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告白气球

5.14

尬写

——————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叶修在身边整个人更加放松,本来中午还辗转反侧睡不着,苏沐秋跟叶修闲聊了几句就觉得有些疲倦,没多久就躺到床上睡着了,叶修也躺在床上乖乖地充当抱枕。下午四点多苏沐秋才慢慢醒过来,他打了个呵欠往被子里钻了一阵,迷迷糊糊地回忆起刚刚做的梦,下意识收紧手臂又蹭了蹭怀里枕头,被子外面忽然传来模糊的叹息声:“醒了吗?”

苏沐秋思考几秒才意识到抱着的不是枕头而是叶修,他嗯了一声探出头来,可终究还不是特别清醒,大脑正缓缓恢复运转。

叶修正发呆,扭头看了苏沐秋一眼又继续发呆。

苏沐秋又想打呵欠了,他揉揉有些湿润的眼角,看叶修还挺精神的有些好奇:“为什么你一点都不困?”

“我又没有用抑制剂。”叶修答。

他又想叹气了,苏沐秋抱得太紧,两个多小时他都动弹不得,手提电脑没电之后他就彻底没事干,其实想要挣脱开来也不是办不到的事,只不过这样可能会弄醒睡得正香的人,叶修就只好这么无聊地躺着,长期养成的习惯让他没法在这个时间段睡着,顶多打个盹儿,很快就会醒过来,发呆的时间比睡着的时间多,睡睡醒醒醒醒睡睡。

“老叶,帮我拿下手机。”苏沐秋在床上瘫了一会儿才伸了个懒腰。

“你自己拿。”叶修说。

苏沐秋动作一顿,看向叶修的眼神充满不可思议:“就在你手边,帮我拿一下。”

“我身体都僵硬了,你自己拿。”

“……”

苏沐秋只好自己爬起来,可他也不想离开柔软的床铺,于是裹着被子压在叶修身上努力去够床头的手机,叶修只觉得自己真是自作孽不可活,过不了多久就要出气多进气少了:“如果我死了,一定是被你压死的。”

“死不了的。”

“你起来,我帮你拿。”

“不要紧,我马上就拿到了!”

苏沐秋的指尖终于碰到手机的一角,滑了两下终于把它拿到手里,他满意滚回自己的位子点开手机,没良心的小家伙没给他发微信,倒是QQ群里特别热闹,聊天记录已经翻不到头,好像还有人艾特他,可他根本找不到在哪里,也不准备去看记录,苏沐秋退出群的界面,又看见编辑给他发了几条消息,还有些照片,他看着回了几句,编辑回得很快问他下午要不要一起吃饭,他想了想说要过二人世界就把手机放到一边,问叶修:“咱们下午去哪儿吃?”

“都行吧。”叶修对吃的不是很挑剔。

F市可没有叫“都行”的店,苏沐秋点开个app查附近的美食,选了家评价最高的店,把手机移过去问叶修的意见。叶修瞟了一眼只说好好好,然而去翻床头的小册子,苏沐秋瞅他半天他都没反应,苏沐秋觉得没意思,又退回界面去换了另一家,挑挑拣拣看了半个多小时才决定好去哪里吃,叶修是真随意,什么都没问就跟着出门了。

两人到那家叫青青草原的主题餐厅时外头还有十来个人排队,苏沐秋比较有经验事先排了号,来了几分钟就有座位,服务员领着两人走到靠里的二人位坐下,放下两份泛着淡淡青草香气的绿皮菜单。

趁苏沐秋点饮料的功夫,叶修拿起菜单大致翻了翻,看见不是全是蔬菜才放下心来。苏沐秋注意到叶修舒了口气的表情,忍不住偷笑,有点得意自己的恶作剧,他故意翻到酒精饮料那一页,对叶修说:“听说玉米汁和绿豆汁都很不错,你想喝什么?”

叶修想了想说:“绿豆汁吧。”要是再说都行苏沐秋多半就要点两瓶葡萄酒了,为了世界和平,叶修决定投出自己宝贵的一票。

“先上一扎绿豆汁,一会儿再点菜。”苏沐秋抬头说,然后把酒水单交给服务员。

“这草原还真是凶残。”叶修边看菜单边感慨,“不适合带小朋友来。”

“真以为来吃草啊?”苏沐秋脸上的笑容还没有褪下,“青青草原,当然是要吃羊肉了,我相信所有有孩子的大人都会喜欢这里的。”

叶修环视一周,除了青草装饰,室内摆着些可爱的卡通人物立牌,像是什么动画片里的角色,他有点印象却又想不起来:“这是个什么动画片吧?”

“不到一年就忘了,叶神记忆力不行啊。”苏沐秋摇着头说,之前叶修连这部大电影明的票都有买,他可是印象深刻。

“我们有看过吗?”叶修疑惑。

“……你真的有认真看电影吗?”苏沐秋无语。

“光顾着偷偷看你了,哪有心情看电影。”

叶修十分坦诚地说出了当时的状态,那时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身边人手上,看着他的手想触碰又要忍着,脑子忙得很哪里有空看剧情?现在想起来觉得自己真是傻极了,想牵就大大方方去牵,就像现在,想亲就大大方方去亲——叶修冲苏沐秋勾勾手指,苏沐秋疑惑地眨眨眼,叶修再勾了勾手指,苏沐秋以为他是要讲什么悄悄话,刚把脑袋伸过去额头就被亲了一下。

苏沐秋愣了几秒,然后耳朵慢慢变红,他用余光看看四周,周围的人都在干自己的事,没人看到才感觉好一点,不由得小声抱怨:“公共场合!”

“你下午可不是这么说的。”叶修委屈。

下午那不是见到你太高兴忘记害羞了吗?苏沐秋不想说,只好装作没听到这话,翻开菜单:“我们来点餐吧,要东方羊还是西方羊?”

叶修也并不纠结这点小事,他也翻开菜单,所谓东方羊是指葱爆羊肉、羊肉火锅这种中式做法,而西方羊则是指更为西式的做法,五道或者三道以羊为主要食材的餐点,叶修都能吃得惯,他看看苏沐秋,提议道:“吃西式的吧。”

“我刚好也想试试西式的。”苏沐秋满意地点头。


他们这桌上得很快,不到半个小时身着喜羊羊服装的服务员就端着两个盘子走过来,一旁的暖羊羊将头盘放到二人面前。头盘是一块用羊奶酪做的塔,中间有一层不知道是彩椒还是圣女果的东西,味道几乎都被奶酪带走,只能看到红红的一层皮,口感也软烂得分辨不出来,说不上好吃也说不上难吃,不功不过。

巴掌大的塔,叶修很快吃完了,对面苏沐秋口味不太好,正小口小口地吃,光看着就很累,可他自己又十分享受的样子,像在吃什么山珍海味似的,大概是因为口味偏咸,苏沐秋不挑剔,吃得津津有味。叶修只觉得这人吃饭的动作十分可爱,小块小块地切,叉子上都是喂没长大的宝宝的分量,他不由得想象起小太阳和小月亮小时候,苏沐秋可能也是这么喂他们吃东西的,那时候他是觉得开心,还是会觉得疲倦呢?一种淡淡的遗憾缓缓升起。

苏沐秋被看得不好意思了,放下刀叉严肃地说:“叶修同学,再看、再看我就把你喝掉!”

叶修失笑,他捂住自己的眼睛:“好,我不看了,你继续。”

“我吃不下去了,味儿太重了。”苏沐秋把盘子往前一推,“你帮我解决一下。”

“……”

在二人结束头盘之后,服务员很快换上正餐——一整块羊肉,配上一些蔬菜——苏沐秋看看盘子里力的羊肉,再看看来送餐的懒羊羊,觉得这块肉跟懒羊羊脑门上那个旋儿简直一模一样,果然是间凶残的餐厅!

“你在笑什么?”叶修问他。

“没什么没什么,”苏沐秋用纸巾擦了擦嘴,“我在想吃完我们去逛商场吧。”

“好啊。”叶修答应下来。

成块的羊肉并不好切,一不小心叉子打滑,汤汁就溅到盘子外面,两人专心致志地对付盘子里的羊肉,苏沐秋决定等会儿在app里给他们提个意见,希望厨师能帮他们把肉处理好再端出来,毕竟约会吃西餐的时候直接把羊肉戳起来放在嘴边啃很不雅观。

“我不行了,”苏沐秋放下刀子直接插住肉,准备扔下自己的偶像包袱,“我开动了。”

叶修接过苏沐秋手里的叉子,把可怜的肉块放回盘子里,然后把自己的盘子跟苏沐秋的掉了个个儿,感慨道:“苏沐秋同志,你真的是手生了。”

苏沐秋微笑:“叶修同志,你是不是想尝尝家暴的滋味,我揍人的手可一点都不生。”

叶修笑了笑,叉了块羊肉递到苏沐秋嘴边:“我怕疼,给你吃肉,你晚上轻点。”

苏沐秋脸红了红,他重重地哼了一声,然后不客气地咬下那块肉。


吃完甜点后两人都有些撑,其实三道菜对叶修来说并不多,只是苏沐秋把头盘里大半个塔跟甜点里的熔岩巧克力蛋糕都扔给叶修,叶修只好满足苏沐秋“勤俭节约”的好习惯全部吃掉。两人说好要去逛商场,结果走到广场附近就停住,苏沐秋强行拉着叶修加入广场舞大队,叶修看着兴致勃勃的恋人十分没辙,只好享受享受退休生活。

音乐是前两年流行的歌曲,鼓点十分强劲节奏分明,深受广场舞大军的喜爱,全国各地的广场舞可能编舞不同,但是歌单大都是相似的。跳舞的老头老太太们热情地给这对年轻人腾出了一块地方,欢迎他们的加入。

苏沐秋不由得想起学校的舞会,全院一百多个人选三对开场,被称作斗神的叶修是从第一年开始便是第一个走进舞池的,而他舞伴也一直都是他。第一年他俩都没准备,赶鸭子上架提前练了一天第二天硬上;第二年叶修悄悄找人学舞引起误会,也是那时候苏沐秋意识到自己的感情;第三年是最为盛大的毕业舞会,他俩都准备充分,转到叶修怀里时,苏沐秋差一点就问出“你是不是也喜欢我了”这句话。

那是,最意气风发的年纪。

那段时间他觉得自己可能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参与研究的新型武器获得重大突破,三年的努力得到联盟的肯定,叶修也邀请他参加重要的毕业舞会,事业、爱情都将迎来大丰收。

“从前家楼下也有一群跳舞的,那时我就想等我老了就去找个专属舞伴,每晚八点半下楼锻炼身体。”苏沐秋大声说,音乐声太大,人声都被压下去了。

“有我不够吗?”叶修回道,十分不满。

“那是从前,还没有你,”苏沐秋说,“所以现在问你,你要不要当我的专属舞伴?”

“当然了,”叶修也想起了些往事,“我们不是本来就是一对吗?”




评论(32)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