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多夕是什么小天使

the battle of evermore

my fairy king


——你们将永远不能生活在人类之中。


      ç¬¬ä¸€æ¬¡è§åˆ°ä»–,是在祭祀的时候。 

      å¶ä¿®ç«™åœ¨ä¼—人之首,代表嘉世岛所有子民向参天的生命之树祈祷,枝繁叶茂的生命之树以摇曳的枝条回应。长老们在神庙里静坐,爷爷看着命运石摇头叹息,我如同大部分虔诚的岛民一般立于叶修身后,虽然我并不会心存敬畏。

      ä»–手持荣耀之杖,左臂火红的枫叶鲜艳如血。

      ä»–闭上双眼,右手高举,祭祀歌声承载着众人的希望一路扬起直冲云霄。

      ç”Ÿå‘½ä¹‹æ ‘的枝条缓缓垂到叶修手中,似乎在寻求爱抚一般。他的手中扬起圣洁的白光,枝条上射出温和的火焰,嘉世的颜色由左手中指指间流泄到整支手臂,手臂上火红的枫叶纹愈发鲜亮。    

      ç²¾çµä»¬é—­ä¸Šçœ¼ç¥ˆç¥·ï¼Œæ„¿å˜‰ä¸–岛和平安宁,愿七海岛和平安宁,我并不相信这些能对生活有什么帮助,只是睁大眼看着四周。

      ç¥­ç¥€æŽ¥è¿‘尾声,就在这时,一个少年撕裂时空落到岛上,他脚步轻快地跳上最近的石头,神圣的命运石在他脚下就是块普通的石头,唯一的意义只是便于他拥有更好的视野。

      é»é»‘的时空缝隙掀起狂风,惊起了祈祷中的精灵,他们纯净如水晶的眼睛无措地看着来人,恐惧在他们心中蔓延,士兵们拉满的弓箭已对准了入侵者,银色箭矢纷纷扬扬,如雨点一般避无可避。那少年皱着眉头,如同不谙世事的孩童质问着这突如其来的攻击,十指微张,接着所有弓箭仿佛触到透明的墙壁,在少年周围无力地垂下,如同断翅的蝴蝶,他的脸上挂上了挑衅的笑容。

      å¶ä¿®åªåœ¨æœ€å¼€å§‹æŠ¬çœ¼çœ‹äº†æ¥äººï¼Œé»‘眸平静无波,他毫不在意,慢条斯理地完成了祭祀才微微抬手让士兵停止攻击,亲自拿起那把精雕的银弓,箭矢再次对准了那个笑得放肆的少年,仅是一支威胁却比千万支更甚。

       â€œä½ æ˜¯è°ï¼Ÿâ€å¶ä¿®çš„声音不大,但足以传到在场所有人的耳中,精灵们在王沉着的嗓音下平静下来——王强大而可靠,有他在就无需恐惧。

      å°‘年敛起笑容,眯着眼睛打量四周,似乎在思考逃脱的可能性,然而叶修没给他更多机会,弦满箭出,擦着少年右侧脸颊呼啸而过,少年眼神冷静,不闪不避,任着它在脸上留下一条就细痕,乌黑的发丝扬起,全场寂静。

      â€œä¸‹æ¬¡å¯¹å‡†çš„就是你身后的人,”侍从送上另一支箭,叶修没有接下,反而把弓推到侍从手上,“现在,告诉我你是谁,有什么目的。”

      â€œæˆ‘叫苏沐秋,来这里寻找最有智慧的生物,”苏沐秋面无表情地跳下石头,鲜艳的血液从伤口中流出,他用右手抹了把脸,看了眼手中的红色随手在命运石上擦了擦手,“还有事吗,没事我先走了。”

      æˆ‘情不自禁地去看了看爷爷的表情,要知道爷爷一直把命运石视作至宝,恨不得一天研究个几十遍,今天他就一直站在离命运石最近的地方。爷爷的眉毛抽了抽,看向命运石的脸写满痛心,忽然他惊讶地瞪大眼,灰白的胡子翘起来,他无礼地在叶修发话前大喊出声:“你不能走!”

      â€œâ€¦â€¦â€è‹æ²ç§‹è„šæ­¥ä¸€æ»žï¼Œæ­ªç€è„‘袋看着爷爷,眼前矮小的地精头发花白佝偻着身子却气势汹汹,他想了想,转身用袖子擦了擦命运石,试图把那点血迹去掉,“呃……好像太用力了,之前上面刻的是什么我帮你们再刻上去?”

      çˆ·çˆ·å†²åˆ°å‘½è¿çŸ³è¾¹ï¼Œä»”细看了十几秒,严肃地转头对叶修说:“王,他不能走。”

      å‘½è¿çŸ³å¹¶éžå‡¡ç‰©ï¼Œåƒä¸‡å¹´é›¨æ°´é£Žéœœéƒ½ä¸èƒ½æ”¹å˜å®ƒåˆ†æ¯«ï¼Œåªæœ‰åœ¨ä¸ƒæµ·å²›å³å°†å‘生重大变故时才会有神谕降临,预示着未来。

      å¤šå¹´ä¹‹åŽï¼Œæˆ‘于闲暇时再回忆起那一天,才惊觉,或许早在少年与王对视的第一眼,未来的一切就已经注定,无论是黑皇后还是蛮不讲理的驱逐,都作为新生的希望覆在从前的死局之上,爷爷是七海岛最有智慧的精灵,那时候只有他看到了这个转机,才会不惜一切代价留下苏沐秋。


评论(9)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