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商引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流的话。能做事的做事,能发声的发声。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野火

5.11


吃完之后苏沐秋主动背起自己的包,叶修没跟刚下车那样客气,只笑着说:“体力不错啊。”

苏沐秋扭头看了叶修几秒,然后也笑了起来:“还得谢谢你帮我拿行李。”

眉眼弯弯,让这份道谢看起来十分真诚。

可叶修就是发觉苏沐秋是在笑他之前小看人,他确实是以貌取人了,成年人要承认错误,不必反驳,他说:“那现在你自己背了,累了就跟我说,可以停下来休息,反正天黑之前应该能到,就两三个小时吧。”

苏沐秋也不再继续调侃,他轻松地拨开垂在眼前的一根树枝:“我看不一定。”

“什么不一定?”叶修疑惑。

“天黑之前不一定能到。”苏沐秋说。

叶修沉默了一会儿,回忆起之前查阅的资料,然后说:“应该没多远了。”

“是很近了,只不过……”苏沐秋的手指滑过布满青苔的山壁,似乎能感受到从泥土中传来的阵阵脉动。

叶修投去更加疑惑的眼神,苏沐秋却又不再继续,只敷衍地说:“可能我自己背包就容易累得多休息休息了。”

“……”


如乌鸦嘴的苏沐秋所言,两人并没能在天黑之前走出大山,但不是因为苏沐秋体力不支要求休息,而是因为他们迷路了。

叶修觉得挺奇怪的,当警察这些年来他从没用过手机导航什么的,全凭着事先查好的地图辨路,从没有有经历过迷路这种事,而且早在两个小时之前他们明明就已经是往山下走了,却怎么也找不到出去的路,一路上确实都是在往下走,就是一直走啊走啊没个尽头。

山上昼夜温差很大,太阳落山之后就渐渐有些冷了,天黑透之后更是一下子从初秋变到深冬。苏沐秋听下脚步,从包里掏出一件外套递给叶修让他穿上,起初叶修是拒绝的,他一个警察怎么能只顾着自己保暖去穿人大学生的衣服呢?可苏沐秋架不住再三坚持,并且一再强调说自己不冷,他才把衣服到手里——这地方真的是冷得过分了些,他的手指都要冻僵了。

“你真的不冷?”叶修还不太相信。

“放心放心,我已经很久没觉得冷啦!”苏沐秋瞥了他一眼,很是大方地摆摆手。

“那好吧,”叶修索性不再推脱,把外套披上,“你有没有手机,要不我们查一下路线吧。”

他们没有带过夜的东西,再这样没头苍蝇一样的转下去,恐怕会感冒,叶修也不得不承认,有时依赖一下高科技还是挺有用的。

苏沐秋玩味了看了他一眼:“叶警官,现在懂得高科技的好了吧?”

“是了,”叶修无奈地点点头,“高科技是很好,开下导航吧。”

“这里没有信号,我早就看过了。”

苏沐秋怕叶修不相信他的话,还是把手机从口袋里拿出来,解锁之后把屏幕递到前面給叶修看。

叶修只觉得眼前白光一晃,刺得眼睛发酸发胀发疼,他头疼地闭了闭眼睛,再睁开时屏幕上的光却又成了眼睛能接受的柔和的光,他觉得有些不对劲,想问问苏沐秋这是怎么回事,转头看苏沐秋时又被一阵莹润的绿光吸引了注意力。

绿莹莹的一团,像是在黑夜中翘着尾巴的萤火虫,闪烁着代表生命的光芒,微弱却又坚强。

“怎么了?”苏沐秋看着叶修的眼睛问,随后顺着他的视线摸了摸左耳的耳钉,本该冰凉的玉石传来微微的暖意,“是它发光了吗?”

“这是什么?”叶修问,这东西让人挪不开视线,好像有什么特殊的魔力一样,深深地吸引着他,甚至让他有想要触碰的欲望,但是理智尚存,他并没有伸手过去,只是静静站定看着。

“普通的夜光耳钉耳钉,淘宝十五块两对,叶神要是喜欢回头送你一对,”苏沐秋笑了笑,食指点了点那枚耳钉,他垂眸犹豫了几秒,然后把它取下来放进口袋里,“现在高科技不管用了,不如跟着我走试试?”

虽说只是提议,但是苏沐秋却不容拒绝地牵起叶修的手走在前面,好像他才是警察,而叶修则是个懵懵懂懂需要保护的大学生。

冰凉指尖碰到手背上的触感唤回了叶修的神志,他发现自己正跟苏沐秋牵着手,而对方变成了领路人。一时间对身份对调还有些不适应,可是叶修又莫名其妙地相信眼前这人,他说要跟着他走那便跟着他走。

“牵住了,别放开。”苏沐秋再次回头提醒道,“坚持一下。”

此时叶修才感觉到了阻力,好像一天的疲惫都在这一刻爆发出来,双腿沉得像灌了铅,乱七八糟的枝条垂在头顶垂在眼前,将那一轮要圆不圆的明月撕裂开来,而他的身体也仿佛被撕裂开来,冰凉的刀锋正切割着他的手臂他的脚踝,疼痛的感觉分明却又不是很真实。

“苏沐秋……”叶修想要说出自己的感受,或者两个人停下来讨论一下现状,苏沐秋却像是很有把握的样子一个劲往前走,步速还越来越快。

“不要怕,跟着我走。”苏沐秋没有时间看叶修,他专注地看着没法分辨方向的前方,时而靠左时而靠右,有时还会停下个几秒,像是在等待什么东西走过。

一路往上,好像走在一条永远看不到尽头的阶梯之上,叶修突然觉得他们不是走在山上,而是在某个地道里,两侧的墙壁上是微弱的烛火时明时暗,做工精致的雕花栏杆立在外边,苏沐秋正扶着栏杆往上走。

“我们这是在往上爬?”叶修能分辨出是上坡还是下坡,这一路上苏沐秋都在带着他往上走,他有些好奇,“你究竟是怎么分辨方向的?”

“用眼睛,”苏沐秋停下了脚步,转过头,“相信我。”

随着这声“相信我”和掌心传来的力道,某种不安逐渐安定下来,身体上的不适也变得能够忍受,叶修似乎再次看到了那抹荧光,可当他再去看的时候它却又消失不见,苏沐秋已经开始继续往前走。

“你来过这里?”叶修问。

“算来过,也算没来过。”苏沐秋说着,一抬手折断了一根树枝,“是不是觉得我神神叨叨的?”

是有这种感觉,一路上都有,不过叶修也不会说出来,结果苏沐秋自己说出来倒让叶修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没办法,我们学风俗的都这样。”苏沐秋说。

“你不是说你才入学,还没有选定最终的专业?”叶修很快找出他话里的漏洞。

“这种小细节就不要在意了,”苏沐秋笑笑,“我入学之前也是自学了很多的。”

“那回头我帮你买俩龟壳,你给我算算?”叶修也跟着开了个玩笑。

“算不出来你的,”苏沐秋说,“而且就是算出来了也是天机不可泄露啊。”

还真是编上瘾了,说得一本正经跟真的似的,叶修觉得这人挺有意思,他捏了捏苏沐秋的手掌:“你的手很凉,真的不冷吗?”

“不冷,”苏沐秋其实挺享受这人的关心,“还担心我呢,我看你出去是要生病。”

“不会吧?”叶修想起苏沐秋下午说的天黑前走不出去的话来,突然有一点不确定了。


评论(9)

热度(78)