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珊瑚海

尽管表现出一副不甚在意的样子,开服那天叶修却比苏沐秋还积极,从大课间开始就一个劲撺掇苏沐秋翘午休去网吧。苏沐秋原本打算好下午去,在某人的软磨硬泡下也不由得犹豫起来,期待这么久总是想更早登陆游戏的,中午又恰好比下午要早那么一点点,叶修还说有不被发现的出学校的方法,他怎么能不心动?

飞快吃完午饭后,苏沐秋跟着叶修一起溜到北门停车场附近,躲过路过的保安大叔跟老师,叶修指着前方不太高的墙说:“就是这里。”根据翻墙老手叶修丰富的经历,这地方最适合做坏事,苏沐秋心里却打起鼓来。

学校有门禁,大部分人中午是不能出校门的,只有拿着走读卡的一部分人才能出去,其他人要想出去只能等下午放学,或者跟叶修这样翻墙。苏沐秋倒不是不敢翻墙或者不想去网吧,只是觉得这样太明目张胆,被抓到也找不出其他借口,不够安全。

叶修见他犹豫不定,索性先翻上墙蹲下对他伸出手:“上来吧,很简单的。”

苏沐秋抬头看看冲他笑的叶修,继续思考翻墙的可行性和风险性,其实来都来了,也没理由再回去,他就是需要时间接受叶修所说的简单快捷万无一失的方案就是翻墙。

“你不来我就先走了啊——”叶修作出不等他的样子,转身要往下跳的时候却突然定住,一动不动站在墙头。

苏沐秋知道叶修故意激他,激将法不管用,但他已经做好准备,于是也动作利索地爬上了围墙,边爬边问叶修怎么不下去,等站到叶修身边往下看时他才明白叶修为什么突然不动也不说话——他们的班主任老冯,正骑在他的小破自行车上,嘴角带笑看着两只自投罗网的傻兔子。


尽管翘午休未遂,两人还是被罚写检讨,不仅要写,还要当着全班念出来,保证以后不会再犯。叶修没有男神包袱,检讨念得诚恳,可内容都没往心里去;苏沐秋则觉得自己的一世英明尽毁于此,当众检讨的时候脸烫得能煎鸡蛋,事后萎靡不振好几天。

一向爱惜羽毛的苏沐秋除了觉得丢人,也没有生出任何怪叶修的想法,更不觉得自己是“被叶修带坏了”,他们俩应该是臭味相投互相带坏,只不过从前他隐藏得比较深而已。

有了这番共患难,两个人的关系更上一层楼。叶秋也有所察觉,两位兄长聊天的时候好像能屏蔽掉周围的一切,他跟他们之间存在一堵看不见的墙,总让人有种自己格格不入的感觉。不过叶秋并没有想太多,只在心里小小地遗憾自己跟他俩不是一个班的,没有那么多共同话题可聊。


高二二十七班确实有很多话题,班主任老冯以搞事情为荣,组织班级活动格外积极。

圣诞节前夕,老冯突发奇想举办圣诞赠言活动,他订购了六十个黑色活页本,要求所有人给班上其他同学写信。学生们听了都傻眼,十几天内要写五十多份不同的内容,平时的作业量也没见减少,这个活动简直就是增加课业负担!

当然,也有人很喜欢这个活动,能正大光明地把内心深处的秘密传达到特定的人手里,这是一次难得的交流机会。

苏沐秋特意把叶修留到最后,他显然很有先见之明,光是开头就浪费了三张纸,直到第一行的“致叶修”看起来顺眼才继续下去。想说的太多,可真写起来又很困难,回顾从小到大经历的种种,也就勉强写满一页纸,内容不多,但情感足够真挚,相信足够打动对方。

落款之后,苏沐秋看着自己飘逸随性仙气十足的字迹,还有隐藏在字里行间的小彩蛋,非常满意。


平安夜那天才能收到属于自己的赠言本。

苏沐秋翻到来自叶修的那页,扫过一眼就莫名失落起来——字迹潦草,内容也很是敷衍,跟写给其他人的并没有什么不同,问题是他以为他应该是不同的。

理想与现实的落差让苏沐秋一整天都闷闷不乐,他知道自己在生什么气,也知道自己其实不应该生气,可情绪实在不是能够轻易控制的,为了忍住找茬发火的欲望,他尽量减少跟叶修的接触,晚上兄弟三人一起回家的时候也恹恹的,双胞胎说上五六句他才回上几个字,周身散发着一股“别惹我”的黑气。

到家之后立刻洗了个澡,吹头发的时候看着镜子里满脸不高兴的人,苏沐秋突然觉得自己特别傻,明明在意得不得了还要装作不喜欢,生气就生气,还要藏着掖着装不在乎,以为谁看不出来似的,其实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

门外传来敲门的声音,苏沐秋放下吹风机,走出浴室打开门,只见戴着圣诞帽的苏沐橙双手捧着一颗红苹果笑眯眯对他说:“平安夜快乐。”

苏沐秋收下苹果,揉了揉苏沐橙的发顶:“平安夜快乐。”

“你今天不开心吗?”苏沐橙问。

“没有,只是有些困了,”苏沐秋笑了笑,挠挠鬓角,“你是从叶修房间来的?”

苏沐橙点点头:“我买了六个苹果,一人一个。”

“叶修……睡了吗?”苏沐秋问,他看着叶修房间的方向,也不知是希望那人已经睡下还是希望他醒着。

“他好像也准备睡了,”苏沐橙想了想才说,“你累了也早点休息吧!”


有了苏沐橙打岔,苏沐秋的心情不再那么沮丧,他吹干头发坐回课桌前,把赠言本拿出来再翻了一遍。这次没有特意去找叶修给他写的那张,而是从第一页开始往后看去,班上同学对他的评价很有意思,有说他高冷的,有说他暖男的,还有些他头一次见到的形容词,再看到叶修的字迹时他的心态也平和了许多,这种赠言写起来本来也就是这样的套路。

也不知过了多久,苏沐秋看得困了,关掉台灯准备睡觉时门又响了,他打着呵欠去开门,就见穿着同款睡衣的叶修站在门前,用十分平淡的语气对他说:“两个多月了,该答应我了吧!”

苏沐秋呵欠没打完,忙把叶修拉进自己房间,左右看看确认走廊上没人才关上门:“你疯了吗,这是家里——你不是睡了吗?”

“我知道,爸妈都睡了!”叶修学着苏沐秋小心翼翼的样子说,然后没绷住笑出声来,“你别怕,我很小心的。”

受到惊吓的苏沐秋瘫坐在床上半天没有说话,大冬天他都觉得自己出汗了,心脏快要从胸腔里跳出来,可这次又跟在仓库里不太一样,惊讶之后他只觉得高兴,从心底里喷薄而出的愉悦散落在血液里,翻滚着流到四肢百骸。

“那个本子可能会被人看到,不能写得太直白,所以就是你看到的那样了。”叶修盘腿坐着地上,他很少去解释什么,也不确定这样说苏沐秋是否会接受。

苏沐秋嗯了一声,看表情应该是接受了。

“在一起吧,嗯?”叶修抬起头直视苏沐秋,这句话他说过不止一次,苏沐秋从没有正面回应他,可就在刚刚,他突然觉得,这一次他能得到想要的答复。

不久前终于正视内心的苏沐秋也没有丝毫犹豫,郑重地点了点头。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