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La Monture

天堂坠落

河畔有一间老屋,与河对岸繁华的新都市遥遥相对。传说老屋的主人曾与恶魔做过交易,他控制了屋子周围的一切生物,拒绝政府的开发,并驱逐企图染指这片土地的人。

对于来这里游玩的人,屋主倒是很宽容,除了不允许游客进屋,其他行为都没有受到制止。

没有人知道屋子里是不是真的有人,但是未经允许闯入屋子的人都会受到不同程度的诅咒,所以不进入屋子是人们的共识。

而消息灵通一些的人则知道,这间老屋是一间商店,店主或许不是人类。

那是个出卖世界的男人。

“请、请问这里就是……那个地方吗?”门口的铃铛被用某种频率拉了五下,木门缓缓打开,一个戴着黑色帽子的中年男人小心翼翼地站在门口问道。

屋子里的卷发小姑娘正在给一株奇怪的植物浇水,她听到声音后抬头看了看,对着中年人嫣然一笑,说道:“是的,欢迎光临,请在门口稍等一下好吗?现在还没有开始营业。”

中年人丝毫没有被小姑娘甜美的声音安慰到,他脸上的肌肉抖动着,细小的汗珠顺着眼皮流下去,而他的双手并没有拿出帕子擦拭自己的脸,它们正绞在一起仿佛在跟什么作斗争似的。

“您好,请问您有什么需要吗?”一个长发男人懒懒地从二楼走下来,陈旧的楼梯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

他的声音带着刚起床的沙哑感,右眼睛里也尽是茫茫的雾气,左眼却被黑色金纹的眼罩遮住——那一定是一双迷人的眼睛,如宝石一般悠远安宁的天蓝色。眼罩与那张苍白削瘦的脸本是十分奇怪的组合,在这个黑发男人身上却又显得诡异的和谐——

“我、我要那个人的命!”中年男人看了店主一眼又匆匆低下头,仍旧能够捕捉到提到那个人时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恨意。

店主没注意这个中年男人的神情,只是懒懒地歪在椅子上,找了个舒服的姿势,问道:“那您准备付出什么代价呢?现在金钱可是已经不能满足我了呢。”

是的,人的性命也可以随意买卖,只要有足够的代价。然而能够充当代价的一系列东西里,金钱只是最廉价的部分,完全不值得一提。

不能用金钱交易让中年男人呆了一会儿,很快他就平静下来:“您有什么需要的东西么?”

“用你……”店主上下打量了自己最新的顾客一番,他身上并没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无奈地摇摇头:“与你挚爱之人的记忆。”


见习探长

新都市里的又一桩命案,发生在陶探长上任的第一百五十七天。

又是毫无头绪的一天,局长暴躁地训斥了两个多小时,陶轩又抓掉了一把头发,根本没有线索,与被害者有矛盾的人却都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

是,那个人吗?

该,怎么办呢?

陶探长在局长的咆哮声中挣扎了两天,终于还是驾车到河畔,缓慢走过古老的小桥,然后迟疑地推开了那扇门。

听到开门声的小姑娘惊讶地抬起头,看清来人之后她俏皮地笑了笑:“你今天还要来逮捕哥哥吗?”

陶轩的嘴角不自然地抽搐两下,他要是有证据早就把那人送到监狱里去了,松了下过紧的领带:“你哥哥呢?”

“在擦他的盒子呢。”小姑娘撇撇嘴,对哥哥一个人擦盒子非常不满。

“在楼上?”陶轩问。

“是呀。”苏沐橙回答,“不过他不喜欢有人去打扰他,你在下面等一会儿吧。”

“应该没问题吧。”他喃喃,莫名其妙的,他就是有这样的自信。

说着,陶轩走上楼梯。

木质楼梯已经相当老旧,每一步都能清楚感受到陈腐的木质被挤压着下沉,尴尬刺耳的声音在这间老屋响起,陶轩抬起头就见那个背影。

他不转过身来的时候总会让人有种错觉,好像是相识已久的老朋友,有种亲切熟悉的感觉,可当你被那只血红的眼睛注视着的时候,只能感受到来自地狱的凝视,陶轩总能感受到一股恶意。

“你的盒子里装的是什么?”陶轩好奇地问起来。

“我的眼睛。”那人说过。


缺少一只眼睛,所以一直戴着眼罩——可是他拥有能同世间万物交易的能力,为什么不把自己的眼睛装回去呢?

“他真是你哥哥?”陶轩停住脚步,朝楼下仰着头看他的小姑娘问道。

“千真万确。”苏沐橙笑笑,“只是我们不在同一条时间线上而已。”

“我还是觉得直发的你更美。”陶轩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就好像很久之前他们曾经见过面一样。

那么,苏沐秋,也是见过的吗?

陶探长叹了口气,推开了那扇嘎吱嘎吱响的木门。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