!”

“我当然懂,”叶修说,“小孩子的心可是很敏感的。”

看他这副自信满满又看穿一切的样子,苏沐秋也变得不确定起来,说起独裁家长,叶修他老爸应该算是一个,有时候家长就是会在无形之中对孩子造成伤害,孩子的心态确实敏感。苏沐秋反思自己,也想从叶修身上取经:“看来你是经验之谈。”

叶修点点头。

“不介意的话,说说看?”苏沐秋问。

“不介意啊,不过也没什么好说的,叶秋那家伙就老说我伤了他的心,因为些莫名其妙的事说我不理解他,小孩子的心事就是难以捉摸啊。”叶修感慨道。

“……你弟不是只比你小几秒钟?”苏沐秋可无语死了,“而且我觉得叶秋搞不好是真被伤了心,毕竟你就是杀人于无形中的一个人。”

叶修挑了挑眉:“我什么时候杀人于无形了?”

“很多时候!”苏沐秋想起来就觉得恼人极了,“你自己是不知道,你常常露出’你们这些愚蠢的凡人啊’这种表情,每个眼神都是戏。”

“我看是你戏多,”叶修听到这评价感觉挺新鲜的,又觉得好笑,他拍了下正奋力表现自己不满的苏沐秋的后脑勺,“瞎想什么呢!”

苏沐秋捂住被打到的地方,震惊得说不出话来,呆了有四五秒才反应过来:“这没大没小的,懂不懂尊敬兄长啊?”

“你就比我大几个月啊,幼稚。”叶修鄙视道。

“都有大半年呢,你叫我一声哥不冤枉。”苏沐秋记得叶修是五月份出生的,从前聊天的时候有提到过,他比自己小六七个月。

叶修瞥了苏沐秋一眼:“哦,厉害了,我的哥。”

“……”

“总之回头好好聊聊,别再把她当小孩子看了,你能做的她也可以。”叶修说道。

苏沐秋没再故意怼叶修,他是把叶修的话听进去了,之前确实犯了点错误,这没有什么不好承认的。见叶修正看着他,他点点头表示自己会好好想想的,走了几步路又感叹:“养孩子可真难啊。”

“可不是吗?”叶修附和道,他想起些家里的事情来。

理解这个词可不是简单就能过做到的,对于很多人来说能够承认自己的错误已经是件很不容易的事,更别提改正错误试着去理解别人,可是苏沐秋就不一样,叶修扭头去看他正想着的人,那人仰着头就像天上有什么宝物似的,走路也不看着前面:“看着点,都要撞到树了——你在看什么?”

“你看,今天好多星星,好漂亮。”苏沐秋着迷地看着天幕中的点点繁星,感觉自己的灵魂都要被吸入浩渺无垠的宇宙之中。

叶修想起苏沐秋曾经跟他讨论过的《狮子王》,下意识发问:“你是想你的父母亲了吗?”

接着他又意识到不妥,这种问题问出来太没有礼貌,可是苏沐秋并没有介意,他还是看着天空,喃喃自语:“感觉能够够到一样。”说着,他真的伸手去抓了一下,只抓到些空气,可他也并不失望,还觉得无比高兴。

叶修也往上看了眼,此时他想起了首诗:“手可摘星辰。”

“我知道这首诗,后面是’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苏沐秋说,他张开双臂拥抱整个天空,然后情不自禁地放大了自己的音量,“可是为什么不敢高声语?我就想让他们看着我,我在这里。”

叶修一愣,视线再次回到身边人的身上,看着苏沐秋他有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是处在什么虔诚的仪式中一般,周围的一切都染上庄严肃穆的味道,让人一瞬间感受到自己的渺小,莫名奇妙产生了类似敬畏的情绪。

“我在这里。”苏沐秋喊,似乎真的在跟什么人对话。

“你在这里。”


苏沐橙跟苏沐秋很快就达成一致协议,他们三个人在家里都是平等的,不能再有长辈的架子,苏沐秋虽然非常勉强,最后还是答应了。苏沐橙原本兴高采烈地计划着跟他们一起去打工,不过还没等她加入兄长们的队伍,兄长之一就生病了。

叶修都好几年没有发过烧,他都没意识到自己头晕眼花是因为生病,还是苏沐秋发觉他不正常,用手背探了探他的额头才试到他体温偏高。离网吧关门就剩几天,老板小年夜就决定不营业,苏沐秋一合计直接让叶修去医院,接下来几天都老实在家呆着,并且让苏沐橙陪叶修去医院,回家好好照顾他。

苏沐橙也没不高兴,满口答应下来,在她心里能给帮上忙就足够了。

医生建议叶修打针,不过叶修给拒绝了,开了些药就回家了,回去的路上还嘱咐苏沐橙:“回头你哥问起来,你就说我打针了啊。”

苏沐橙不明白:“为什么?”

“不然要被他念死了。”叶修说。

小姑娘捂着嘴偷笑,笑完问他:“你是怕打针吗?”

叶修摇摇头:“只是没必要,回去睡几觉就好了。”

“哥哥要是知道了,一定亲自陪你来打针。”苏沐橙点点头,然后想象着苏沐秋会有的反应,“小孩子怎么能因为怕打针就不好好看病呢?走走走,我带去你。”

兄妹俩本就有几分相似,此时苏沐橙学起苏沐秋的表情来惟妙惟肖,叶修惊讶了几秒,然后笑了笑:“学你哥倒挺像的。”

“是啊。”苏沐橙自豪。


小年夜那天下午叶修就觉得好多了,拿体温计一测,温度果然下去了,只是病中积攒的疲倦还没有消下去,他起了床四处走了走,在外头看到正看电视的苏沐橙,苏沐橙见他起来忙站起来问:“怎么了?要喝水吗?”

叶修摇摇头,不过嗓子是有些干,一时说不出话说,于是他自己去倒了杯水喝下才问苏沐橙:“今天是最后一天上班吧,你哥回了吗?”

“还没呢,他说老板今天正常下班。”苏沐橙说。

叶修点点头,又往窗外看了眼,看天色应该还早,呆在家里再继续睡只怕待会儿起来会头疼,他想出去转转:“今天是小年夜,我们出去买些东西吧。”

苏沐橙在家里呆了几天也呆腻了,听了这话飞快答应,两人换了衣服带上围巾手套帽子,全副武装就出发了。


苏沐秋提着些熟食和菜回到家里时两人还没有回来,他心下奇怪,不过也不是很着急,桌上留下的纸条上写着他俩去超市了,苏沐秋休息了一会儿就进厨房先把菜跟肉给洗干净切好。

没多久门口传来钥匙碰撞的声音,苏沐秋一转身就看两个捂得严严实实的家伙提着大包小包进屋了,等他走过去看清了袋子里的东西,眉毛就忍不住抽搐了起来:“你们买面粉做什么?”

“今天是小年夜。”苏沐橙幸福地说。

“嗯,小年夜。”苏沐秋复述道,眼睛还盯着那袋面粉。

“叶修说小年夜要吃饺子。”苏沐橙说。

“嗯,饺子。”苏沐秋继续复述,然后把视线转向叶修,示意他给解释一下。

“我家里小年夜会包饺子吃,沐橙听了就想试试。”叶修说。

“哦,你会包饺子?”苏沐秋好奇,他以为叶修应该是没有下过厨房的,平时做饭也不见他凑过来,早知道他会平时就该让他下下厨。

“我当然不会。”叶修说。

他无辜地看向苏沐橙,结果苏沐橙摇摇头:“我也不会。”

“你不会干吗不买现成的饺子?”苏沐秋瞪着叶修。

“就是,自己包的才有家的感觉啊。”叶修说着,他也是很委屈,刚刚苏沐橙兴冲冲地买了面粉,他还是她会做的呢。

“对对对,这样有家的感觉。”苏沐橙连连点头,然后大眼睛盯着自家哥哥卖萌。

苏沐秋看看这个,这个视线飘移不看他,看看那个,那个就满脸期待地盯着他,没办法只好妥协:“你们俩还挺理直气壮的……行吧,今晚来包饺子。”

“你会?”叶修问。

“我不会你会啊!”苏沐秋翻着白眼吐槽了一句,然后开始分工,“沐橙把家里那个大碗洗了,然后把你们买的东西收拾好,把餐桌擦一擦;叶修过来帮忙。”


叶修洗完白菜,靠在灶台边看着苏沐秋在砧板上忙活,见他手上熟练,心下惊讶:“你还会做饭啊?”平时一直都是苏沐橙做饭,叶修就没见苏沐秋下过厨。

“那她没学会做饭前我们吃的什么?”苏沐秋看都没看叶修一眼说着,他想到什么,抬头问叶修,“你会擀面吗?”

“……不会。”叶修摇头。

“什么都不会还不买现成的!”苏沐秋又瞪了他一眼,想着再瞪也没办法,干脆把心里那点不爽发泄在肉馅里。

“你会活面擀皮吗?”叶修也意识到包饺子是个技术活,他们可能是准备不充分就冲动消费了,“要不我现在去查查?”

“我会,从前在餐馆打工的时候有学过。”苏沐秋说道,“你出去和沐橙一起收东西吧。”

“你是不是不高兴?”叶修问,苏沐秋忙了一天回来还得做这么多事他都有些良心不安了,“要不我来切肉吧。”

苏沐秋停下动作笑了起来:“我没有不高兴,就是觉得有点麻烦,不过也挺有趣的,别想太多。”

“我来吧。”叶修伸手想去拿刀。

苏沐秋怀疑地看了眼自己手上的刀,又看了看叶修:“你会切吗,可别切到手了。”

叶修点头:“这不挺机械的吗?我看看就会了。”

此时苏沐橙跑了过来,把擦干净的碗给苏沐秋:“碗洗好了。”

苏沐秋接下碗,又看了眼刀,把它递给叶修:“那行,我去和面,你做馅儿吧,别切到自己。”

“行!”叶修接过刀,围上围裙就开始大展身手。


评论(1)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