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暗香

现在的苏沐秋可不是轻易能够见到的,就算有张佳乐帮忙,他们还是只能在影楼的审讯室见上一面,最多半个小时,还得被摄像头盯着,不过方士谦并不在意有没有人看着,或者说他更希望接下来的对话能够被人听到。

张佳乐是此次事件的负责人之一,他总觉得事情不简单,苏沐秋解决了监视他的所有人私自把叶修移交到叶秋手上,接着回到联盟自首,对一切指控都供认不讳。这事可大可小,可是张佳乐怎么也想不通它是如何上升到叛国上来,而且即便苏沐秋已经承认所谓的罪行,联盟还是成立专门的审讯小组对付他,苏沐秋承认的事至少是终身监禁的结果,张佳乐实在觉得继续审讯并没有必要。

“我怀疑他是不是疯了。”张佳乐边带方士谦去往苏沐秋所在的审讯室边说。

“他一直都不正常。”方士谦耸耸肩,“还有更不正常的。”

“……”很好,达成了共识,对话也没有继续下去的必要了。

“你们进度怎么样?”方士谦又问。

张佳乐叹了口气:“铁板一块,不知道他们想要什么结果,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给出那个结果,简直是互相折磨。”

方士谦的脚步一顿,他问张佳乐:“是你在负责审讯吗?”

张佳乐摇摇头:“陶轩提议让喻文州来。”

“喻文州?”方士谦在心里反复念着这个名字,微草一向跟蓝雨不太对付,连带着他此时听到蓝雨队长的名字都觉得有些微妙。

“对。”张佳乐说着,在47号门前停下来,“到了。”


“怎么样,喻文州的审讯技术如何?”方士谦边把门锁上边问道,影楼的审讯室关上门会让人觉得十分压抑,不过他还是把门锁上了。

“不错,长江后浪推前浪。”苏沐秋懒洋洋地点评道。

“你多久没睡了,还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吗?”方士谦在苏沐秋对面坐下,细细打量苏沐秋的脸色,气色非常的差,可表情却是十分放松。

苏沐秋闭上双眼休息了十几秒,再睁开眼时眼中便是一片清明:“才三十多个小时,不碍事,你说。”

“叶修那点问题完全是小意思,一个小手术就能解决。不过有趣的是我问他要不要找东西,他拒绝了,说自己马上就要结婚,不需要没用的东西。”方士谦故意这么说,想看看苏沐秋会有什么反应。

“很好,谢谢你了。”苏沐秋只是眯了眯眼,“他结婚的话可以帮我包个红包。”

“……”

“不过他应该不会要我的红包,”苏沐秋自言自语道,“还是算了,就替我祝他幸福就好了。”

“算了,叶修没说要结婚,只说不用我帮忙找东西。”方士谦不再试图试探苏沐秋的内心,他往墙角那个摄像头看了一眼,“我这次来是想确认一下,你自己的身体你是知道的吧?”

苏沐秋微微皱了皱眉,接着又笑了起来:“我知道,我只是没想到它这么坚强,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呢?”

“你明明知道为什么不申请……”方士谦没有再说下去。

“我是知道,不过这真的是个意外,它来得不是时候我也没有别的办法,但是事情早点了结才是最好的。”苏沐秋说道。

“你就这么想去死吗?”方士谦问,“记忆并没有消失,总有一天会全部想起来,到那时候被留下的人会怎么想,你一点都不在乎吗?叶修不会怪你,也不会感激你这么做。”

苏沐秋沉默了一会儿,闭上眼睛靠着椅背:“我当然想活着,但是看起来有人并不想放过我们,现在的状况还不够明显吗?相信我我绝对已经尽力了,希望你还记得你的承诺,尊重我的决定。”

联盟迟迟不愿意判决,或许上头其他人还在争论,但陶轩肯定是不仅想要拿下苏沐秋,还想要彻底除掉叶修这个后患,苏沐秋曾经私下见过陶轩,事情并没有回旋的余地。

“你并没有尽力,抱歉我不能尊重这样的决定,”方士谦深深吸了口气,“你怀孕了,根据现行的法律,一切判决都要等到你把孩子生下来才能进行。”

叶修并不是唯一的改造人,苏沐秋是另一个成功的案例,再加上当年为了尽快进入能够被标记的状态使用的促发剂,苏沐秋的体质变得十分特殊,生殖细胞的活跃度变得格外高,方士谦看检查结果的时候就告诉过苏沐秋未来发情期怀孕的几率可能会达到百分之百,所以在听到叶修提起标记之后,方士谦立刻想到这一点,于是再次回到H市来。

“我没有,即使怀孕了也早就流掉了吧。”苏沐秋装作漫不经心地说着,四处漂移的视线里却透露着一股不安。

“有没有流产只能等检查结果出来之后再谈了。”方士谦说。

“有意义吗?”苏沐秋轻声问。

“一个人容易走进极端,钻进牛角尖就走不出来,希望你在这段时间里好好想想清楚。”方士谦说着站起身来,“叶修那边,我会再问他一次要不要帮忙,不过你放心,如果他再次拒绝我不会强行行动,毕竟找东西也需要他自己的配合。”


评论(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