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三点雨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翩翩

苏沐秋认识叶修是在随缘论坛。

那时还没有什么荣耀文学世界,嘉世、霸图、蓝雨、微草这些名字不曾出现在创始人的脑海之中,电子计算机尚未在中国大陆普及,宽带拨号网络与信号只能二选其一,只有少部分幸运儿能瞥见互联网的一隅。

网友是个新鲜词汇,可也正因为新鲜,没有人怀疑这种关系的危险性。认识半年多,尚未满十六岁的叶修便趁国庆假期一个人背包坐车到杭州,而苏沐秋也热情地邀请他住到自己家里,两个少年躺在床上聊了七个晚上,后来再看到对方昵称的时候,脑海里总会不由自主地浮现出那些夜晚,他们在一片未知的神奇大陆上探险,尽管周围是黑黢黢的,可他们并不害怕,因为和对方一起,一抬手便能有光。

彼时苏沐秋也不是个纯读者,而是随缘论坛里小有人气的作者,昵称是秋木苏,十五六岁的年纪,写出的作品能让些大人自愧不如,稍显稚嫩的文字中流露出的灵气令人惊叹,深刻感受到天分两个字确实是羡慕不来。

而叶修则来得稍晚,不过他一来,便顶着一叶知秋的名号一战成名。

那是随缘论坛举办的第一届征文大赛,奖金不多,一等奖也就百来块钱,不过是个彩头。那年头家里有台电脑的,多半生活优渥,哪一个会在乎这点小钱?但秋木苏不一样,他还只是个学生,又父母双亡,家里还有些积蓄,可供着两个孩子拮据了些,于是知道情况的网友便私人增加奖金,希望在不伤害这个孩子自尊心的前提下,多少帮衬一点。

人们常说文人相轻,实际上却又不都是这样,有人会因嫉妒而出言诋毁同行,也有人分外惜才,不忍心看有才华的新星过早陨落,有时也会慷慨解囊,这便是这个世界的美妙之处。

征文大赛分为三步,初选半决赛和决赛,当时流程定得随意,只有决赛才有专业的评委,七位评委本着公正公平公开的原则,选出第一届随缘杯一等奖获得者。

因为一些原因,有竞争力的几个人实在抽不出时间,参赛人员中没有人能跟秋木苏抗衡,一等奖几乎可以说是内定,其他几个跟秋木苏关系不错的人才私人性质地把奖金加到一千。

秋木苏果然不负众望杀入决赛,结果决赛第一场的获胜者却是那个不知道哪里冒出来的,叫做一叶知秋的新人。一叶知秋在那之前从未在随缘论坛发表过文章,账号的注册时间甚至是征文大赛发布前的一周,他也只在参赛的时候登陆几分钟,从没跟其他人交流过。

难道是哪个说好不参加的家伙披着马甲来了?

所有人都十分好奇,到底是谁能以五比二的绝对优势赢过秋木苏,被点名的几位嫌疑人不得不出示照片自证清白,接着群内才又轰轰烈烈地讨论起这匹黑马,顺便嘲笑一下平常嚣张得欠揍的秋木苏。

苏沐秋心里也很不服气,可当他看过对方的作品之后,也不得不承认,因为胜券在握而有些敷衍的文章,无法跟对方的相提并论。

几位相熟的朋友在群里起完哄,还特地来私聊他给他分析这篇小说的缺点,苏沐秋一一虚心接受,端正态度才开始准备第二场比赛。

第二场是苏沐秋获得胜利,同样的五比二,报了一箭之仇,可苏沐秋看着评委组发布的结果,并没有松一口气的感觉,他点开贴子里上传的一叶知秋的参赛作品,再一次近距离地观察这个首次碰面就让他摔了一跟头的劲敌。

第三场比赛则让评委们十分为难,秋木苏的文字灵动华丽,有时又显得冒失了些,而一叶知秋的文字成熟老练,故事却没有秋木苏的那么新鲜有趣,他们迟迟下不了决定,便把两人的文章提前放出,让坛友们投票决定,票数一度呈胶着状态,最后一叶知秋以微弱的优势获得胜利。

从不发言的一叶知秋最后也出现在论坛中,在投票的贴子里留下八个字:“写得不错,继续加油。”

然后把票投给了自己。

本来想矜持着等待结果的苏沐秋看了那句话,也恶狠狠地给自己投了一票。

写得不错,继续加油。

虽然没有说明是让谁加油,可此时此刻,在这个贴子下,一叶知秋的留言,还能说给谁呢?

苏沐秋虽然年纪很小,可从没有人用这种类似于长辈的语气跟他说过话,一来是秋木苏平时虽然狂了点,但他有狂的资本,文章写得确实好,二来则是,其他人有自知,在嘴炮上他们是比不过脑子转得飞快的这小机灵鬼的。

他回了六个点还不满意,又加了一句彼此彼此,可惜一开始的省略号在气势上就输人一筹。头一回看到秋木苏只能用省略号表达自己的意思,围观群众纷纷表示一叶干得漂亮,于是在后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这八个字都是调侃秋木苏的利器。

提及奖金,一叶知秋表示自己不需要,一百多人的投票,两票之差根本不算什么,可苏沐秋也很有骨气,表示输了就是输了,他绝不能拿奖金。

主办方很无奈,钱都没人要了,最后协商许久,决定把奖金按照票数比例发给两位,两位骄傲的少年才收下这钱。

也是那时候,苏沐秋加了叶修的QQ。

QQ的名字也是一叶知秋,不像后来,为了掩饰自己文化水平的倒退,把QQ名也改成有错别字的“一叶之秋”,此时的叶修也是备战高考大军中的一员,还没有出国留学的打算。

主人很懒,头像都是系统默认的那只笨笨的企鹅,说话也很简洁,每句不超过八个字,就像是特地数过字数一样。两人礼节性地聊了十分钟,苏沐秋才忍不住问叶修他写的那个荣耀大陆是什么东西,接着打开话匣子的两人才真正成为朋友。

后来,叶修出国留学,去了大洋彼岸的美国,他们隔着十二小时的时差,通过一根网线继续构筑属于他们的神之领域,也有除了文学以外的话题,早上五六点起来通过QQ指挥叶修做饭,就这样暧昧地将自己融入对方的生活中,可那时他懵懵懂懂,并没有概念,只觉得跟叶修一起好像什么都是理所当然。

再后来,做项目的路上出了车祸,醒过来的时候QQ号被盗几个月,复健完成重新开始又花了不少时间,想起申请新号后想加叶修,可那个人却已经关闭好友申请。

也对,叶修是嘉世文学城冉冉升起的新人,众星拱月一般,受到成千上万粉丝的喜爱,那么懒惰的人,不如关掉提醒,一劳永逸。

而他呢?只不过是一颗几近湮灭的星星,美丽的天幕中已经无法注意到他的光芒,费力凑到月亮身边去自讨没趣,又想干什么呢?





评论(12)

热度(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