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Die Schatten Werden Länger

part2


日落时分,八人终于到达夏里苦岱克,这座建在绿洲边缘的城堡富丽堂皇,大堂正上方吊着一盏巨大的水晶灯,金色的钩子闪着冷峻而锋利的光,透明的水晶在落日余晖下折射出七彩的颜色,让人仿佛置身于童话世界中。

这座度假村修建得像是上世纪欧洲贵族所居住的宫殿,豪华得不像是能建在沙漠中的建筑,背靠绿洲,如海市蜃楼一般,像是只存在于传说中的城堡。

可它确实伫立在这里。

城堡的主人并不在城堡里,旅行社只给来度假的众人配备了管家。

管家是个五十出头的男人,叫滕塍文,看起来十分严肃,登记时板着一张脸。

“你怎么把孩子也带来了?”

苏沐秋站在母子俩后面,听见管家小声问窦问萱,两人又说了几句话,刻意放低音量,苏沐秋没完全听清,一天的行程让疲惫侵袭他的大脑,他整个人都昏昏沉沉的。

“苏沐秋?” æ»•å¡æ–‡ç™»è®°å®Œæ¯å­ä¿©ï¼Œä¸çŸ¥ä»€ä¹ˆæ—¶å€™ç«™åˆ°ä»–面前,“你也这么年轻啊。”

苏沐秋没能反应过来,滕塍文也并不打算深究,他只需要确认每个人的姓名,其他信息不归他管,问过一句也没跟苏沐秋多聊,往他身后走去。

“等等,”苏沐秋叫住滕塍文,“我并不是旅客,这中间发生了点误会,才跟着大家一起来到这里。”

滕塍文脚步一滞,又回到苏沐秋身边:“你说什么?”

“我说我并不是游客——”

苏沐秋话音未落,滕塍文便在本子上画上一个大叉,拿回递给苏沐秋的门钥匙:“那你不能住在这里。”

“我只需要借宿一宿。”苏沐秋解释道,“明天有驼队路过我就跟他们一起离开,不行的话我可以付款。”

“不行,你必须离开。”滕塍文回答得很冷漠,完全没有商量的余地。

“我……”

“旅行社的驼队一周后才会到,你还是快走吧。”

“可我什么都没有,要怎么走出沙漠?”苏沐秋忍不住争辩,“没有空余的床位我打地铺也行。”

滕塍文正想说些什么,本已往房间走去的叶修突然回来说:“他有票的。”说完冲苏沐秋使了个眼色。

苏沐秋愣住几秒,他想到那张莫名夹在其中的长方形纸片,应着叶修的话,飞快把背包里的纸条拿出来。

滕塍文见了门票,打量苏沐秋几眼,小声嘟囔着“花样可真多”便给他放行。

苏沐秋没有再解释,忙向自己的房间走去,虽然是借用了其他人的门票,可此时此刻也没有更好的选择,秋日的沙漠晚上温度可能会降到零下,一个人离开一定是死路一条。

“谢谢你了。”苏沐秋开门的时候,小声向住在他斜对面为他解围的叶修道了声谢。

“没事,”叶修笑了笑,“也许以后你就后悔了,怪……”

最后几个字隐没在唇间,可苏沐秋并不想多跟这个怪异的人纠缠,冲叶修点了点头便进了房间锁上门。

这真是个奇怪的地方,简单洗漱过后,苏沐秋躺在床上回想着今日的经历这样想着。

如果真如滕塍文所说一周后才会有驼队过来,他可能就得假扮票真正的主人度过接下来这几天,幸好这里的游客互相并不认识,他不会穿帮,若是票的主人过来,他也可以随着送那人过来的驼工一同回到乌鲁木齐去,或者去其它城镇也行。

他打了个呵欠,迷迷糊糊地进入睡眠。


白天太过疲惫,苏沐秋夜里睡得很熟,酣甜一觉直睡到管家过来叫他。

“苏先生,早餐已经准备好了。”滕塍文礼貌把在门上扣了两下。

“我知道了。”苏沐秋坐起来他思考着该穿什么衣服,想了半天才发现管家还站在门口,正用某种异常兴奋的眼神注视着他,“怎么了,还有事吗?”

“开始了。”滕塍文闭了闭眼,掩去眼中的狂热,再睁眼时已变回理智优雅的管家。

“什么开始了?”不知为何,苏沐秋心中涌起点点不安。

“早餐要开始了,”滕塍文说,“昨晚大家到得太晚,想必都很累了,休息一晚后再让大家互相认识。”

“大家?”苏沐秋压下心中的疑虑,慢慢穿起衣服来,在沙漠中需要保护好自己的皮肤,烈日和风沙都可能对脆弱的身体造成伤害,可不能因为炎热就穿一件短袖。

“是的,除了鄙人,荣先生、丹先生和厍小姐也是第一批来到夏里苦岱克,今日你们见面可以好好聊聊,接下来的一周大家会一同生活在这里。”滕塍文含笑解释,“众人都已入座,就等你了。”

“好吧,我马上就到。”苏沐秋挠挠头,让大家等待让他有些不好意思,他按下种种情绪,尽快收拾好自己。

坐到餐桌上时果然其他所有人都已坐毕,只剩长桌尾部的叶身旁边还有一个空位,尽管不想跟叶修有太多牵扯,他还是冲众人抱歉地笑笑,然后在那个位置坐下。

“昨晚睡得还好吗?”叶修问他,替他倒了一杯橙汁。

苏沐秋没有回话,谨慎地点了点头。

他打量着桌上面生的几人,心想他们该是管家口中的“荣先生、丹先生和厍小姐”。厍小姐比较好认,毕竟在场的女士并不多,他不认识的自然就是厍小姐;剩下的两位,荣先生和丹先生,他正想猜测两人的身份,其中一位便用勺子敲了敲玻璃酒杯。

叮叮叮。

餐桌上的低声交谈渐渐淡出,只听那人站起来清了清嗓子:“大家相逢便是有缘,不如都自我介绍一下,方便彼此了解。那我就先来抛砖引玉,我叫荣向欣,是天石集团的总经理。”

说完,他如王者一般居高临下地审视着在场众人的表情,良久露出一个轻蔑的微笑。

丹先生第二个站起来,他的语气要显得和善得多:“大家好,我是荣先生的助理,丹浩初。”

厍小姐左右看看,见没人打算接下,便大方地站了起来:“我叫厍语枫,职业是医生,大家在夏里苦岱克要是有什么身体不适,可以来找我,乐意为大家服务。”

她的声音跟笑容一样甜美,想必是位热心的白衣天使。

接下来便是秋永煜秋永怡兄妹,退休老师戚乐邦硬邦邦地扔出自己的名字便没有再说话,于是后面的叶修就显得健谈得多,他是爱好探险的大学生,此行就是为了探索美妙的沙漠风景。

苏沐秋听着叶修侃侃而谈,却不尽然相信他话里的内容。

虽然叶修在入住时帮助过他,但是一路上审视的眼神给苏沐秋留下了深刻印象,他以为苏沐秋没有发现,事实上他也确实控制得很好,常人并不容易发现,只不过苏沐秋并非常人。

因此,即便叶修频频示好,苏沐秋也并不想跟此人深交。

轮到苏沐秋时,他只简单而含糊地介绍自己,唯一知道真相的叶修应该不会拆穿他,但是多说多错,他决定在离开之前尽量少和他人交流。

剩下的几位结识他人的欲望并不强烈,只是简短地报出姓名等信息,轮流介绍完后气氛有一瞬间的凝固,不过持续的时间并不长,荣向欣兴致满满地总结陈词,像东道主似的规划起众人未来一周的行程。

在沙漠里,结伴同行总比独自活动要好。

戚乐邦却并不领情,布满皱纹的脸上毫不掩饰地露出厌恶的表情,冷冰冰地表示自己身子骨不好,下午要在房间里休息。

窦问萱素净的脸上也露出一丝为难的微笑,她抚摸着儿子的后脑勺,说星河这些天累坏了,不能跟大家一起参加下午的活动了。

三人吃完便各自回房间里了。

最后只有六个人踏上探访绿洲的旅途。



评论(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