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友谊万万岁

5.15

篮球场爆发出一阵尖叫,苏沐秋才想起来,嘉世和霸图今天在打练习赛。

苏沐秋也喜欢打篮球,最初是为了长高,到后来完全是为了发泄过多的精力,他们各自组了队,还中二地起了名字,他曾经是嘉世的一员,跟叶修一起和韩文清他们干过很多场,可现在叶修还在场上,他却已经离开。

自电竞社被迫解散之后,他们还没有这样长一段时间没有任何交流。那时他们甚至都不是一个班的,但怀着共同的理想,有无数的话能讲,现在明明在同一个班却无话可讲。苏沐秋又想起那次同校领导交涉,无论多少次沟通多少次努力都无果,最后只能黯然接受这个结果——毕竟在学校看来,电子游戏是不务正业,追星是不务正业,恋爱是不务正业。

唯一的正业只有:高考,高考,高考。

然而对于苏沐秋来说,他的正业也已经不是这个。

耳机里的托福听力材料不断循环,修长的腿踩着说话人的节奏,白色的运动鞋留下浅浅的脚印,苏沐秋走着走着,忽然想试试看能不能在这块水泥地上留下自己的痕迹,骨子里那点固执猛地冒了出来,倔强地彰显自己的存在感。

要怎么样才能证明自己曾经存在过,要怎样才能被叶修记住?

根本找不到理由和好,意外的消息又来得太快,苏沐秋的生活变得忙碌地来,忙到没有时间去解释、去缓和僵硬的关系,到如今也没有任何进展。他远远地看着石板路对面铁丝网里头篮球场上挥散汗水的人影,叶修穿着的那件红色球衣是那么显眼,像一团燃烧着的耀眼火焰,他总能一眼找到他,无论隔着多远的距离。

后来苏沐秋冷静下来想了想,叶修其实并没有错,他只是更喜欢女孩子而已,而自己的表白才是不合时宜的东西,错的是他自己。

在那道火光射向这个方向时,苏沐秋的视线却移到了别处,他怔怔地盯着这棵造型十分有艺术感的树,竟在纵横交错的枝条中发现了一丝丝绿意。

终于,体育馆门口的这棵被他们调侃了一整个冬天的秃头树又长出新叶,冬日的肃杀终究会成为过去,一切都会过去。


二月天气依旧十分寒冷,寒风呼啸,学生们厚重的冬季校服还没脱下,昏黄的路灯下是黑压压的一片,男男女女一个个包得严严实实的,他们捂着嘴低着头说笑,可即使是黑沉沉的颜色也无法掩盖他们蓬勃的朝气。

苏沐秋一个人走在人群最后,他故意走得很慢,只想多看看这个承载着他中学回忆的校园一眼,每一块石板每一棵树每一阵清香,背后都有说不完的故事,他回味着,心里又酸又甜,说不出具体是个什么滋味。

在学校的最后一个晚上,苏沐秋没有在熄灯前回到寝室,他连书包都没放下,径直爬上宿舍楼的顶楼。顶层本来是禁止学生进入的,但是那扇锈迹斑斑的铁门根本拦不住苏沐秋跟叶修的脚步,从前他们常常在这里聊天,现在也只有他一个人来了。

苏沐秋并不是期待叶修上来这里,他进到顶层只是想要安静地缅怀一下青葱岁月,刚把书包挂在铁架子上,还没来得及缅怀自己逝去的青春,就见对面那栋楼几个房间的灯闪了闪,接着周围一圈都黑了下去,部分还亮着灯宿舍组成了一颗心的形状。

短暂的沉默之后被强制熄灯的宿舍传来一阵骂声,他们掏出自己的台灯和手电筒照明,不过这些微弱的灯光根本没法同白炽灯相提并论,想要搞大事的同学压根不介意这点诅咒,他清了清嗓子用广播开始他的演讲。

“高三27班的沈静夕同学,今天是二月十四号情人节,想趁这个机会让全校人都知道,我的心被你承包了!我喜欢你很久了,现在距离高考还有不到四个月,如果四个月之后我们能一起去B市,那时候你能不能做我女朋……呃尚老师,您听我解释……”

老师可没听他解释,简单粗暴地结果了这位搞事情同学,一阵嘈杂的响动声后广播就陷入沉寂,可宿舍却不安分地沸腾起来,除了瞎起哄的声音还有表白声,按捺不住的暗恋者鼓足了勇气,一道道声嘶力竭的喊声此起彼伏划过漆黑的夜空,一架架由周周测叠出来的飞机系着红线在宿舍间飞舞。

“叶修,我真的喜欢你!”

一道男声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本来喧闹的宿舍区突然彻底安静下来,十几秒之后爆发出一阵大笑——叶修是全校闻名的男生,而表白者也是个男生——比起表白,大家更觉得这是个玩笑,自此之后喊出来的话五花八门,有正经的也有不正经的,彻底变成了一场狂欢。

“田学长你低低头看我一眼啊!”

“郭明宇快还钱!”

“荣耀女神爱爱我!”

“辣鸡叶修,迟早打败你!”

“偷了老子内裤的那家伙喜欢我你就站出来啊!”

“王后雄你不会秃顶吗?”

“冯宪君,还我女朋友!”

……

快要十点的时候,有人吹了个响亮的口哨,尖锐的哨声直冲云霄:“祝天下情侣——友谊万万岁!”

三秒后宿舍所有的灯一齐熄灭,夜晚又陷入寂静之中。



评论(10)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