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5.2

这个账号被盗了🙏


苏沐橙在上学路上捡到一只鸟,黑色的羽毛红色的喙,还有黄豆大小的黑眼睛。

她小心翼翼地双手捧着这只鸟捧回到家里,刚打开门没多久,苏沐秋就从卧室里跑出来,见是她便放缓了步子,问:“你怎么又回来了,不是上学去了?”

苏沐橙看看苏沐秋,用把手心里的鸟往上抬了抬,示意他看这里:“路上看到它躺在树下,我就把它带回来了。”

苏沐秋走过去,仔细看了看苏沐橙手里的小家伙,胖乎乎的,羽毛看起来很有光泽,不像是生病,苏沐秋又看看自家妹妹,犹犹豫豫地问:“带回来……烤着吃?”

苏沐橙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还没等她说话,苏沐秋便笑了起来:“说笑的,先给它找个窝吧,前两天那个牛奶箱还没扔吧?”

苏沐秋转身去找纸箱,苏沐橙把鸟放在右手上,用左手食指戳了戳鸟的头,小家伙不动也不叫,只眨了眨眼睛证明自己的还活着。

“它怎么了?”苏沐秋问着,边把旧毛巾折了两道铺在牛奶箱的底上。

“不知道,”苏沐橙还盯着鸟的眼睛,“它就落在路边,想飞但是飞不起来,可能受伤了吧。”

“受伤?”苏沐秋把装好的牛奶箱放到地上,回头来仔细打量这只鸟,他轻轻地拉起鸟的两只翅膀,又把它扒拉过去翻了个面,两条红色的细腿也是完好的,那肚子鼓鼓的,看起来很有弹性,脂肪不少,烤起来一定特香。

“嗯,它扑腾了几次都没能飞起来,”苏沐橙说着,又想到捡到它时的情景,“不过也可能是中毒了,回来的路上它吐了个核儿,好像是路边的野果。”

苏沐秋听了,越发觉得不可思议,H市虽然不算一线城市,但是这些年来建设没少搞,城区里已经很少能见到鸟,还是这样身上没有什么明显伤口、活着的鸟。

“哥哥,我们救救它吧。”苏沐橙说。

一只鸟,救救也不妨事,只是不知道从何救起。

苏沐秋掏出手机,在网上查了一下该如何救鸟,有人说要联系当地林业机构,苏沐秋看这鸟也不是什么珍稀动物,就一普通的乌鸦而已,林业机构都不一定会为它跑一趟,苏沐秋果断掠过这一条,继续往下翻。

“放到温暖黑暗的地方,给它喂点水和食物……”

苏沐秋念着,走进厨房,揪了两个空的农夫山泉的瓶盖,一个接了自来水,另一个盛了些橱柜里剩下的小米,走出来放到牛奶箱的一角。

苏沐橙轻轻地把鸟放在毛巾上,蹲着看它的反应,可它卧在毛巾上一动不动,苏沐橙戳了它两下都没反应。

“要不我把它放回去吧?”苏沐橙过了一会说,“至少有它妈妈陪着。”

“……你怎么知道那是它妈妈?”苏沐秋问。

“刚刚还有一只鸟陪着它,我一走过去它就飞到树上了,可站在树上没走。”苏沐橙说。

苏沐秋想了想,说:“外面天太冷了,又人来人往的,还是先放这里吧。”

这么冷的天,也不知道叶修带的钱够不够在外头住,有没有顺利拿到他的身份证,怎么一点消息都没有,就是不回来了也该联系一下吧……

“好吧。”苏沐橙没有苏沐秋想的那么多,她的心还在鸟身上,看着可怜兮兮的小家伙小小叹了口气,“希望它能活下来。”

“但愿吧。”苏沐秋说,一看手机发现都七点半了,“你怎么还不去上学?”

苏沐橙吐了吐舌头,说:“我现在就去!”

“手洗干净了再去……”苏沐秋嘱咐道,他把牛奶箱的盖子盖好就回到房间里去了,最近叶修不在,代练的单子还没做完,还有得忙。


苏沐橙放学回家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来看这只鸟,她今天给这只鸟起了个名字,就叫小豆子。

她掀开牛奶箱盖,小豆子还是没有动静,小米吃了一点点,水看不出来有没有动过,它安安静静地伏在毛巾上,显得有些可怜兮兮的。

“怎么样?”苏沐秋端着盘子问。

“还是没反应,”苏沐橙摸了摸小豆子的头,“希望它快点好起来。”

“你别动它了,可能是吓到了。”苏沐秋想起网上说的,小动物很容易受到惊吓。

“不会吧,我看它也不怕生。”苏沐橙又看起这只鸟来。

“小动物会害怕的,周围都是巨型两脚动物。”苏沐秋说。

“可是它自己也是两脚动物呀。”苏沐橙说。

苏沐秋被噎了一下,幸好苏沐橙忙着逗鸟都没看他,妹妹真是跟着叶修那家伙学坏了。

“我们这么善良,它肯定不怕的,叶修来我们家都不怕。”苏沐橙继续说。

“…… 也不是什么人都跟那家伙似的不怕生,他那是奇葩。”苏沐秋试图挽回作为哥哥的威信,不过心里也很认同苏沐橙的话,他们兄妹都很善良,不会让人害怕。

苏沐橙没再搭话,苏沐秋拿起盘子去厨房把菜盛出来,招呼苏沐橙洗手吃饭。苏沐橙恋恋不舍地站起身,又有些沮丧:“它都不睁眼睛了,是不是要死了?”

“它没事的,先来吃饭吧。”苏沐秋说。

就算有事,以他们目前的状况,也没有闲钱送这只鸟去宠物医院,兄妹俩心里都清楚,所以也没有提过这个方法。


又过了两天,小豆子奇迹般地痊愈,苏沐橙回家一掀开牛奶箱它就扑腾着翅膀想飞走,还好她只开了个小缝,小豆子没能满屋子乱飞。

吃完饭后苏沐橙跟苏沐秋一起放生,她抱着牛奶盒走到楼下,心里默默跟小豆子说了好多话,然后打开盖子。小豆子对牛奶箱没有丝毫留恋,一看到夕阳下染着红光的天空,便迫不及待地张开双翼。

苏沐橙一直看着它飞远,直到在天空中再也找不到它的身影为止。


鸟飞走后,家里就显得更冷清了,两个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养了几天,多少有了感情,放学回家就想掀开盖子看看。

“自由的鸟,总是向往广阔的天空嘛。”苏沐秋这么安慰她,“让它走也是为它好。”

他们都不是自私的人,真的喜欢,也是希望它能有个自由自在的更好的未来。

苏沐橙心里失落,可是也没有什么好说的,两三天也说不上感情有多深,但是心里多少又有了些牵挂,仅仅是有些遗憾,就饿时写作业的时候忽然撑着头往窗外看,也许刚刚飞过的那只就是小豆子。


又过了几天,苏沐秋做饭的时候,叶修风尘仆仆地回到家里。

苏沐橙的心情一下子明亮起,她跟叶修讲了小豆子的事,又问他为什么现在才回来,苏沐秋在厨房里竖起耳朵听,听到叶修的倒霉经历也忍不住勾起了唇角。

“你说小豆子还会回来吗?”苏沐橙问。

“嗯,会的吧……”叶修想了想,“而且一个走了,又有一个回来了,也是一样的。”

苏沐橙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是呀!”

听着她的语气就知道她是真的心情好了起来,苏沐秋也就放心了,他其实也挺高兴的,控制住表情后冲外头喊了声:“准备吃饭了!”

“来啦!”

家里又恢复了往常的热闹。


不过,晚上洗澡的时候重逢的气氛就没有那样温馨了。

“苏沐秋,我的毛巾呢?”叶修拿着自己的洗漱用品问。

“你自己到处找找吧!”苏沐秋忙着刷单,没空理他。

叶修只好满屋子找自己的毛巾,沙发底下都翻过,最后在一个扔在角落里的牛奶箱里找到了。

“能解释一下白白的东西是什么吗?”叶修牵着自己毛巾的一角过来兴师问罪。

苏沐秋忙里抽空看了一样,心想还能是什么,当然是鸟屎啊,不过他可不敢直说,只跟叶修打哈哈:“哎呀,不知道啊,要不你先用我的,明天去买条新的吧。”

“……”叶修一眼看穿了苏沐秋,“你肯定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的?”

“怎么会!”苏沐秋想板起脸,结果还是没忍住笑了。

叶修瞪大双眼:“喂,你这个人也太过分了吧?我才出去几天……”

“误会,真的是误会!”苏沐秋喊道。

“误会你个头,信你才有鬼!”叶修没好气地吐槽,可也没有别的办法,今天只好先用苏沐秋的毛巾凑合凑合了,他没客气,拿起苏沐秋的毛巾走进浴室。


评论(19)

热度(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