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请与废材的我谈恋爱

5.1

前文这里找:【归档】2017.04.20更新至《谣言始于智者》


苏沐秋只看了一会儿就移开视线准备找台机器练级,毕竟这么盯着看一个男人会显得很奇怪,小齐也吐槽过他这种“不正常”的行为,他自己也注意不再把自己搞得像个变态。可在B区29号机子前坐下后他又不想登陆游戏了,他也很想跟苏沐橙打通电话,问问她过得好不好,不是从电视机里看到她对着镜头的笑容,听到回复记者的客套话,而是亲眼看到她的脸,从她的嘴里听到,听她自己说,她过得好还是不好。

果然还是没办法静下心来,苏沐秋捏了捏口袋里的账号卡,站起身来往门外走去。

兴欣网吧斜对面有一个报刊亭,那里不是距离嘉世俱乐部最近的地方,但却是能自由地看嘉世的最佳地方,自从上了嘉世俱乐部保安的黑名单,苏沐秋的待遇比狗仔还不如,有时候还没走过去保安就双手揣口袋里走出来了,两人对峙着,苏沐秋不过去,保安也假装自己只是出来溜达两步。

报刊亭老板见有人来,抬起眼皮看到是苏沐秋,索性连招呼都不招呼了,继续看自己的电视。这人每次来就站着看那边,大概是嘉世的狂热粉丝,想等什么人,不过他人挺上道,每次走之前还会带份报纸或者杂志,反正让他在这里站一会儿也不碍事,老板也不赶人。

苏沐秋准备照例往嘉世望几分钟,等那点忧郁心情随冷风散了,他就能安心回网吧。

而这一天注定是不平凡的一天,苏沐秋刚拿起一份日报假装翻看,嘉世俱乐部的门口就走出一个穿着白色羽绒服戴着厚围巾把自己捂得严严实实的人,她刚出来时还有些小心翼翼地四处看了看,接着便加快脚步往报刊厅走来。

那人走了过来,她的声音透过围巾传了出来:“老板,拿一张荣耀第十区账号卡。”

老板报了价格,然后从报台下抽出一张卡递给她。

苏沐橙在等找零的过程中还悄悄往兴欣网络会所看了几眼,可她完全没有注意到报刊亭的另一位顾客,直到她收起零钱准备回去,那人握住她的手腕她才惊讶地发觉那个拿着报纸的人早已注意到她,她虽然有些惊讶,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只是一个粉丝也不至于有过激行为,正准备问一句,看见那人的脸她便忘记了所以准备好的话语。

苏沐秋从看到这个身影的那一瞬间就进入僵直状态,即便很多年没有见过,他还是一眼认出了苏沐橙。他想笑一笑,口中呼出的雾气蓦然将眼前的人影都模糊了,只好重重喘了口气,他不自觉收紧了手,模糊中看她缩了缩,他又松了力道,想说你别怕我不会伤害你,可嗓子眼里却被东西堵住,什么声音都发不出来,千头万绪一齐涌来,一瞬间大浪袭来瞬间淹没。

苏沐秋笑着眨眨眼,眼前的景象又变得清晰起来,苏沐橙脸上的震惊还没有褪去,看着他的眼睛里满是惊讶,苏沐秋正要说话,苏沐橙的眼神又移向旁边,接着一只手搭上他的右肩,苏沐秋没有回头。

“在这里干什么,老板娘到处找你呢。”叶修嘴里还叼着烟,说话含含糊糊的,人也没个正形。

苏沐秋闭了闭眼睛,悄悄咬了一下下唇,也不回头去看叶修,只说:“好,我知道了,马上回去。”

可说完拉着苏沐橙的手也没有放开,三个人在报刊亭前站定,沉默着。

叶修轻轻叹了口气说:“这里不太方便,到人少点的地方说吧,放手吧她不会跑的,我替你引荐引荐。”苏沐橙好歹是个公众人物,出没在这附近的多是嘉世俱乐部的粉丝,现在还早人少,但是被看到也不太方便。

“妈蛋,我见我妹妹为什么要你引荐?”苏沐秋拍开叶修的手,虽然这样说,他还是放开手,跟着苏沐橙往僻静些的地方走去。

“这是……”苏沐橙无助地看着叶修,刚刚的话她听到了,可是她和叶修都很清楚,她的哥哥早在七年前就因为车祸离开人世,很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不像是玩笑,更何况说出这话的人还有一张这样熟悉的脸。

“早上跟你提过的,你的仰慕者。”叶修看了苏沐秋一眼,无奈地用眼神示意更多的信息他也不知道,“他叫苏沐秋。”

“苏沐橙,你还有没有良心了,你亲哥都能忘了?”苏沐秋做出生气的表情,可是垂下视线后脸色还是不自禁暗淡下去,“你有个哥哥的,你记得吧?”

苏沐秋其实有点害怕,不敢问,又不能不问——如果这个世界不曾有过一个叫做苏沐秋的人出现,那么未来他要往哪里去?

“我……”苏沐橙没法回答,职业选手不该有的颤抖此时出现在了她的身上,她的脑海中闪现无数的可能性,可是理智却告诉她,不可能。

——不可能有什么死而复生。

唯一能保持冷静的只有叶修,尽管内心也非常惊讶,但他好歹跟苏沐秋共事几天,多少做了些心理准备,原本打算把事情搞清楚再跟苏沐橙交代清楚,没想到他们这么早就遇上,不过也好,可以把话说清楚不用猜来猜去。

“你说你是她哥哥,有什么能证明的吗?”叶修问道。

苏沐秋看了叶修一眼,又闭上眼,回忆起在孤儿院以及离开孤儿院之后的点点滴滴,回忆好像潮水一般涨起又落下,他跳了几样苏沐橙可能记得的部分说,他们离开孤儿院的那一天,他送给苏沐橙的第一件生日礼物,苏沐橙送给他的第一件生日礼物,他们遇见叶修的那天,还有他们见的最后一面。

“说出来你们可能不相信,要是事情不是发生在我的身上我也不会相信。”苏沐秋苦笑起来,“我不明白我身上发生了什么,一睁开眼我就到了这里,一切都改变得彻彻底底,你们搬走了,家里拆迁,我的身份证过期,从前的手机号也不能用,QQ和旺旺都登不上去,只有网盘能用。”

说着,苏沐秋又看向叶修:“我在放银武资料的网盘里留了信息,你等会儿可以去看看。”

叶修没有说话,却把烟拿在手上,抿着唇脸上的表情不知道是相信还不相信。

“如果你们还不相信,或者……”苏沐秋有些无力,他自己也是迷糊的,根本没法说服别人,“或者你们真的从没有遇到过一个叫做苏沐秋的人,可能就是我走错了路,到了一个奇怪的世界吧。”

苏沐橙早已泪流满面,她不敢相信,却又想要相信。

对于苏沐秋的离开,他们都已经放下,他们一直用心地怀念着他,其实偶尔她也会觉得老天爷不公平,会觉得遗憾,可是从没有奢望过他能给回来,能这样活生生地站在她的眼前,这一切就像一场梦境一样,温热的手掌正触碰着她的身体,他的眼睛里写满抱歉,就像从前抱着她说没有办法给她更好的生活时一样,抱歉又无奈。

“你真的是哥哥吗……”苏沐橙的声音带着浓浓的鼻音,她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在那场车祸之后她再没有过这样大的情绪波动,那一次是痛彻心扉,这一次却是又不一样。

苏沐秋也没忍住红了眼睛:“是啊,我在这里。”


等兄妹俩最终确认,叶修提议他们去找个暖和的地方坐着聊,三人走到附近的麦当劳,叶修过去点餐,给他们俩留下点私人空间,等排完队端着早餐和三杯奶茶回来,此时兄妹俩已经都擦干眼泪说笑起来。

该怎么说,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这两个家伙倒是恢复得很快,叶修把餐盘放下在苏沐橙旁边坐下,苏沐秋没客气拿了杯牛奶捧着暖手,他们聊的都是些生活琐事,苏沐秋正问起苏沐橙这些年的感情生活,苏沐橙说打比赛忙没时间没心情,苏沐秋看起来有些愤愤,苏沐橙扑哧一笑让他别瞎操心。

好想回到七年前,三个人坐在沙发上边看电视边聊天,那时候苏沐秋还告诫苏沐橙在学校要防着点那些小男生,不能早恋耽误学习,现在就一脸郁闷抱怨妹妹这么好怎么会没有人追呢,还真是此一时彼一时,叶修听不下去了,提醒他:“联盟最受欢迎的美女选手,多少人喜欢她,你不就是一个?”

“我那能一样吗?我是爱,爱!”苏沐秋强调,又觉得叶修说得很对,有很多人喜欢沐橙,这个事实让他的心情好起来。

苏沐橙和苏沐秋都吃过早饭,他俩叙旧,叶修很少插嘴,只有问题问到自己身上的时候才说上一句,接着专注地吃汉堡和薯条,吃饱之后他就站起身来说要回去睡觉,让兄妹俩继续聊,还跟苏沐秋说会帮他跟老板娘请假,让他放心地在这里呆着。

等叶修走远后,苏沐秋将手里的牛奶一口饮尽说:“说吧,你刚刚说的隐情是什么?”

苏沐橙犹豫了一下,把嘉世俱乐部跟叶修之间的矛盾梳理一遍,她尽量不带入私人感情,可是讲起阴阳怪气的俱乐部经理和刘皓那群人她就很难冷静,那些针对叶修的下做事如今想起来还是气得发抖,也怪她自己没能给叶修帮上一点忙。

“所以说叶修是被迫退役……”苏沐秋喃喃,“那就说得通了。”

“什么?”苏沐橙不解。

“他把君莫笑转到第十区,应该是打算把它练起来再杀回去吧。”苏沐秋说着,笑了起来,“说起来真是没想到,君莫笑居然能有重见天日的一天。”

苏沐橙自然知道君莫笑这张账号卡对苏沐秋来说意味着什么,那是无数日夜无数心血汇集起来的产物,已经不仅仅只是一张账号卡而已,苏沐秋显然为千机伞的重出江湖感慨不已,而苏沐橙却想到另一个问题:“那你准备怎么办?”

“我准备怎么办?”苏沐秋一时没能跟上苏沐橙的思路。

“你还要签嘉世吗?”苏沐橙问。

嘉世的矛盾在于叶修和陶轩之间,而没有经历这七年的苏沐秋,是会跟她一起站在叶修身边,还是会站在陶轩那一边?她已经决定合约到期之后离开嘉世,可对苏沐秋来说,陶轩是那个力所能及照顾他们的陶轩,嘉世是他梦想中的夺冠队伍,他会如何选择呢?

苏沐秋一怔,也想到这一点,可是此时此刻他也不能给出一个十分肯定的回答,只说:“让我再想想吧。”


评论(30)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